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24章 如愿以偿

    夜里,姜羽熙从睡梦中醒来,这段时间以来她的睡眠一直很浅,微微动了动身子,抬头看着沉睡的沈千裘,心底触痛,别过视线,将腰间的手轻轻挪开。

    阳台上,寂静的夜偶有凉风灌进来,让她清醒了不少,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像是梦,现在梦醒了,她迫不及待想要逃离。

    贝贝死了她念想断了,她做不到将贝贝遗忘去面对新的生活,哪怕这是她自作自受看不开,她也认,就当作赎罪,或许心里能好受些。

    不知什么时候沈千裘已经醒来,见她在阳台替她搭上一件外套,温润的吐息摩擦过她耳边。

    “怎么在外面?睡不着吗?”

    姜羽熙收回思绪:“嗯……”

    两人心里都知道是因为什么,却都没有说出来。

    “我想出去散散心”姜羽熙没等沈千裘应答又继续说道:“去海边好嘛,以前一直想带贝贝去。”

    沈千裘点头,“好!我们明天就去。”

    清早,姜羽熙收拾行李,原本就只是去两天,甚至不用带太多东西,可她已经做好了打算。

    衣柜抽屉的木盒子里放着她一直没有用过的一张银行卡,思索之后,她将卡放在了衣服兜里。

    沈千裘见她下来,将她手中的行李箱接过,姜羽熙淡然道:“我带了些平时用得上的,和几件换洗的衣服,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带的。”

    平时沈千裘常出差,必要的东西都有,况且只是去两天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带的,只是嘱咐姜羽熙将药带上。

    应了一声,准备出门时,姜羽熙看见桌上水果盘里的一把小刀,迟疑片刻,在听到沈千裘进来的脚步声时,心下一乱,将它放进了兜里。

    姜羽熙快速掩盖了情绪,过去挽着沈千裘的手臂:“我们走吧!”!%^*

    手触摸到冰冷的物件时,她心里五味杂陈,刚刚的动作连她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一旁沈千裘注意她心不在焉问道:“怎么了?”

    姜羽熙摇摇头,收回思绪笑着说道:“可能是昨天没睡好,没事,我休息一会。”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姜羽熙下车,望着这边广阔的海,却是另一种心情,这里是她选的,也是早就想好的,从海边望过去,在天际交际,还可以看到飞机划过的痕迹,这才是她的目的。

    他们就住在海景房,安排好之后,姜羽熙说想出去走走。(!&^

    沈千裘拉着她的手,慢慢走在海边木廊上,一旁商铺买着许多手工艺品,姜羽熙走了进去,让沈千裘帮她挑一件留作纪念。

    见沈千裘没有怀疑什么,姜羽熙趁他不注意从侧门出去,刚出去手就被拽住,对上的是沈千裘漆黑深邃的眸子,明显能感觉到他在生气。

    冰冷的话语质问她:“你又要打算逃去哪里?”

    从她收拾行李,从她的心不在焉开始,沈千裘就疑心了,但是他却依然怀着一丝念想,她至少会顾虑到他,只要她有一丝的犹豫,他就不会放手,可她还是要离开甚至从一开始就计划着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如果不是一早就警惕,沈千裘怎么会注意到她。

    姜羽熙猛然甩开沈千裘的手,加快脚步,只想要离开,可没走两步,却被沈千裘从后面抱起。

    姜羽熙挣扎着哭喊着:“放开我!你既然知道我要走,又干嘛和我来这里,是想看我笑话?这样对待我有意思吗?你能不能放过我,就当我求你了,贝贝已经死了,你没有必要在纠缠我不是吗?我现在这样,还有什么可图的。”

    “姜羽熙,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千裘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嘛,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贝贝。”

    现在姜羽熙根本听不进去沈千裘的话:“哪又怎样呢,贝贝是我们的孩子,现在孩子没了,我们之间的瓜葛就再也没有了,以后我也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只要我不允许!你就别想离开!”

    沈千裘的话激怒了姜羽熙:“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贝贝的事还不够吗?你连她最后一眼都没让我见到,你骗我回来,把我困在你身边,有什么意义?是你毁了我的一生,你到底还要我怎样!”

    挣扎间,姜羽熙触及到放在衣兜里的刀,现在的她已经快被逼疯了,完全冷静不下来,脑子里想着的只有离开,仿佛离开她才能得到救赎。

    刀尖锐划过沈千裘的手臂,他眉头皱了皱,这样的场面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看着姜羽熙手上的水果刀上血往下滴,手臂却已经使不上劲。

    察觉到腰间松动,姜羽熙推开沈千裘,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模糊的视线里,她只看到沈千裘被划破的西装已经染上了血,她知道她那一刀力度绝对不轻,脑里嗡嗡作响,她想上前去看看他的伤,可脚底凝重怎么也迈不出去。

    沈千裘望着她有些不可置信:“你就这么想离开?”

    姜羽熙觉得喉咙酸涩,没有否认沈千裘的话,她手紧攥着刀,也不觉得疼。

    “我说过我们没有瓜葛,也不用纠缠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羽熙觉得只是这么短短几分钟,沈千裘已经显得虚弱无力,制止住自己往下深想,她将手里的刀丢开,没再说一句话,转身离开。

    沈千裘吃力上前拉她,被姜羽熙反射性推开,明明只是轻轻一推,沈千裘去轰然倒下。

    姜羽熙正迈出脚步,顿了顿,她自嘲:他怎么可能这么虚弱,或许只是他的手段而已。

    “那边好像有人晕倒了!”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了人注意,如果她再不走就真的没有机会了,犹豫片刻,姜羽熙还是选择了离开,行李箱一早就被她安排好了,拿上东西,她忙赶往机场。

    过了安检,姜羽熙坐在候机座上,手里攥着机票,脑子里想着沈千裘刚才的模样,知道语音提示登机,她才恍然回过神来,这不就是她的选择吗?她还有犹豫什么呢。

    拿着票,姜羽熙登上了飞往国外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