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54章 胜券在握

    进了法院,反而安静下来。

    那些人就算是再嚣张,也不敢在法院大声喧哗。

    宁小苏跟着亨利,到了被告席的位置上,她的手脚都上了枷锁,沉重的手铐压在她白皙的肌肤上,银光和白光交相辉映,如同曼妙的光影落在了墙壁上。

    她看着窗外的阳光,明明还没过去多久,却生出了恍如隔世的错觉。

    就在她暗自感概之际,门口处传来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里昂!这不是今年新晋的最赚钱律师吗?”

    “哦!我也听说过,我的老天爷呀,真是的是他,听说他不收分文帮助一个被qj的女孩讨回了公道,真是个好律师。”

    “不仅心肠好,而且人也长得帅,真是人美心善的代表了。”

    宁小苏顺着众人的议论之声看了过去,发现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不过很快,她的视线就被年轻人身后的人吸引去了。

    宁涛……韩香玲!

    他们也来了。

    来得还真够快。

    宁小苏忍不住在心中讽刺道,她可不认为这两个人的出现,是为她求情的。

    曾经还希冀过,现在已经不希望了。

    里昂带着两人走向原告席位,在经过宁小苏之际,韩香玲再一次情绪崩溃,冲出去要打宁小苏,嘴里还骂道:“你个没良心的,那可是你的亲妹妹呀!”!%^*

    受害者的一句话,立刻点燃在场所有人的同情,他们瞪着宁小苏,像是瞪着仇人,言语之间,全都是毫不掩饰的咒骂。

    “这到底是多狠心的人,才会杀了自己的亲妹妹!”

    “这种人就该下地狱,该杀千刀,该去死!”

    “去死都是便宜她的,要是放在我手里,我就好好地折磨她……”

    谩骂声像是汹涌的潮水,不绝于耳,从前那些骂她的人,隔着屏幕,现在一个个都站在她的面前,每一张张张合合的嘴像是怪兽的血盆大口,不断地吞噬着她的理智。(!&^

    她低头,不想看到这些人的嘴巴,可是声音没有停下,就像是尖锥一下一下地砸着她的心脏。

    那么多人,那么多的声音……纷纷攘攘,吵杂而又绵长,最后都化作了利器,插在她的心脏上。

    她的身子摇摇欲坠,嚯地抬起头,目光像是犀利的毒箭,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扫过。

    忽地,她的目光一滞,落在观众席上的一个小孩身上。

    小孩不吵不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与她遥遥相对。

    小宝!

    宁小苏暗淡的目光顺便变亮,小宝怎么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比捡到五百万,还让宁小苏高兴。

    只是来不及细想,便听到法庭之上的法官拿起锤子,威严的说道:“肃静,肃静!”

    三声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

    法官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长得倒是慈眉善目的,他看了一眼宁小苏,没有任何感情的问道:“需要请翻译吗?”

    宁小苏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用英文流利地回答道:“不需要。”

    法官愣了一下,其他人也露出惊诧的神色。

    “你的英文……没有口音……”

    很纯正的英文,不带任何地域的口音,这对于一个外来者来说,倒是挺难得的。

    就连宁涛和韩香玲都微微侧目看向宁小苏。

    在他们的印象中,宁小苏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小时候总是爱打架惹祸,至于成绩,更是一塌糊涂。

    如今她能说出这么流利的英文,大大地出乎宁涛和韩香玲的意料。

    宁小苏不置一词。

    她虽然看不到韩香玲和宁涛,但是却能猜到这两人脸上的表情应该是跟法官一样的。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更何况是外人呢?

    她小时候的确是调皮捣蛋学习成绩差,但是是因为年少无知被宁小柔唆使,想要引起父母的注意。

    到了米国,为了生存,她首要的事情就是掌握语言,于是,从前对她来说生涩难懂的英文,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亲切的文字。

    她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熟练地掌握了基本的沟通文字。

    当周围的人发现她能自如对答之后,都露出了惊诧地表情,甚至连一向看不起她的白种人都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想起那些岁月里的心酸,再想想现在,有景陌衍,有小宝,有斯年,好像这一切都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法官收起脸上的惊讶,敲了敲锤子,询问原告席位上的宁涛:“两位是?”

    里昂立刻代替两个人介绍道:“法官大人,这位是死者的父亲,这一位则是死者的母亲。”

    宁小苏冷笑,死者?

    呵呵,要是宁小柔知道你这么称呼她,估计会跳出来直接打死你吧。

    法官问里昂:“你是……”

    里昂转头,看向旁听席位上的众人,慷慨激昂地说道:“法官大人,我叫里昂,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律系,今天我站在这里,就是要为这对可怜的夫妇伸张正义,惩罚杀人恶魔!”

    说着,里昂伸手指着宁小苏,说道。

    旁听席里立刻响起一阵欢呼的掌声。

    “好,里昂我们支持你!”

    “对,我们都支持你,将这个恶人绳之以法吧!”

    “里昂,加油!”

    “……”

    里昂自得地看着宁小苏,自从简找到他,让他接手这个案子之后,他就一直在研究,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想要将宁小苏置于死地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他这个新晋的第一律师可不是靠坑蒙拐骗得来的,而是真刀真枪,实打实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当简小姐将这么简单的案子,却那么郑重其事地交给他时,他便觉得有些小题大做。

    宁小苏必死。

    一来,她这边没有律师,二来,政府这边似乎也不希望她活着。

    所以,所有人都想让她死。

    这场官司,他是必赢的。

    只要赢了这场官司,那他在米国的名声就更响了。

    毕竟这个案子的人这么轰动,这可是出名的好机会。

    就在里昂暗自高兴之际,门外忽然起了骚动。

    有人惊呼道:“多博尔先生来了!快让开,快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