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七十章 讽刺

    此时此刻,在国内,袁黎昕正坐在办公桌旁发呆,也不知道夏夏身体怎么样?算一算时间,她应该快要生了,有些担心。

    “老大,你怎么又在发呆了?”南风抱着一沓文件走进了办公室,看见袁黎昕在发呆,忍不住提醒道。

    袁黎昕回过神来,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最近的事情太少了?要不要再给你安排一些活儿?之前去海外的时候,还没有累够你?”

    听了这话,南风赶紧认错:“老大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那,我把这些文件放在这里了。”

    “知道了,不过我觉得,你以后还会这样的。”说完这句话,袁黎昕若有所思的看了南风一眼。

    南风有些茫然:“老大,怎么了?你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很害怕的,你有事就直说,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没什么事情。”袁黎昕摇了摇头:“最近沈暮儿那边有什么动静?”

    “没什么动静,最近沈暮儿和老夫人两个人好像一直都在逛街,也没来公司,相比之前的频繁,不知道她们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南风回答道。

    之前沈岚和沈暮儿为了让袁黎昕能够回心转意,迎娶沈暮儿,一直频繁的来公司,表面上给他送饭,实际上就是劝他赶紧放弃容夏竹,然后和沈暮儿在一起。

    袁黎昕对此已经见怪不怪,所以每次都特别的淡定,她们说她们的,他依旧守着自己的,没什么影响。

    只不过,最近两个人突然就没有来了,这让他感到很奇怪,难道她们又想搞什么小动作?

    “行了,我知道了,如果她们要做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袁黎昕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南风点了点头:“那老大,我就先走了,还有啊老大,我今天应该可以快点儿下班的吧?”

    “怎么了?又想要快点儿去找你的女朋友?”袁黎昕挑眉。

    前几天,南风突然好了一个女朋友,是一个老师,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但是南风对她特别的好,总是赶紧下班然后接她,两个人一起吃饭,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听到袁黎昕这么说,南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老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今天可不可以提前下班了?您给一个准话。”

    看着南风期待的眼神,袁黎昕默默地点了点头:“去吧,我有什么理由阻止你们见面呢?只要不把工作落下来就可以。”

    “yes!”南风开心的快要跳了起来:“老大万岁,我爱你!”

    袁黎昕轻微皱起了眉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滚。”

    南风识趣的夹着尾巴走了。(!&^

    看着南风离开的背影,袁黎昕蓦然想起来容夏竹,以前他和夏夏两个人也是这样,天天都在一起,那么的恩爱,那么的甜蜜,可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想到这里,袁黎昕原本想给容夏竹发一个消息,但是又怕自己刺激到她,想了一会儿,决定拨通苏培的电话。

    这个时候苏培正在陪着容夏竹看电视剧,当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的袁黎昕的名字,他眉头紧皱,然后专门避开了容夏竹,来到了自己的卧室接电话。

    “喂?袁少?有事吗?”苏培问道。

    袁黎昕顿了顿,然后说:“我想问问,最近夏夏的情况怎么样?”

    “袁少你不是安排了人一直盯着我们吗,怎么还亲自过来问?是不放心自己的手下?”

    “我只是想亲自问一问。”

    “夏竹的情况,不太好,她最近的神经比较敏感和脆弱,时常会哭起来。”苏培叹了一口气。

    “有没有问医生,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医生说了,这是怀孕期间的正常情况,只要好好的陪着她就可以了。”

    袁黎昕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看时间,夏夏生产的日期应该快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

    苏培笑了笑:“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做到的,对了,孩子的名字已经取好了,姓容。”

    姓容……听到这句话的袁黎昕心里一阵抽痛,夏夏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连孩子的姓氏,也变成了她的姓。

    袁黎昕察觉到自己的喉咙里包裹着些许苦涩:“我知道了,姓什么不要紧,他依旧是我和夏夏的孩子……他叫什么名字?”

    “叫容辞,是我取得名字。”

    苏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得意,自己也只能在这件事情上找一些存在了吧?

    袁黎昕呼吸一滞,起名字这件事情,原本是自己的事情啊,可是现在,却被另一个男人抢了先。

    “嗯,总的来说,苏培,我很感谢你照顾夏夏,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补偿你的。”袁黎昕说道。

    “袁少,我不用你的补偿,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也是我和夏竹之前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所以,不要把夏竹的事情扯到你自己的身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沈暮儿,现在……”

    苏培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他知道,就算不说出来,袁黎昕也明白他的话。

    “我和沈暮儿没有关系,我不管你从哪里听说的,总之,我心里爱的人,一直都是夏夏。”

    “心里爱的人?”苏培冷笑了一声:“那身体上呢。”

    袁黎昕愣了愣,难道,苏培知道他和沈暮儿的那件事?不可能的。

    “我已经说话了,从头到尾,从以前到现在,我爱的人,一直都是夏夏。”袁黎昕沉声道。

    苏培也没步步紧逼:“但愿袁少你做的和你说的是一样的,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纵然你是袁少,我也有可以和你拼搏的能力,你最好真的和你说的那样,一直都爱着夏竹。”

    听到苏培这么说,袁黎昕瞬间黑了脸:“苏培,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就算是你父亲,都不敢这样。”

    “呵,有钱有势力就能为所欲为了?”苏培讽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