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47章 不吃醋

    “君先生,我们听到一点消息,展少要把医院送给您的太太。”领头的人站在车前,堆着满脸笑,做了个请的姿势,“能否请您移步,我们聊聊?”

    君寒澈拉着车门的手又缩了回来,他看了看乔千柠,眉头轻挑,“把医院送给我太太?”

    “是的,就在您太太出来之前,展少亲口说的,要把医院给您太太当礼物。我们展少呢,这辈子喜欢的女人多了,对您太太是格外痴迷啊……”

    “你闭嘴。”君寒澈冷冷地打断那人的话。

    那人脸色沉了沉,后牙槽咬了咬,冷笑了几声。

    “你答应了?”君寒澈转头看乔千柠。

    “没有的事,你们不能乱说话。”乔千柠心一沉,看来展熠那里有耳目!

    展家领头人冷着脸,毫不客气地说道:“乔博士怕被君先生怪罪……”

    “闭嘴,我太太还没说完。”君寒澈再度打断了那人的话。

    “你……”领头人这回恼了,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茬,展熠带着大家上了岸,但他们骨子里刻的还是无赖作风。

    后面的人把领头的拦了下来,一群人看着君寒澈等他的下文。

    “所以他说过要把医院给你的话?”君寒澈看着乔千柠,语气略有些沉。

    乔千柠点了点头。

    “你对他说你不要?”君寒澈又问。

    乔千柠恼火地说道:“他开玩笑而已。”!%^*

    “男人一言九鼎鼎大名,说送就要送,你傻吗?为什么不要。”君寒澈拿出手机拔号,沉声道:“他不擅长经营医院,不如送给你。”

    乔千柠一时间分不清他是开玩笑,还是来真的,直到他真的打通了展熠的电话。

    “我们展少喝醉了。”助理的声音传了过来。

    “告诉他,我太太同意他的赠送。”君寒澈说完,把电话给挂了,扭头看向那些围在身边的男子,“现在我得感谢你们,我正好想收购医院,既然他愿意送,我也就不客气了。”

    “君寒澈,你别仗着脑子不清楚……”领头的彻底火了。(!&^

    “你这话说得……我仗着脑子不清楚,是不是可以开个证明,我对你做什么事都不必负责?”君寒澈冷冷瞥他一眼,拉开车门:“劝你们躲远一点,别往我车轮子底下滚。”

    “君寒澈,我们展氏可不是好惹的!”领头人咬牙,用力挥了一下拳头。

    众人围过来,挡住了车子前后。

    乔千柠抚额,小声说道:“展熠能把这种人带上岸,算他有本事。”

    君寒澈慢慢扭过头看她,这回子直接变脸了。

    “君太太,我本来没吃醋的。”

    乔千柠捂嘴,朝他摇了摇头。

    君寒澈发动车,闷着脸往前开车。车外的人没料到他真的会踩油门,赶紧闪躲。乔千柠看着后视镜中渐渐拉远的身影,有些担心起展熠。

    “乔千柠,如果我没去岛上,你会喜欢他吗?”君寒澈闷闷地问道。

    他以前绝对不会问这样的话!心里在意,才会患得患失,才会害怕失去。乔千柠在很长一段时间也这样害怕过,怕他会喜欢朱雯,喜欢傅霏,喜欢他身边出身豪门的女孩子。

    “我喜欢你。”乔千柠直截了当地说道。

    “可你当时还准备嫁人。”君寒澈又说道。

    “那是因为……南麒想要一个爸爸。”乔千柠捏着他的衣角摇了摇,撒娇道:“君寒澈,展熠只是我工作上的合作伙伴。”

    “我吃醋。”君寒澈沉默了会儿,闷闷地说道:“很酸。”

    “那怎么办,我的君先生,你说我要怎么让你不酸呢?”乔千柠凑过来,小声问:“只要你说我就做。”

    君寒澈想了想,更郁闷了,“好像你也没错。他喜欢你,不是你喜欢他,他要送你医院,不是你要医院。”

    “逻辑满分!”乔千柠笑了起来。

    君寒澈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小声说道:“没良心,你还笑。你看看刚刚那阵仗!万一我没去,你们两个就被堵在里面了。”

    “可你来了呀。有你在,我很安心。”乔千柠感叹完了,想了想,笑眯眯地说道:“为了表达我对你及时相救的谢意,我带你约会去吧。”

    君寒澈有些犹豫,“南麒呢?”

    “理他呢,儿子和傅扬一起玩。”乔千柠说道。

    “傅扬身上的伤呢?”君寒澈又问。

    “可我今天不想管闲事呀。”乔千柠摇头:“我只想陪君先生,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陪君先生。”

    君寒澈脸上有了笑意,他笑了会儿,沉声道:“算了吧,陪你去查查傅扬的事儿。确实有些古怪。千万别扯到我儿子身上来,我就这么一个宝贝。”

    “只有一个宝贝?”

    “嗯,你不是宝贝,你是心肝。”君寒澈说道。

    乔千柠捂着胸口,久久地看着他。他的情话越说越流利,难道是去参加了情话速成班?

    “儿子的日记本上写的,他教的。”君寒澈抿了抿唇,小声道。

    乔千柠想像了一下父子两个捧着日记本,儿子教爸爸怎么说情话的场景,实在有些好笑。

    “你俩呆在一起还能聊这些,果然男人天性如此。”乔千柠感叹道。

    君寒澈低笑着,把车靠边。

    “这是哪儿?”乔千柠问道。

    “先下来吧,你刚也没吃什么东西,这里挺不错。”君寒澈过来帮她拉开车门,手伸向她。

    乔千柠下了车,往前面看。小西餐厅夹在几间中餐厅里,貌不惊人。进了餐厅,一个瘦高的男孩子走过来,向二人点头弯腰问好。

    “二位这边请。”

    乔千柠看他一眼就感觉眼熟,五官似曾相识。

    “刘爽。”君寒澈拖开椅子坐下,低低地说了句。

    刘爽,刘念……原来是她的家人。

    “刘念那天接傅扬,是临时被叫去的,偷拍的人我问了,是楚歆看中了苏之恒,想查他的底。苏之恒正好有事,所以让刘念去接傅扬。刘爽之前被人骗去钱庄借钱,利滚利,一直没还清,这两年都靠刘念赚钱赚家。”君寒澈往窗外看,小声说道:“看对面,那就是苏之恒住的地方。”

    “你查得真快。”乔千柠对他简直是崇拜了!

    “请了那么多人为我工作,不是白请的。”君寒澈嘴角扬起,有点儿骄傲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