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54章他们竟然穿情侣装

    沈卿然真的内心很是无语啊,这到底谁家的小孩这么的自来熟啊,自己好像还没有答应什么啊。

    想要抽回自己的胳膊,可是却发现被苏怡然挽的很紧。

    揉了揉眉心,“这位姑娘能不能先松开我?”

    “不行,你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救命恩人,我可不能让你就这跑了。”苏怡然拒绝的那也是义正言辞的。

    沈卿然无语的望了望天,觉得这生活有些难啊。

    自己穿越来到这个地方以后什么时候这么的憋屈过啊,什么时候这么的人缠住过啊。

    沈卿然顿时便觉得自己遇到这苏怡然,那就对视就是遇上克星了啊。

    而且现在更加让人觉得头疼的就是这丫的小丫头自己难道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身上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目光了吗?

    而且那目光带着敌意的。

    这丫的是装作没有看到,还是反射弧太长没有发现?

    那些人在看到了苏怡然和沈卿然这般的熟稔,纷纷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人什么时候好上的?

    而且看两个人之间的举止还有动作,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反而像是已经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一样。

    她们这些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苏怡然什么时候这么熟稔的挽着一个人的胳膊了。

    在他们这些人的认知里面就可以知道,苏怡然那就是个不好惹的主,而且鲜少露面啊,为人更是有些孤僻的很

    虽然长得是很好看,可是就是性格太孤僻了,所以这些人都太喜欢和她接触。!%^*

    可是为什么在沈卿然的面前,这个人怎么都不想会孤僻的人,反而是快乐的阳光的一比?

    记得又一次在一场宴会上面,有个出了名的纨绔公子在看到苏怡然的时候,就跟着身边的朋友就打赌说一定要追到这苏怡然的。

    可是结果过了没有几天,竟然是那人要出家了。

    他们等到的消息就是那人突然宣布自己看破了红尘,想要剃度出家,此生什么都不要想了,就想要青灯伴古佛的。

    任凭他母亲怎么哭肿了双眼,寻死觅活的也没有能阻止到他想要出家的决心!(!&^

    所以以后他们这些人更加的不愿意在和苏怡然接触了,因为这个人也太恐怖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却能和沈卿然这么客气的站在一起。

    奈何苏怡然长得也是很不错的,跟沈卿然站在一起的时候竟然这么的合拍,而且可以说的上是相得益彰,两个人站在竟然格外的养眼的很。

    有人忍不住酸溜溜的说道:“还真的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呢。”

    沈卿然这边看着紧紧挽着胳膊不松开的苏怡然,微微的觉得有些局促的很,心里面无语的很,这丫头是完全听不懂自己在说话吗?

    而且还是要铁定要赖着自己了。

    就在沈卿然觉得头疼的时候,人群之中发出来了一阵的惊呼。

    “啊——天哪,快看啊那是寒王殿下,寒王殿下来了。”

    “啊——,真的是寒王殿下的马车,你们快要看看我的妆容怎么样了。”

    “你在看看我的衣服怎么样?还有我的今天的发饰好不好看,能不能吸引到寒王殿下的目光。”

    一大群人都忙着整理自己的衣服还有头发,就是期盼可以等到寒王殿下的赏识,或者是在被多看一眼,那么此生肯定是无怨无悔了。

    沈卿然看着那些人不由得心里面感叹,这群人就跟现在人追星有什么区别啊。

    “这些人在人前就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可是在寒王殿下的面前,一个个自认自己很好看,其实却没有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丑态毕露,换做是我也不会喜欢这般庸俗的女人。”

    苏怡然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毒。

    沈卿然不由得都愣住了,这姑娘说话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要不要说的这么的好听啊!

    这个时候风吟马呼啸而过,一如它的主人一般的高冷盒尊贵根本没有任何的蹄下留情,反而是在经过那群女人身边的时候故意加快了速度,扬起了许多的尘土。

    一时之间那些人被尘土呛的在哪里捂着鼻子和嘴巴使劲的咳嗽着。

    沈卿然笑着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风吟马车,里面的人也像是已经注意到了她一样,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着,都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彼此之间的默契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尘土散去,那些人也看到了风吟马车已经停在了沈卿然的面前,个个眼里都是不甘心还有怨毒,今日又是被抢尽风头的一天。

    楚洛寒从车上缓缓的走了出来,头戴这玉冠,身穿着玄色的长袍,在锦袍盒前襟上面,绣着金色的金云纹路,显得低调孤高,却又带着无法形容的矜贵优雅。

    众人这也才发现,今日的沈卿然穿着是一身白色长袍,在锦袍和前襟上面同样绣着的也是金云纹路,两个人站在一起竟然是格外的般配。

    众人恍若初醒,这两人今天穿的还是情侣组合套装啊。

    那些人看看对方穿的,红的,绿的,蓝的,粉的,莫说是站在两个人的身边就算是站着这么的老远也因为有了寒王殿下盒沈卿然的原因,怎么都觉得太土了。

    纷纷都在懊恼为什么自己出门要穿这个颜色的衣服啊。

    沈卿然这个时候也发现了两个人着装的问题,不由得勾唇,“看来某人蓄谋已久啊。”

    “都是阿卿你愿意配合的啊。”楚洛寒被拆穿了也没有在否认,反而是承认了。

    这令沈卿然着实惊讶了一把。

    这个时候她也才发现刚刚还挽着自己胳膊不松开的苏怡然此刻早就已经跑得没影了,这小丫头难不成是害怕楚洛寒不成?

    “走吧,本王带着阿卿一起进去吧。,”楚洛寒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

    沈卿然淡笑道:“你确定就这么带着我进去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本王带着可是自己的王妃参加这一次的宫宴谁会说不合适?”楚洛寒顿了顿,“还是谁胆子敢说不合适?”

    沈卿然不由得笑了,要是轮在场的人谁敢说楚洛寒的人还真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