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19章 刮目相看

    “就算是孙悟空,还有唐僧和如来佛管,更何况诺达。”傅允商将窗帘拉上,单手将她搂入怀中。

    他炙热的长指摁在她眉上,一路往下轻压,最终落在她唇上。

    叶佳想退,但人被他搂着动弹不得。

    他轻捏她的下唇,视线深了几分,“这次他们要找我们谈话,很难对付,还是随机应变吧,实在不行,就说你只是跟我去吃一顿饭而已。”

    “把所有的事都扔给你?”

    “不然?”

    “那我就要说,你太看不起我了。”

    “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我知道。”叶佳轻推了他一下。

    这力道本是没办法撼动他的。

    但。

    他得知她意图后直接松了手,任她离开了。

    叶佳重新捡起资料,狗熊给的资料非常全面,好几处还有特殊标记,如果看仔细,把细节都记下来,面对警方,她不慌。

    警方在翌日传唤两人,还亲自派警车来接。

    叶佳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慌。!%^*

    光天化日之下。

    心里有鬼之日。

    见到警车排成排。

    换谁,这心里障碍都过不去。

    但好在,叶佳认识季尧,所以努力把周围警察想成季尧的样子,没一会就不怕了,毕竟季尧那是老熟人了。(!&^

    进到警局,是分开的审问室,y国警方对傅允商非常客气,知道她是傅太太后也很礼貌,还体贴地问是否需要食物,叶佳连忙摇头婉拒。

    从今天开始,她要跟吴限和余影学习,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在外面吃东西。

    谁知道会有什么东西。

    “你叫什么名字?小姐,不用担心,只是例行公事而已。”金发碧眼的帅气警官拿着一只录音笔和一本本子。

    “我叫叶佳,今年二十八岁很快就要二十九了,跟傅允商有过婚姻关系,目前有一个儿子。”

    “你们的夫妻感情还好吗?”

    “已经破裂了,但是我们打算复合。”

    “有孩子,的确复合比较好,所以你们这次来y国是……”

    叶佳听闻叹了口气,“哎,就是为了告诉y国的朋友我们打算复合的事,想问问看他们的意见,毕竟第一次结婚没有办婚礼,我们呢总是希望亲朋好友可以多来些。”

    警察听着连连点头,这倒也挺符合的。

    叶佳看他认同,又小声地补充道,“这事傅允商肯定不会承认,他一直认为是我黏着他,不想给我名分。”

    “傅先生毕竟是大人物,想让他把心都给您,还是有些太困难了,虽然您很美。”警察笑着说,可手却没有停止记录。

    叶佳见状,慵懒地往后一靠,轻笑道,“可不是嘛,就说昨天遇到那个何黎,我多少次想跟对方说我是傅太太,都被傅允商给打断了,非要聊什么钻石。”

    “钻石?”

    “我也不知道,说是有一个钻石矿,挺赚钱的,警察先生,这在你们y国不违法吧?”

    “当然不,而且我们很欢迎国外的企业帮我们开采钻石、原油,毕竟我们本国的人工很高。”

    叶佳笑笑。

    警察记录结束,再次开口,“能否说具体一些,你们跟何黎都聊了什么,他在什么时候离开,为什么要离开,以及你们跟他谈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来?”

    叶佳装作思考的样子,一拍脑壳,“我想起来昨天他一开始接了个电话说要去公司,后来我们刚聊到一半他又去接电话,还说要去公司,结果今天你们就来找我们说要了解一些何黎的事,他怎么了吗?”

    “叶小姐,您没有看新闻吗?”

    “不好意思,我的y语水平不是很好,所以……”叶佳略带歉意地笑。

    “没关系没关系。”警察看她长得好看,眼里的光也单纯,衣服良家妇女的样子,也明白像她这样的人,不需要真才实学也能混得好,“是这样,何先生的遗体,在今早被人发现了。”

    叶佳先是‘嗯’了声,随后瞪大双眼,身体微微向后退,不敢置信道,“啊?”

    她还记得,在酒店的时候,傅允商说——

    “一般来说说,人在听到讯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应该是淡然,然后后知后觉表现出惊讶、惊喜、恐惧等等情绪,所以当他们告诉你何黎死亡的时候,你可以先应下,再开始表露出惊讶。”

    “可是,这样不会太假吗?”

    “现在的警察多多少少懂一些心理学,哪怕是假的,但符合常规,就是真的。”

    果不其然。

    警察并没有问‘你早就知道吗’这些话,直接认为她知道何黎死亡的消息,是在警局。

    “很抱歉,这是事实。”

    “哎……”叶佳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他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

    “所以叶小姐,您还知不知道其他细节?”

    “这个,我真的知道比较少,但是我能确定他是六点钟接的电话,然后六点零三分左右离开的,他走之前我叫了份燕窝,对方说最好再闷五分钟吃,所以当时看过钟。”

    警察点头记下时间。

    叶佳也不知道自己刻意混淆时间有没有用。

    毕竟何黎离开的时间是在十分至二十分左右。

    她总觉得,这事水深些,小黑那边可能会自在些。

    警察全部问完后,毕恭毕敬送叶佳离开,“叶小姐,希望您不要见怪,我也只是在完成工作而已。”

    “当然不会,不过我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当福尔摩斯。”

    “哈哈哈哈哈,也是。”警察笑着将她送到傅允商身边。

    两人离开警局坐上车。

    傅允商拿出一根雪茄但没有点燃。

    叶佳见状,帮他点了火,“想抽就抽吧,我吸一次二手烟又不会怎么样。”

    “你跟警察说了什么?”

    “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他们了,还说何黎是在六点走的。”

    “不错,很聪明。”傅允商赞许地看着她,“狗熊说的没错,你反而很适合做这一行。”

    “这一行?卧底吗?”叶佳笑笑。

    “女人会降低男人的心理防线,比如,你当年坑了穆北洲的事,他对你肯定有防范,但对你的防范和对我的防范,恐怕截然不同。”傅允商直接将雪茄扔出窗外。

    他拿出雪茄,也只是想解一解心烦,没真想吸。

    好不容易为了她戒掉,再拿起来又得重新戒,麻烦。

    叶佳认同地点头,“宋歌也是这么说的。”

    “WG的事,我认同你去做,有需要随时找我,知道吗?”

    “就因为今天的事,你对我刮目相看了?”

    傅允商颔首。

    叶佳‘哼’了声,“早之前呢,你没觉得我能干吗?”

    “能。”

    “你……”叶佳气到脸红。

    傅允商笑,他侧身在她唇上一吻,“之前,我私自把你当成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