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36章 泼脏水

    “简,你不用急着激动,”琳达的目光淡漠,没有任何的怜悯,“杀人的不是我,是那女人的丈夫,我只是告诉他我需要叠翠园出事,矛头指向嘉腾集团而已,至于他是怎么做的,我也是昨晚刚知道。”

    简白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女人,“琳达,你都做了什么?你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

    “半年前在拉斯维加斯,他跟人赌博欠了高利贷,我看在都是华人的份儿上,顺手帮他摆平了,他欠我一个人情,礼尚往来,总该还的。”

    “用他妻儿的命?”

    “那是他发现她妻子出轨,两个孩子根本不是他的,说起来,这里面也没有谁是无辜的。”

    “孩子不无辜吗?那两个孩子做错了什么?”

    “那我又做错了什么?”琳达平静的看着简白,冷静的样子仿佛说的这句话跟自己毫无关联似的,可是眸色里却仿佛藏着深渊。

    “有人生下来就有罪,世界怎么待我的,我怎么回馈,有错么?”

    “琳达。”

    简白皱着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服务员敲门进来上了早茶,短暂的气氛缓和后,包厢里面再度陷入安静,空气的凝滞中,简白叹了口气,“琳达,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当初我把你带走,是希望你能忘了南城的事情,重新活过,为你自己活过。”

    “如果是你引狼入室,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话,你会放得下一切跑到别的地方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自己重新活过么?”

    琳达将服务生刚送来的港式奶茶拉近了一些,习惯性的从旁边的糖罐里放了一勺又一勺的白砂糖,几乎将整个杯子盖满,看着白砂糖一点点融进奶茶里。

    “医生说你要少吃甜的东西,”简白皱着眉提醒。

    “太苦了,加一点没关系。”!%^*

    这哪是加一点?几乎半罐子的糖都被她倒进去了。

    看着琳达冷漠的神色,简白几乎已经想不起从前的她是什么样的,分明记得从前那个琳达是娴雅温和的,即便有些任性,却为人大方,对朋友也都热情。

    想到她经历的变故,简白心里也难受,不再跟她争辩了,只是担忧道,“纸包不住火,总会东窗事发的,既然你已经做了,那你不如还是回M国待着,别回南城了,免得到时候找上你。”

    “不会的,”琳达搅拌着奶茶,冷静的过分,“就算是查到,那也是那个见钱眼开的保姆故意纵火杀人,再查的彻底一点,也是李东成设局情杀,牵涉不到我身上。”

    逻辑自洽,整个设局的过程根本没有任何一点会怀疑到她的身上来,可以说,完美的犯罪。(!&^

    “万一,万一呢?”简白还是不放心。

    “在那些人眼里,我恐怕已经死了吧,”琳达端着奶茶杯子,嘴角牵起一抹弧度,冲着简白笑了一下,“不是吗?”

    简白的眉头紧锁着,她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不该轻易答应琳达陪她回国的。

    简白说,“等这儿的事情结束,你跟我回M国,见心理医生,你答应我的。”

    “好。”

    琳达答应的爽快,眸色中却看不到肯定的情绪。

    ——

    南城,嘉腾集团总部大会议室。

    会议持续了一个上午,各部门都在推诿责任,最后推来推去,推到最后的总负责人身上。

    闻璐坐的远,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个项目到最后的收尾是陆总负责的,具体的情况也只有陆总才知道。”

    她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大型项目一旦出事,不可能有人愿意出来主动承担责任,何况这次闹出人命了,自然是能推就推,消防验收这块本身当初就有些模糊,而陆昭昭是当时的总负责人,推到她身上无可厚非。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陆昭昭已经辞职不在这儿了,谁也不怕得罪她。

    有人起了头,下面的人便纷纷附和起来。

    “对啊,整个项目中期和后期都是陆总负责的,陆总才是那个知道全部情况的人。”

    “大家恕我直言啊,项目还没完全结束,陆总那边突然就辞职了,后续的事情都是交给她的助手做的,这个事情本来就有点奇怪。”

    “是啊,怎么突然就辞职了,这里面有猫腻。”

    “……”

    渐渐地,话题的走向已经开始阴谋论,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一个不在场的人,除了消防验收这方面的问题之外,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这是一场商业阴谋,而陆昭昭参与其中。

    “够了,”一道沉冷的声音从会议桌上传来,打断了所有人的争论。

    透过人群的间隙,闻璐看到厉风行的左手边,冷秋铁青着一张脸站了起来,难得露出愠色,“你们找不到原因,互相推诿也就算了,还想给不在场的人泼脏水?这是什么道理?”

    “冷总,这怎么是我们泼脏水呢?大家也是猜测。”

    “没有这种可能,”冷秋看了说话的人一眼,眸色十分凌厉,“陆总是什么样的人我一清二楚,消防验收这一块跟她无关,中期项目主要是她负责没错,但是后期验收的时候,她已经辞职了,当时负责验收的根本不是她,这一点我可以用人格担保。”

    在闻璐的印象中,冷秋和厉风行性格很像,都是话不多的人,这也是他们俩能做朋友的原因,而像今天这样义愤填膺的说了这么多话,还是闻璐认识冷秋以来的头一次。

    会议室里安静了好一会儿没人说话,毕竟冷秋现在也是嘉腾的二把手,又是厉风行的好友,他说的话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多少人敢当面反驳的。

    但现在的情况是不说话,那责任很有可能就落在自己身上,那就不一样了。

    “冷总,您别怪我说话不好听,您跟陆总之前的关系大家也都知道,您维护她我们也都理解,可是客观事实面前,我们这些全程参与项目的人或许比您更有发言权。”

    “你……”

    “冷秋,”厉风行看了冷秋一眼,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坐下。”

    冷秋拧着眉,面向众人色厉内荏道,“陆昭昭绝对不可能跟对手公司有任何商业同谋行为,这一点我用我的人格担保,你们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辞职,我这话放在这儿了。”

    说完这话他才坐下,一张脸沉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