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百七十二章 入魔族!(五)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个魔祖。”

    夏言笑容温和:“我觉得是。”

    云凌羽:“……”

    “黑仔,你觉得你跟魔祖谁厉害?”

    什么?魔祖一听就很牛的样子,不会是让他打架吧!

    被突然提问到的小黑嗯了半天,义正言辞地回答:“亲亲主人,小仆一向是凭颜值吃饭的,您知道的,这个打架方面不适合我温文尔雅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倾国倾城的形象。”

    “滚!”云凌羽黑脸,这货就是心虚,绝对是因为害怕打不过!真丢人!她这么优秀,这么会有这么个猥琐的魔仆!

    看她半天不说话,邪冰犹豫的问:“那还救吗?”

    魔教教训第一条: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跑不了也别指望别人救你,因为没有人有这义务。

    云凌羽在第一次看到这条教训的时候就表示,这很邪教。比所谓名门望族地虚伪教义好多了!

    于是她一挥手,“当然。”

    四人风风火火捧着一堆隐蔽符跑去围观界门打开,救人什么当然要看情况,量力而行。

    能救救,不能救收个尸应该来得及。

    “你们看到魔界之门了吗?”夏言问。

    “看到了,还挺大。”不等两人回答,夏鸢直接回答。!%^*

    夏言抬头一看,果然在一片黑雾中,巨大的魔门正冉冉升起,周围的魔族都无比崇敬热切地盯着那扇门,口中念念有词,不用想也知道是类似于伟大的魔祖保佑我之类的。

    “我知道现在问有点灭自己威风,不过,”邪冰按下跃跃欲试的云凌羽的肩膀:“你觉得咱们这么多魔族,咱们能全身而退吗?”

    夏言依旧是淡笑温雅的贵公子模样:“没问题,只要……”

    “那就干他丫的!”

    夏言:“……”(!&^

    只要不出去就好啊!

    夏鸢已经嗷嗷叫着冲了上去,比起宁愿动手不愿意将废话的邪冰来说,这姑娘才是邪教最大的好斗分子,这几天给云凌羽做“营养餐”把这个三天两头上房揭瓦的战斗少女给憋坏了。

    习惯了大师姐(妹)文静形象的两人几乎是一个瞬间就反应过来,紧跟着冲了上去。

    夏言紧跟在夏鸢身后斩杀一只魔族,有些无奈:“我们为什么要带她出来?”

    邪冰扶额踹开扑上来的一只,“大概是因为有小师妹吧?小师妹!”

    “教姑娘!快离开!”

    惊叫声出自站在魔门旁边的李小强,说完这句话,他脸色一变,冷笑一声:“愚蠢的人类以为可以阻止我吗?”

    说着他划破手心,朝门上赤红的兽瞳按了下去。

    “他被种下了魔种!已经入魔了!”邪冰提醒。

    下一刻,魔门开始剧烈颤抖,一股股浓郁沉浊的魔气从魔门周围散发出来,沉重的压力压在每个人(魔)的身上。

    而距离魔门最近的赫然就是云凌羽,此刻她的手几乎要触到魔门边的李小强。

    “人类,你不会以为我会跟你走吧?”李小强此刻的脸上爬满了魔痕,双眼赤红,冷冷的低头看着她。

    魔种已经能预感她下一步的行动了,无非是费劲口舌提起过往各种洗脑,中心思想无异于感性过来。

    这小子的灵魂单纯的不可思议,作为一个暗灵力所有者基本是绝迹了,否则也不需要动用魔种来控制他。

    “教主,阻止我!不要打开魔门!”李小强突然抱着头,伸手要来拽她的袖子。

    想起自己之前湿了一大块被夏鸢好一阵抱怨的衣服,云凌羽下意识踹出一脚,正中他胸口,

    下一秒,刚要脱离大门的李小强嘭地砸在大门上,连带着身上的魔气都消散了大半,

    但压力未消失,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继续向前推进,只听吱呀一声响,原本紧闭的大门打开一条缝,连带着李小强倒了进去,

    门……开了!

    打开了!

    云凌羽:“……”

    下方三人:“……”

    “那个……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信不?”她真的就轻轻踹了一脚,碰瓷儿啊!

    “我信你个大头鬼!”邪冰直接被气笑了,这个师妹不想要了谁要谁带走!

    这货的真实身份其实魔族派来的奸细是的吧?!

    下一刻,四周的魔气浓郁了几个度,在一片漆黑中,三人都没有看到,云凌羽被门内的一股吸力给吸了进去。

    邪冰反手斩断趁黑偷袭夏鸢的一个魔兵,高声喊:“小羽快过来!”

    离魔门最近的魔将突然发出一阵狂笑:“别做梦了,你们带来的那个人已经变成我们大人复出后的第一餐啦!灭哈哈……”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从半空跌落下来,身体想被戳破的气球般,滋……的灭了。

    出现在几人眼前的是淡淡的荧光围绕的年轻男子,他背后的荧光赫然是五枚颜色各异的灵珠,即便是离这么远的距离,在场的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巨大力量。

    男子收回脚,指了指开了大半的魔界之门,对三人说:“那啥,我去收拾一下残局,顺便把那丫头带出来,你们再坚持一会儿!”

    三人:“!”你谁啊?

    那人却已经身形一闪,转身就要冲入魔门,一股大力将他排斥在外。男子再接再厉往里冲,又被挡在外面。

    众人:“……”

    凌尘:“……”

    这就有点丢人了!

    魔界,

    漆黑地面的草叶枯萎在地,一个赤红的身影缓缓踱步走到那花前,莹白如玉的手轻轻扶起那低垂的花枝,

    奇迹发生了,

    枯萎的枝丫缓缓抬头,一股浓郁的生命力量从她的手心流入,花枝颤颤巍巍的扬起瘦弱的花骨朵,噗地憋出一朵小小的白花。

    “亲亲主人,咱们等下去哪儿?”

    小黑不止一次的朝那边的大门方向张望,它感觉到有强烈的召唤意志从那边传来,但再强……也强不过主人哇!

    云凌羽笑眯眯的拍拍它的手臂,小黑顺从的将她放在自己肩膀上,她将摘下的那朵小花戴在它耳朵上:

    “外面应该打的差不多了,该魔祖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