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39章:康欢的病因

    “怎么回事?出去之前不还好好的吗?”康博躺在外面的露天阳台吹风,乍见简瑶是横抱着康欢进来的,吓得从躺椅上跳下来。

    “不知道,我们在那边发现一个山洞,欢儿一见到那个山洞就晕过去了。”简瑶边抱着康欢往里走边道。

    康博看她有些吃力,接过康欢放在床上:“什么山洞?”

    “确切的说也不是一个山洞,是一个坑。坑里有许多白骨……”简瑶也没办法细说,她现在要给康欢做个全面检查。

    待用透视眼扫过他身体之后,才接着道:“那个坑差不多有三米高,四米宽,人掉下去爬不上来。”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特点?”

    简瑶想起那坑里的泥沙有些是黑的,道:“那个坑好像被火烧过!”

    “烧过?”

    康博正纳闷呢,简瑶忽然想起什么,冲了出去。康博不明所以,跟着跑在后面:“你去哪儿?”

    “我想再去看看那个坑。”

    “那欢儿呢?”

    “他没事,他就是受了惊吓,睡一觉就好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崖下跑。简瑶指着前面隐藏在杂草下的深坑道:“就是这儿。”

    康博上前一看,森森白骨,阴风瘆人。不由眉心一皱:“这好像不是人的骨头。”

    “不是人的骨头。”先前简瑶乍一瞧,也觉得不像,这回再见,才确定不是人骨。!%^*

    康博纵身往下一跳,拿了根树枝一根根拨开那白骨道:“都是动物的……这里好像被烧过。”

    他看到白骨下面黑色的泥沙了,只不过这里地势浅,有时会涨潮,黑色的泥沙会被海底新的泥沙覆盖,露出来的不多,不过仍可以依稀看到这里有烧过的痕迹。

    “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康博抓起一把黑泥在手里闻了闻。

    “咦,那是什么?”简瑶突然指着被他抓过的黑泥下露出一小截金色疑声道。

    康博低头一看:“像是一根链子……”(!&^

    “不是链子,是一颗牙齿。”不待康博看仔细,简瑶就道。

    康博不信,用力一扒,果然是一颗金牙。

    不,不完全只是一颗牙齿,牙下还有颚骨,再接着便是一整颗头骨……

    康博倒吸口凉气,这是真正的人骨。他虽然也见过血腥,可是人骨,他是第一次见,就这么捧在手上,那种震撼可想而知。

    “能认出这头骨是谁的吗?”简瑶突然感觉这颗头骨有可能是康欢的病因。

    康博捧着头骨略略看了看,下意识道:“认不出来……”

    “那这颗牙齿呢?”简瑶道,“岛上就住着你一户,二十多年前,你就在这儿住着了,没有别的人来过。那岛上的人来来去去,肯定都是你认识的。谁镶过金牙,心里没数吗?”

    这一提醒,康博立马想到了一个人,惊呼道:“欢儿的那个保姆。”

    “什么?”

    “照顾欢儿的那个保姆,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欢儿五岁之前都是由保姆带着的,后来她无故失踪,欢儿一病不起,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当时我们寻遍了整个岛都没发现她。”

    原来,她被困在这个坑里……

    “你确定是她吗?”简瑶再次问道,“有没有可能还有别人也镶过金牙?”

    康博摇头:“就像你说的,岛上来来去去的那么几个人,每个我都见过,每个我都很熟。除了那个保姆,没有人镶过金牙。”

    简瑶不知想到什么,又道:“那,除了这颗金牙,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这颗头骨就是那个失踪的保姆?”

    康博仔细回忆了下,摇头道:“她身上只有这一个特征。出事那天,我也不在家,不知道她穿得什么衣服,身上戴了什么首饰没有……”

    简瑶没办法,再度用透视眼扫了下他脚下的黑泥:“下面还有东西。”

    “什么?”

    “你挖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简瑶也不确定,因为那东西已经被腐蚀到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康博也不再多问,朝着刚才埋着头骨的地方继续往下挖,果然找出一样东西:“是一枚胸针。”

    “是胸针?”那胸针呈蝴蝶形状,简瑶开始还以为是一个发夹呢!她道,“这胸针也是那保姆的吗?”

    “是,这胸针还是我送给她的。她一直照顾欢儿,尽心尽力,为了感激她,四十岁生日那天,我买了这个胸针作为礼物送了给她。但我一次也没见她戴过……”

    康博说着说着,脸色凝重起来。简瑶察觉有异,不禁问道:“怎么了?”

    “我忽然想起,欢儿出事那天,正好又是那保姆的生日。”

    所以,那天保姆才会把一直舍不得戴的胸针拿出来别在胸前。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戴成了最后一次。

    “我们到处找她,翻遍整个岛,甚至还怀疑她是不是掉海里,或者偷偷离开这个岛了。没想到,她在这儿。”康博叹息。

    “她是被活生生的烧死的。”简瑶蹲下身,指着他脚下那片黑泥道,“当时火烧得不大,可惜这坑太深,她爬不上来,海边又浪声大,离宅子又远,呼救应该也没人听到……”

    “嗯。”康博也觉得当时的情景应该就是这样。

    简瑶延着这个思路继续推敲:“欢儿有可能就是看到保姆掉进深坑如何被活活烧死的全过程,才会变成那样。”

    一个孩子,目睹了这样残忍一幕,不管是意外还是别的,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心里的阴影,原来是这样来的。”康博这时才恍然大悟,抬头看着坑外的一草一木,一景一处,道,“要不是你今天意外发现这个坑,欢儿的病因也许永远就要成为一个谜了。”

    这坑四周杂草丛生,又有树掩盖,坑外不远处又是一片礁石,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这里。怪不得五年了,今天才被发现。

    “我忽然想起,那天我带着欢儿在沙滩上画画。他画了一个鸟,没有羽毛,问他为什么,他直接在鸟的下面画了一堆火。意思是这是一只掉进火坑的鸟,羽毛都被火烧光了。当时我没在意,后来我又让他画一幅画,发现他画的依然跟火有关……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对火这么有兴趣,原来这不是兴趣,这是一种藏在潜意识里的秘密,他是想告诉我,萦绕在他脑子里始终徘徊不去的恶梦,他想让我去救这个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