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小玥儿篇 第七十二章

    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心不在焉的那么两三个人,其中心不在焉头号人物萧昀,他向周围看了一圈,然后压低声音同身旁的伙伴说:

    “天莲教守卫数量是两江大营将士的三分之一,若是起了冲突,正面交锋不会吃亏。”

    天莲教创立时间不久,前期几乎没有什么人入教,守卫大部分都是后期也就是天花爆发之后,在武行雇来的。

    他们大部分一开始并不相信天莲教的说辞,但随之越来越多的巧合发生,他们也变成了忠诚的教徒。

    即便如此,有身手的仍然是凤毛麟角,一般负责出入口守卫还有分堂主江宇和教主魏立的人身安全。

    像今天这种规模的活动,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光靠天莲教那几个守卫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三个少年都知道这次行动非同小可,虽对自己计划有信心,但难免会心中打鼓,此时看到外围一圈两江大营将士的挺拔身姿,就有了底气。

    而心不在焉另外一号人物——容笙在萧昀说完之后,将视线从将士身上移到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小声地对他们说:

    “教徒中大部分人脸上都表露出对这次祭典的期待与兴奋,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不过刚刚我看到几个站在靠前的教徒情绪高涨,表现出对祭典的过分狂热,有待观察。”

    萧玥挑眉看着他此时噙着笑容,轻描淡写得仿佛在拉家常,根本不会有人怀疑这个长得比小姑娘还要好看的少年,正在观察挑眉端一举一动。

    能将掩人耳目诠释得如此出神入化的,大概只有容笙才做得到吧?

    萧玥看着他这会儿说完,与站在身后第一排的一个比他们大几岁的少女眉来眼去,心想如果容笙有尾巴,这会儿估计能开成绚烂的花孔雀了,还真是到哪都不忘他拈花惹草的伟业。

    萧玥实在看不下去,收回视线时撞上了萧昀带着询问的目光,愣了一下看向祭台,清了清嗓子说:

    “魏立想要搞好与骠骑大将军的关系,但骠骑大将军从头到尾都甩脸子给魏立看,江宇装出一副狗眼看人的模样,陈郡守在中间打哈哈”

    容笙的注意力也收了回来,听到这提醒似的干咳了一声:“咳——”!%^*

    萧玥顿了一下,瞥了他一眼改了口:

    “哦,打太极,看起来并无异常。”

    她刻意压低声音,少女的声线中便带着几分甜糯,轻轻的,像羽毛一样,而且她说得很慢,带着她独有的慵懒,懒洋洋的。

    除了萧昀和容笙,即便是离他们最近的人,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听语气还以为是小姑娘在跟两位兄长撒娇。

    容笙没有萧昀那么淡定,毕竟他没有妹妹,只有一个傻乎乎的弟弟容桢,而且容桢也不会用这样柔柔弱弱的语气同自己说话,听得他嗓子发干。(!&^

    待容笙反应过来时,萧昀和萧玥已经早就把视线放了出去,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可他还是有些心虚,于是问了个问题,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卿玖呢?”

    萧玥闻言将目光放到了高处,祭台设在闹市,高处不多,她粗略一一看过之后,冲祭台后面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喏,那儿呢!”

    容笙闻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一个闪光点,但只是一瞬,稍纵即逝,寻常人看一眼只会以为自己眼花,不疑有他。但容笙知道,那是卿玖告诉他们位置的方式,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卿玖用的应该是西洋的琉璃片做的“千里镜”。

    他突然想到,到卿玖正用那个据说可以看到千里之内所有东西的千里镜看着他们,那自己刚刚的窘迫是不是也被他尽收眼底了?

    想到这,容笙就忍不住冷哼一声:

    “这个时候还不忘现眼!”

    萧玥闻言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看着他冷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谁刚刚在那里撩拨姑娘现眼,还好意思说别人?

    容笙当然看不出她没有说出口的话,只是被她一声冷笑得莫名其妙,刚想开口便听到萧昀提醒他们:

    “注意,祭典开始了”

    于是三人都噤了声,成千上万的教徒也在魏立站上祭台的那一刻,都闭上了嘴,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穿着黑色长袍,上面绣着莲花的男子。

    “各位父老乡亲”

    听到开头这几句话,萧玥便忍不住走神了,左耳听右耳出,垂眸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点点红肿的疱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立用同一个语调又给众人洗了一次脑——还是那一套罪恶啊,救赎啊什么的。明明比国子监的先生讲课还要无聊,更让人昏昏欲睡,可不知怎么的,教徒却听得心潮澎湃,实在教人难以置信。

    容笙留一只耳朵听着,然后微微侧眼看了旁边的萧玥,将她顶这自己手背出身,不由皱起了眉头,心想今天若是见着了殷三原,必定要问一问他玉肌膏的配方。

    突然教徒一阵声呼应——此时魏立已经结束了他冗长的演讲,把心不在焉的萧玥和容笙都给喊回了神。

    容笙在萧玥抬头之前便已经收回视线,魏立享受了好一会儿众多教徒的拥护之后,他伸出手,掌心向下压了压,众人便中噤了声。

    萧玥见状不由在心中冷哼,怪不得魏立能让萧懿费心,眼前这阵仗,这架势,这威望,恐怕萧懿来了,也不一定会有。

    魏立自然不知道萧玥心中所想,他此时皱了皱眉,用一种悲痛地语气开口说:“我想跟大家说一件事。”然后便故弄玄虚地住了嘴。

    众人闻言现实一愣,然后开始或惶恐或期待地七嘴八舌请魏立有话直说。

    底下三个少年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言语,但都看得出彼此眼中仿佛在说:“开始了。”

    魏立在众人的请求下,“无可奈何”地说:“昨夜,天莲神托梦给我”

    听到这,萧玥忍不住开口:“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天莲神?”

    魏立还在说:“神说,我们天莲教众多教徒中,有一些人忘了入教时的初衷,如今想做一些事情来牟取一己私利。一旦让那些人得逞,众人不同心,那么其他教众的救赎将会受到阻碍!”

    容笙听到魏立说出这模棱两可的话,忍不住讥笑道:“这种鬼话也就只有他才说得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