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百三十六章 很难受吗?

    “再给我一些时间吧!”

    舒窈没说的那么具体,也不想说的太全面,像厉沉溪这样的人,太精明,也太睿智,很多的话,无需直接说明,他便能彻底读懂她的一切,就像他能轻易掌控住她的一切一样。

    厉沉溪伸手将她搂的更紧,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还需要多久?”

    舒窈皱起了眉,“我不是你,没有你那么好的思维和理解能力,可以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轻易遗忘,然后又笑对人生,继续迎接美好,我需要时间整理,也需要时间慢慢理解,希望你能明白。”

    男人扯唇笑了笑,也没睁开眼睛,只是紧紧地抱着她,“好吧,那等我睡醒了你再给我答案。”

    舒窈,“……”

    这又在耍什么无赖!

    这样冗长的漫漫长夜,两人相拥而眠。

    等舒窈再醒来时,已经是翌日的早上了,身边空无一人,她略微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病房门适时推开,男人换了身西装,清隽如旧的迈步进来。

    手中提了份单人早餐,撑起了用餐的小桌子,将早点一一摆放在上,“吃点东西,等下李医生过来给你检查身体,然后输液。”

    戒药需要一个过程,最艰难的舒窈已经挺过来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巩固治疗。

    具体的时间,要根据她的恢复而定。

    她看着桌上的早点,似没什么胃口,轻微的皱了下眉,“你昨晚一整夜没回去,那……”

    厉沉溪看着她,笑了,“早上我回去过了,孩子们都很好,政儿也乖了很多,没有欺负兮兮,放心吧!”

    如此一说,舒窈也轻微的松了口气,挪动身子下床,“那我先去洗漱。”!%^*

    没让她迈步起身,男人直接长臂一捞,重新将她纳回了怀中,故意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修长如玉的单手抚着她的脸颊,感觉到她的抗议时,搂的更紧了,“乖儿,昨晚都没好好摸摸你,现在让我……”

    舒窈没让他说下去,便脸红的拍开了他的手,“别耍无赖,我去洗漱了,你也去公司吧!”

    她记忆中,这几天厉沉溪好像一直都围着她和孩子们转,几乎公司那边,只字未提,也并未露面。

    男人不肯放开她,依旧紧紧的桎梏着她,“不用我陪了?”

    她轻微蹙眉,“你总陪着我,公司那边怎么办?好了,别闹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这边有事,随时联系你,可以了吧?”(!&^

    男人还是有些不情不愿,最终又俯身在她唇上疯狂的肆虐一番后,才勉为其难的离开了病房。

    她一走,舒窈就尽快的梳洗了一番,坐在床边吃早点时,小护士进来给她测量体温,“舒小姐,厉少对您可真是好呀!”

    “昨晚厉少担心会挤到您,就一直在沙发上躺着的,中途又担心您找不到他,时不时的坐在床边陪着您……”

    舒窈听着蓦然一愣,他昨晚一直睡沙发?

    难怪今天早上看他,气色上略微有些欠佳,她也没注意,竟是因为这个……

    “您可真幸福,听说你们还有几个孩子,舒小姐,我真的好羡慕您呢!”小护士很年轻,浅淡的妆容,笑容和谦和。

    舒窈不知道如何应答,只能回以恬静一笑。

    用过早餐后,李医生带着其他助手过来看望她,同时给她开了一些药,护士扎针输液,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

    中途舒窈实在无聊,便打开了电脑,本想处理一下巨石在国内的剩余工作,奈何刚登陆邮箱,就收到了欧阳策发来的邮件。

    内容不多,但是含金量颇浓。

    欧阳策交代,巨石在国内的所有业务,全部由警方介入,他也被当做证人,去了警局配合调查,让舒窈不要再插手任何与巨石有关的事情了。

    同时,舒窈上网搜索了一些关于巨石的新闻,不看不知道,这一看竟吓得她目瞪口呆。

    巨石不仅仅国内的所有业务被警方调查,同时,总部那边也受到了不小的牵连,就连很多相应主管,也纷纷被警方请去做了调查。

    如此一见,曾经辉煌一时的巨石,好像秋后的蚂蚱,有种即将偃旗息鼓的感觉。

    但事实上,会真的如此吗?

    她百思不得其解,胡思乱想时,手机震了下,打开一看,是陆少岭发来的消息。

    告诉她莫晚晚现在一切安好,让她勿念。

    简单扼要,也确实符合陆少岭的作风。

    莫晚晚那边暂时没事,权当这次‘躲风头’当旅游,也是好的,而巨石现在的情况,早已不容乐观,怕是joke那边也自顾不暇了吧!

    若事实真是如此的,那也算是解决了她一块心病。

    当晚,厉沉溪再来时,将三个孩子都带来了。

    厉政还是有些不满,整个小俊颜上,写满了不情不愿,但看着舒窈躺在病床上扎针输液的样子,眉心紧紧的蹙着,最终问了句,“难受吗?”

    舒窈望着他,故意答非所问,“之前政儿昏迷时,难受吗?”

    他想了想,“我那时候没有知觉,不知道,你这不一样的。”

    她佯装恍然的点了点头,“哦,那样啊,那妈妈也不难受,因为政儿关心我了呀!”

    政儿,“……”

    一旁的兮兮歪头看着他,忽然神补刀,“妈妈,哥哥害羞了!他脸红了!”

    舒窈笑着摸着女儿的小脑袋,“不许乱说哥哥,哥哥是懂事的大孩子,才不会害羞呢!”

    厉政不耐的扫了眼这对母女,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动轮椅就出了病房。

    舒窈再抬眸看向一旁的男人,“政儿的腿,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

    男人轻微俯下身,“关心儿子了?”

    舒窈苦叹,“哎,你又想说什么?”

    他清秀的手指抚着她的脸颊,慢慢流连,“我想说的是,知道关心儿子,怎么不知道关心关心儿子的父亲呢?”

    舒窈,“……”

    兮兮实在看不下去了,不悦的一把就将舒窈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妈妈是我一个人的,叔叔一边去!”

    俩人都被兮兮逗得笑了,反而,舒窈再看向一旁乖巧懂事的丢丢,心里倒是有些不是滋味,她伸手拉过小家伙,摸着他白嫩嫩的小手,“丢丢啊,你怎么都不说话呢?”

    孩子望着她,眨了眨眼睛,“我不是不想说,只是不想打扰阿姨和妹妹的聊天罢了!”

    舒窈捏了捏孩子的小脸蛋,“就属丢丢最乖了,今晚留下了陪阿姨好不好?”

    丢丢一惊,“真的可以嘛?”

    她点了点头,余光瞥向一旁站立的男人,“你回家好好睡一觉吧!我这边又没什么事儿,不用天天陪我的。”

    顿了下,她又说,“反倒是今晚让丢丢陪我就行了!”

    她并不是真的想让丢丢留下来陪她,而是感觉这段时间,很多事情赶在一起发生,她太忙了,又突然因为戒药而要住院,几乎都没怎么和丢丢交流过,担心疏远了孩子。

    厉沉溪也看出她的苦心,紧蹙的眉心慢慢舒展,轻点了下头,“好吧,让丢丢这个小男子汉陪着你,我也放心。”

    丢丢闻言,开心的趴进舒窈的怀中,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

    房内温馨的好氛围,却在一个人敲门而入的瞬间,彻底变了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