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0章 大老板的怒火

    在那晚之后,顾小漠再没跟傅隽川见面,只是隔着余凯定,问着傅隽川的伤势。她的内心,还是希望傅隽川能把骨髓捐给念念,但却做不到为了这件事,去做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让顾小漠没料到的是,和傅隽川的关系淡了,和大老板的关系反而更好了。

    大老板时不时会来跟她聊天,本来失恋的顾小漠对一切事情都不热衷,但大老板毕竟是间接给她发工资的人,她不敢造次。这一来二往,她也渐渐习惯每天跟大老板分享一下当日的见闻。

    这天,大老板又发来信息,顾小漠正要点击查看,便接到了梁简的电话。

    “梁简?什么事?”自从那日师门宴后,顾小漠好久没跟梁简联系了。

    电话那头的梁简很高兴地告诉她:“师姐,你不是重新画油画了吗?五年一次的玉兰杯比赛公开接受参赛者报名了!”

    顾小漠听到“玉兰杯”这三个字,脸上露出一丝怔然。

    玉兰杯在艺术圈的地位相当于影视圈中的金像奖,当年顾小漠之所以能进叶温疏的门下,就是因为她参加了这个比赛,当时是评委的叶温疏一眼瞧中了她的作品。

    也是因为玉兰杯,顾小漠才会认识傅隽川……

    一想到这里,顾小漠脸上露出几分恹恹之色。

    电话那头的梁简说:“你一定要去参加,只要能得个小奖——”

    “我不想去参加。”顾小漠提不起兴趣地说。

    “为什么?”

    顾小漠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我现在水平很差,肯定评不上名次的,我还不如算了。”

    梁简恨铁不成钢:“师姐!你的斗志呢!”!%^*

    “好啦好啦。”顾小漠说,“念念快要放学了,我要挂电话了,改天再聊。”

    “喂喂喂——”

    顾小漠逃避式地挂断电话。

    手机屏幕上的通话页面撤下,她和大老板的聊天框露了出来,顾小漠看到大老板给自己发了一个链接,她点开一看,竟然是玉兰奖的参赛介绍。

    仙人掌:参加这个。(!&^

    钱:不啦。参加这个,我总会想起那个人。

    这之后,顾小漠就去幼儿园接念念放学了,念念的手工作品得到老师表扬,之前在课上画的画甚至被老师送去参加比赛了,老师跟顾小漠说这些事的时候,顾小漠骄傲极了。

    可是念念却一脸不高兴,拉着顾小漠的手,急着要回家。

    顾小漠追问:“念念怎么了?好像不高兴?”

    念念都不回应。

    老师告诉顾小漠:“她和朋友闹别扭了。”

    顾小漠愣了愣。

    念念虽然在博西先生和傅隽衡的引导下,性格比以前好了很多,但社交障碍依然存在。她在这所幼儿园的唯一朋友,只有周名煜。

    不过这个年龄的朋友,吵架是很正常的吧!

    回家的路上,顾小漠没问念念什么话,等到回了家,念念一股脑扎进画室,顾小漠煮好饭叫她出来吃,她都不搭理。

    顾小漠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她走进画室,见念念的画杂乱无章,一片混乱。

    “念念,你和周名煜吵架了?”顾小漠蹲在念念身旁,柔声问。

    念念一开始不肯说,还是顾小漠三番五次追问,她低下头,很难过地说:“周名煜说讨厌我。”

    顾小漠抱住念念,心疼地说:“念念很伤心是吧?”

    “他说我有爸爸,所以不想再跟我说话。”念念抱着顾小漠的脖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顾小漠愣了愣。

    虽说两个小朋友之前都是单亲家庭,但是念念认回傅隽衡之后,周名煜还是很替念念高兴的,之前还跟傅隽衡玩得很好,问傅隽衡要鱼呢。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念念哭得厉害,顾小漠再问不出什么话,只能耐心地哄,最后念念还是闷闷不乐,晚饭也没吃几口,含着泪睡着了。

    顾小漠给念念盖好被子后,去阳台给傅隽衡打电话,原以为傅隽衡能提点好建议,或者让她解解惑——

    “那臭小子竟然敢欺负我女儿?!”傅隽衡说。

    “……”顾小漠呆滞了一会儿,弱弱地提醒,“现在我们是不是要找点对策让他们和好?”

    “为什么要和好?不做朋友更好,我还怕念念小小年纪就早恋呢。”

    “……”顾小漠深呼吸几口,艰难地开始给傅隽衡科普阿斯伯格综合征这个病症。

    这通电话打了一个小时,结束时,顾小漠的手机都快没电了。

    匆匆洗完碗,顾小漠重新坐到电脑前,拿起工作手机,才发现大老板连连给她发了好几个信息,顾小漠赶紧给他回信息。

    钱:不好意思,刚才和孩子爸爸打电话了,没时间看这个手机。

    此时坐在会议室里的傅隽川看到这条信息,狠戾地咬着下唇。他满腔的醋意无处释放,只能重重地敲着屏幕,敲得噼啪作响,大有要将手机当场敲碎的架势。

    一旁的余凯定及一众高管在这股冷空气下瑟瑟发抖。

    等傅隽川放下手机,大家开始给傅隽川回报工作。

    “……傅总,陈尔珍那边已经上了勾,越过傅隽衡接下了这个项目,不用三天,傅隽衡就得替陈尔珍收拾残局而出差德国。”一位高管说,“不到一个月,这个问题都搞不定。”

    傅隽川眼底寒意深深:“还需要三天???”

    高压之下,没人敢应话。

    最后还是余凯定硬着头皮回答:“傅先生,三天时间是必须的,再缩短时间,傅隽衡会看出破绽的,到时候他起疑,更关注傅正林那边的话……”

    傅隽川拇指狠狠摁着食指指节,他深呼吸一口,咬牙切齿地说:“那就三天吧,散会。”

    员工们鱼贯而出,傅隽川独自坐在老板椅上,生气地给顾小漠回信息。

    仙人掌:打什么电话。

    仙人掌:有什么好聊的。

    不多时,顾小漠回复了。

    钱:???

    钱:听起来你很生气?

    第一,顾小漠觉得大老板这怒火来得莫名其妙,第二,她觉得大老板的作风好像有点熟悉,就好像……

    手机“叮”的一声,打断了顾小漠的联想,她低头一看,是大老板回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