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7章 难不成是师徒恋

    山谷处百花齐开,一栋栋小竹楼高高的立在山谷里。而每一栋小竹楼的四周,都有灯笼亮着,像是专门为归来的人准备的。

    而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缓缓的流动在百花深处,竟像是仙境一般。

    云霄的表情也是轻松的,他笑着拉动一颗大柳树上的一根麻绳,然后整个山谷都响起了一阵铜铃的声音。

    “师傅……”

    轻灵的女声从其中一栋小竹楼里传出来,下一刻,云想想和云境就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向着云霄扑了过来。

    而云霄直直的向后仰,直接躺在了软软的草地上。

    “你这丫头,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这样?!”

    云霄很无奈,小徒弟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是个孩子心性。

    “师傅,徒儿在这里等了你多少年了,就不能让徒儿任性一回?”

    说着她还哭了起来。

    云想想和云境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和外曾祖母的相遇,竟是这样的情形。

    “你的增外孙都在看着呢,也不害臊!”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害臊的!?”

    云渺嗔怪的瞪了云霄一眼,然后这才从他身上爬起来。

    她身穿的是一身红色古装,就活脱脱电影里走出来的古代倾城美人。!%^*

    头上挽的发髻云想想不知道是什么样式,很美很素雅却又仙气逼人。

    比他们拍古装的时候,好看一千倍。

    而云想想和云境也是这个时候才看清,这个曾外祖母,怎么如此年轻?

    咋一看,她跟云想想,简直就像是双生姐妹一般!

    好惊悚。(!&^

    难怪当初云霄第一眼就认错了云想想。

    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简直了。

    “怎么,被我的美貌惊呆了?真是没见过世面。快进来吧,这次最多给你们呆三天,然后你们兄妹两就出去继续赚钱,往后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的隐居生活。”

    那嫌弃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血缘关系的样子。

    云想想:……

    云境:……

    这是真是的外曾祖母?

    他们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毕竟,云想想的师傅也是云霄,她觉得叫外曾祖母师姐,比较恰当,毕竟,那张脸,真的好年轻啊……

    到底怎么保持的?

    “师傅……”

    云想想向云霄求助。

    云霄笑着摇头,“她就是这么个性子,你们不要大惊小怪,很快就习惯了。”

    云想想and云境:一时难以习惯啊!

    “那我叫她……师姐?”

    云想想试探的问。

    云想想摆摆手,“随你喜欢。”

    他们云归门,不拘小节。

    “那我呢?”云境也有点懵。

    “哥哥,你随我叫吧。”

    云境略略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进了小竹楼,云渺给他们泡了茶。

    那样古老的泡茶手法,云想想还是在古籍里面的图画看到过。

    对于云归门,越来越好奇了。

    “渺渺,一会你做饭吧。为师嘴馋了。”

    他咂咂嘴,似乎很怀念。

    云渺却轻哼一句,“馋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么一顿!”

    “渺渺,给为师一点面子!”

    云霄似乎很头疼的样子,但其实他对于云渺这个徒弟的疼爱,看得出来,绝对是云想想比不上的。

    不过云想想也不会计较这个。

    云渺双手叉腰,对着云霄嘟着嘴,“哼,谁让你跑出去历练多年不归,不然我也不可能出去找你!更不可能惹出那么多事情!”

    说起这事,云渺就生气。

    在云归门呆的好好的,以往出去历练都是有归期的。

    偏偏那次出了意外,怎么都等不回来。

    云霄更是脸红,那些年在荒岛的日子,不提也罢,不提也罢,若不是宫腾他们,现在他可能还出不去呢。

    唉……

    往事不可追。

    而云想想和云境,在他们的谈话中,感觉到了一点点异样。

    师傅和师姐,怎么两人相处的时候怪怪的……

    难不成是师徒恋?

    可他们兄妹两,可是云渺的后人啊!

    好乱……

    貌似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兄妹两识趣的闭嘴。

    云渺跟云霄斗了一下嘴,最终还是去做饭了。

    本以为云渺的手艺绝对是天上有,地下无的。

    不然师傅也不可能念着这么久啊。

    然而等云渺将两盘看不出是什么菜的菜端上来时,云想想和云境的嘴角同时抽了抽。

    云霄夹了一块,黑乎乎的,放进嘴里。

    “果然还是那个味道!”

    他差点要感动哭了。

    要不是他的表情很正常,听着这话,都让人误以为这是天下间的美味了。

    这……

    师傅怕不是受虐狂?

    反正云想想是下不去口。

    所幸云渺也没有逼迫他们兄妹吃。

    “我没有做菜的天赋,你们不要学他,省得一会脚麻。”

    脚麻……

    已经很委婉了。

    兄妹两默契的对视,然后松了一口气。

    云渺又笑着说道。

    “虽然我做菜不行,但是我美容很在行。”

    “那是那是!”云想想附和着。

    她这张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隔了这么多辈分,竟然还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云想想绝对会多想。

    云渺很满意云想想的附和,她抚脸叹气,“唉,可就是因为我太在行了,在外面还要故意遮掩,不然人家以为我是什么妖怪,真是麻烦。”

    那些年,在外面,装成老女人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幸好回来了。

    她挑眉一笑,又说,“我知道你羡慕我,但这是你羡慕不来的。若是早些年你开始练武,倒还有机会。”

    云归门秘法之多,自然要从小学习。

    云霄忍不住提醒。

    “渺渺……你在孩子面前这样说,不是戳他们心窝吗?”

    这种神技,没看到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然而当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

    见得着却得不到的心情。

    难受啊!

    云渺不以为然,“这是事实啊!”

    云想想:她其实没想那么多的。

    “对了,你娘还在吗?”云渺突然发问。

    娘……这个词……

    让原本想要哀伤一下的云想想,瞬间衔接不来。

    云境接了话,“云家,就剩我们兄妹了。”

    云渺听到这话,大喝一声,“什么?我拼死拼活生下来的孩子,传到你们怎么现在只剩你们两个了?这么多年,难道不是应该变成一个大家族吗?我还特意规定云家的女人来继承家业,让男人入赘,这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