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20章 癖好?

    女人红着眼睛低下了头,憋了憋嘴,想哭又不敢哭,文初看着有些头疼,转身拉着孙亚楠离开了。

    孙亚楠被领着走了两步,又愤愤不平地说道:“你没看到她揍她旁边女人的那个表情啊,摆明了就是杀鸡给猴看的!”

    文初淡淡道:“她愿意给哪个猴看就给哪个猴看,咱们两个又不是猴,在乎她这些干什么。”

    文初看到孙亚楠仍然是一副气鼓/鼓的表情,文初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哄道。

    “好了大小姐,都不是小孩子了,没必要这么自助比较,反正刚才的事儿咱们也没有吃亏。”

    花生闷着头嗯了一声,又跟着文初有的没的逛了一圈,但一直都是兴致恹恹,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坐在星巴克里,扭头对文初说道。

    “一会儿跟着我去我姑姑家。”

    文初皱了皱眉,“我不是很想去,太麻烦了,还要和他们那种中年人聊天,我这人最不会说话了。”

    孙亚楠忽然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

    “中年人?你这话可别让我姑姑听见,她要是听见了非要扒你一层皮不可。”

    文初百无聊赖地搅拌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卡布奇诺,挑眉道:“不然呢?你爸都那么大年纪了,她和你爸还能差多少岁?”

    “她和我爸差了十二岁呢,整整一轮,我爸属猴,她也是猴子。”

    文初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这么大的年龄差,确实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所以我姑才不是中年女人呢,她也才刚刚三十岁出头。”

    文初刚开始坚定的信念开始有些动摇,又认认真真的思索要不要跟她一起过去。!%^*

    倒是听见孙亚楠再度心事重重的开口。

    “不过毕竟年轻嘛,年轻气盛,所以有点小癖好也是在所难免……”

    一句话没有说完,孙亚楠已经开始有些心虚,一只手捏着咖啡杯的托盘,朝旁边侧过头,目光一时间没有地方聚焦。

    又缓缓的开口说道:“对你说这些,不是让你对她有偏见的,就是想给你个提醒,一会见了她之后,遇见什么事都别太惊讶,毕竟我当初都跟着她一块住了快三年,啥大场面都见过了,我肯定是习以为常,但是就怕你这么一个清纯小女生过去之后有点受不住。”

    孙亚楠说完之后,见文初没什么反应,偷偷的拿眼瞟了一眼文初,偏偏和她的眼神撞了一个正着。(!&^

    轻咳了一声,又把目光收了回来。

    反倒是文初觉得有些好笑,一只手支在了桌子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孙亚楠笑意盈盈的问道。

    “能有什么癖好?到我这儿都把我给衬托成一个雏儿了?”

    孙亚楠没再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低头说道:“你有个心理准备就行。”

    即便文初再怎么不想去见孙亚楠的姑姑,但赖不过她的软磨硬泡,到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

    所有的理由都围绕着一句话。

    “拜托拜托,你要是不跟我去见我这个姑姑的话,就你那个暴躁的舍友,把你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放心!”

    见文初终于松口同意,孙亚楠立刻给她姑姑打了一个电话,文初没听到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但是聊了将近有半分钟的时间,孙亚楠难得的好脾气,一直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

    挂下电话之后,伸出手指勾了一下鼻尖,满脸委屈的模样。

    文初抿了一口杯中的卡布奇诺,淡淡的开口问道。

    “怎么了,这么委屈?”

    “我姑姑的掌控欲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原以为我俩这么长时间没见她,肯定不好意思凶我,所以来到这边之后连个电话都没给她打,结果直接在电话里就骂起我来了……”

    孙亚楠越说越觉得委屈,连跟前的咖啡也没心情喝了,伸手拿过一个马卡龙,一口吞了下去。

    文初想拦已经来不及了,看着孙亚楠因为太甜,脸上的表情都跟着扭曲了起来,又从旁边端过一杯清水给他递了过去。

    责备道:“我平时闲的时候一下午才就吃这么一个了,你一口一个,你能不能尊重一下马卡龙的含糖量。”

    孙亚楠喝水又喝得太急,被呛到,咳嗽了两声,脸色都变得涨红。

    抬起头,眼睛里都浮上了一层水雾,泪眼巴巴地看着文初。

    文初一面觉得心疼,一面又觉得她在卖苦肉计,眯着眼看她,开口说道。

    “你想说什么就说。”

    “我姑姑她脾气可能是有点奇怪。”孙亚楠缓缓把前半句话说完,又怕文初后悔和她回家似的,迅速的补上后面一句话,“但是她人不坏,她真的不坏!她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你连我这种脾气的人都受得住,肯定也能和她相处的很好的。”

    文初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仍是低着头,嗯了一声。

    若是前些年,别管孙亚楠将那人夸的有多天花乱坠,但是只听到前半句话,就足够文初提着包走人了。

    但大概是遇见的人越多,连傅景寒爸爸那样的人都撑过来了,反倒觉得百无禁忌了。

    不出十分钟的时间,就有一个司机过来接他们。

    对待孙亚楠的态度毕恭毕敬。

    文初见私家车来的这么快,原以为地方会很近,可车一直开,出了市区,直冲着郊区开了过去。

    足足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文初觉得地势又变得崎岖起来,发现是在朝山上开过去。

    文初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住的地方怕是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别墅,看着窗户外茂密的小树林,扭头问孙亚楠道:

    “你高中的时候住在他们家,难不成天天上下学都要上山下山?”

    孙亚楠正翘着二郎腿和文初一起坐在后座,一只手玩着手机,随口说道:“没有,之前我姑姑家是住在市区的,后来我毕业之后他们才搬到这里来的。”

    司机将她们送到别墅门口,就驱车离开了,孙亚楠先是在门口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又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大刺刺的领着文初朝别墅走了过去。

    手指刚刚按门铃,却见房门忽然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