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6章 那你就出去

    “先生,严律师来了。”就在大厅里的气氛陷入僵局的时候,管家匆匆走了进来。

    严律师?大家都一脸茫然,律师这个时候来干什么的?

    徐志远也不想再和徐弯弯争执下去,干脆看向管家点头,“让严律师进来。”

    “是。”

    管家出去以后,徐志远才看向这群心怀不轨的陆家人,其实他知道如果不把遗产的事情处理好,他们会继续闹下去绝对不会罢休,所以他提前联系了严律师。

    “既然大家都想知道老爷子的遗产怎么分配,那我们就先把老爷子的遗嘱宣读一下。”

    “遗嘱?老爷子还立了遗嘱?”大家面面相觑,眼里全是不敢置信,陆老爷子死于意外,又不是生正常的生老病死,怎么可能提前写好了遗嘱?

    “爸爸什么时候立的遗嘱?怎么连我也不知道?”别说是其他人,就连陆芷薇也一脸茫然,陆天翰陷入昏迷,她是陆老爷子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陆老爷子要立遗嘱,她怎么也该在场才对,可是就连她也不知道居然有遗嘱的存在。

    “就在不久之前。”提起这个,徐志远的脸色也不大好看,陆老爷子立遗嘱也不过一周之前的事,谁知道一周以后他就发生了意外,要不是当时陆老爷子唯一信任的人是他,他真的要认为陆老爷子的死和乔语蒙脱不了干系了。

    在议论纷纷里,严律师终于进来了。

    严律师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表情肃穆。

    他也没料到一周之前陆老爷子才在他那里立了遗嘱,一周以后陆老爷子就真的死了。

    “徐先生,我按照约定来了。”严律师冲徐志远点了点头。

    徐志远点了点头,和他握了握手,并没有解释过多的情况,不过严律师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是陆家人来争夺遗产了。

    只不过按照陆老爷子写的遗嘱,在场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分不到一毛钱。!%^*

    严律师可是南城少有的一级律师之一,所以没有人质疑他的资格,虽然大家心里都有不忿,却也知道如果陆老爷子真的去立过遗嘱,那么遗嘱是起法律效应的,他们来这里闹腾是违法行为。

    但是大家还是想看一看遗产是怎么分配的,所以也就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等待。

    “我今天来就是宣读陆老爷子的遗嘱的,按照遗嘱宣读的形式,不是陆家人以及和遗嘱相关的人员必须回避。”严律师说这话的时候不是看向乔语蒙和付千臣,而是看向了徐弯弯。

    虽然徐弯弯是陆老爷子的亲孙女,不过遗嘱里的确没有提到她,而且此时徐弯弯姓徐,也是不属于陆家人的。

    当然了,这话听在徐弯弯的耳朵里就代表着另外一层意思,她立刻得意洋洋地看向乔语蒙和付千臣,“听到没有?你们没有资格待在这里,还不快滚?”(!&^

    乔语蒙和付千臣对视的一眼,冲他点了点头,虽然她今天来的目的是祭拜老爷子,不过如果在葬礼开始之前需要宣读遗嘱的话,他们的确需要回避。

    付千臣也冲乔语蒙点了点头,带着乔语蒙就要往外走。

    “付先生,乔小姐,你们等一下。”可谁知最先叫住乔语蒙和付千臣的人竟然是严律师。

    乔语蒙愣了愣,看向严律师。

    “是这样的,陆老爷子要求在宣读遗嘱的时候您和付先生必须在场,所以您是这份遗嘱相关的人员,不需要离场。”

    这份遗嘱和她有关?就连乔语蒙也没有想到。

    虽然陆老爷子这段时间的确和她关系很亲密,可也仅止于这段时间,所以乔语蒙根本就没有想过遗嘱会和她有关系。

    “别开玩笑了,她就是一个外人,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外人,她姓乔!”徐弯弯抱着手臂冷笑,之前陆老爷子无视她,把乔语蒙当作是她这事,现在还让她如梗在喉,好不容易在宣读遗嘱的时候可以把乔语蒙赶出去,占一次上风,徐弯弯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可是陆老爷子就是这么要求的,陆老爷子立下遗嘱的时候徐先生也在,如果徐小姐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徐先生。”严律师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徐弯弯扭头看向徐志远,没有开口问他,毕竟徐志远现在完完全全是站在了乔语蒙那边。

    “严律师,就按照流程来吧,乔小姐留下也是爸爸的意思。”徐志远没有解释,反正也没有解释的必要,现在的徐弯弯已经疯了,她不是一个正常人,解释是没有用的。

    严律师点了点头,打开公文包拿出遗嘱就准备宣读,可谁知道许弯弯还是不愿意让乔语蒙待在现场,她总觉得乔语蒙能待在现场是因为她有资格分到一部分的遗产,这可是他们陆家的遗产,和乔语蒙有什么关系?乔语蒙姓乔,根本就没有继承陆家遗产的资格!

    “乔语蒙和付千臣必须出去,他们不属于陆家人,我不想让不相关的人在现场!”徐弯弯说完以后看向陆芷薇,“妈妈,你也不希望害死外公的罪魁祸首也在现场聆听外公的遗嘱吧?”

    说真的,陆芷薇不想在横生枝节,而且陆老爷子在她心里的地位没有人能够代替,如果是陆老爷子这样要求的,她就会遵从。

    “弯弯,这是你外公要求的,就听他的吧,就算乔语蒙在现场也改变不了什么。”

    徐弯弯大张着嘴,不敢相信地看着陆芷薇,陆芷薇居然替乔语蒙说话,她还是她那个有求必应的妈妈吗?

    “好了严律师,现在就开始宣读吧。”徐志远再次发话催促严律师,毕竟宣读完遗嘱以后还要举办陆老爷子的葬礼,葬礼的礼节繁杂,还是尽早开始的好。

    “不行,乔语蒙必须出去!今天有她没我!有我没有她!”徐弯弯恶狠狠地瞪着徐志远,再次强迫徐志远在她和乔语蒙之间作出选择。

    “嗤。”可徐志远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嗤笑出声,很快他的眼底被寒意代替,“既然这样,那你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