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3章 情不自禁想看她

    “妈妈,好大的风。”君南麒趴在乔千柠的怀里,小心翼翼地往窗口看。

    外面漆黑一片,大风撞得玻璃哗哗地响。

    乔千柠把君南麒放进被子里,在枕头边上摸了好半天,终于摸到了手机,等摁开了屏幕,这才发现连信号都没了。

    “先躺着,我去找服务员要应急灯。”乔千柠叮嘱了几句,快步往外走。

    君南麒摸到自己的手机,照着乔千柠的背,可怜兮兮又故作坚持地说道:“我不害怕。”

    乔千柠拉开门,借手机的光往外照了一下,扭头看君南麒,“嗯,你最勇敢了,让手机屏亮着,闭上眼睛,妈妈马上就回来。”

    君南麒乖乖照办。

    乔千柠关好门,过去敲同事的门,一路敲过去,只有走廊最后面一间开了门,是位老医生。

    “怎么回事?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怎么停电了?”老医生举着手机,一脸疑惑地看着乔千柠。

    “台风登陆,可能是设备坏了吧。其余人呢?”乔千柠问道。

    “散会后,听说展总有晚宴,去那里了吧。”老医生掩嘴咳嗽,拉了拉衣角,慢步出来,“不知道有没有蜡烛,我去前台问问。”

    “我去吧。”乔千柠看出他难受,扶他进房:“门先别关,我儿子还在屋里,若有事,您帮我盯着点。”

    老医生咳嗽声更大了,朝她挥挥手,示意她去办事。

    乔千柠一路走楼梯下去,每一层都静悄悄的,直到下了到了一楼,终于看到了在这里聚集的客人。大家都在等前台拿蜡烛。

    乔千柠等了会儿,总算看到了前台拎着一只篮子慢悠悠的进来了,面对人群,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通。!%^*

    “你听得懂吗,他说什么?”有东方面孔的游客听不懂,发现乔千柠也是亚洲面孔,直接拽住她,着急地问道。

    “每年都有台风,要什么蜡烛,眼睛闭上睡觉就行了。”乔千柠见他是同胞,帮他翻译道。

    “废话,黑不隆咚的不要蜡烛怎么办?我还有小孩呢,如果摔了谁负责。”游客抱怨了几句,过去排队领蜡烛。

    渐渐的,人都从房间出来了,乔千柠急着回去,可是前台发蜡烛的速度又实在太慢,很多游客语言不通,沟通速度慢到不可思议。她忍不住了,直接到了前台,一把抓过了前台拿的电子大喇叭,中文英文德文都说了一遍,要求大家排队,拿房卡登记领蜡烛。

    不说还好,一说,一大群人都围向了她,你一言我一语地问起了台风和停电的事。(!&^

    ……

    君南麒躺了会儿,拿过手机,一轱辘爬了起来。他扭头看着窗户,小脸皱成了一团。露台栏杆上面摆着他的桔梗花小花盆。

    白天他把花放在栏杆上晒太阳,玩了一天,把花给忘了。

    “小桔梗还在外面哪。”他抓了抓头发,下了床,壮着胆子走向被风推得轰轰乱响的落地玻璃阳台门。

    花盆正好卡在两块砖的凹槽里,所以大风没能把它刮下去。可是若风再大一些,那就不好说了。他打开了落地阳台门,踩着凳子站着,两只小小的手掌抓着花盆用力拽。也不知道花盆是怎么卡进去的,这时候居然纹丝不动。

    君南麒有些急了,大风吹得他脸上的小奶膘直颤,湿漉漉的头发也被吹了起来,水珠弄得脸上凉嗖嗖的。他还没穿衣服,像只小泥鳅,贴着墙用力。

    “快进来,快进来呀……”他给自己鼓劲,突然风骤然大了,呼地一下冲到他的脸上,吓得他双手一松,人摔下了凳子。

    他摔懵了,在地上坐了会儿,气呼呼地跳起来,又爬到了凳子上,抓着花盆使劲。

    “这是我的小桔梗,你为什么不让我把它搬进来,你只会刮风吗,我还会哭呢,小心我哭给你看。小桔梗,进来,进来……”

    他闭着眼睛,鼓着腮帮子,细胳膊固执地伸着,用力拽花盆。

    “你在干什么?”低沉的声音从阳台一边传来。

    他扭过头看,只见君寒澈正从隔壁房间的露台门出来,歪着头看着他。

    “备胎大叔。”他转了转眼珠子,笑眯眯地朝他招手,“你好啊。”

    “你在干什么?”君寒澈看清他没穿衣服,心里闪过一丝难受。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害怕,又像是紧张,还像是生气。

    “我在带我的宝宝回家。”君南麒抱着花盆,大声说道:“你能不能帮我……”

    君寒澈没等他说完,直接抓着栏杆,从那边跳了过来。

    “你好厉害。”君南麒睁大眼睛,大声欢呼。

    君寒澈脱下外套,把小朋友包住了,一只手就拎了起来,走进房间直接丢回床上。

    “你妈妈呢?”君寒澈问道。

    “去发电了,”君南麒站在床上,细胳膊伸进外套里,甩着袖子,朝他挥手,“还有我的桔梗宝宝,小桔梗宝宝!”

    君寒澈刚抬起的脚又缩了回来,他心头那种紧张和难受感又深了一层,难受,又摸不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难受。

    一定是被台风刮的!他又失眠了,而且是情不自禁地往这边走。在楼下就看到这小东西在这里摇来晃去的,但是又不知道母子两个在做什么,所以从隔壁房间露台先看看情况。

    “快呀,我的宝宝要受伤了。”君南麒见他不动,着急地大喊。

    君寒澈去了阳台,抓着花盆用力拽了一下。

    咔……

    花盆破成了两半。

    “啊,我的小桔梗。”君南麒慌了,手忙脚乱地从床上滑下来,扑向了露台。

    “明天再种一盆。”他往下面看了一眼,幸好底下没人,否则伤到人就麻烦了。

    “你……你太坏了……”君南麒扁了扁嘴,哇地一声哭了。一边哭,一边往外跑。

    “喂,小东西。”君寒澈被小朋友突然而来的大哭声弄懵了,立刻追了过去。

    君南麒跑得快,打开门,迈着小细腿往楼梯狂奔。君寒澈只好追着他一路往楼下跑。他没穿鞋,身上是他大大的外套,像披了床小被子,在地上拖着走。一边跑一边哭个不停。

    “妈妈说过,小桔梗长到我这么大的时候,我爸爸就会来的,你把我的小桔梗弄死了,我会讨厌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