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92章走远点

    旁边的小墨小脸粉嫩,眸光晶亮,倒是没啥反应,继续戳着盘子里的玉米酥吃,在心里嘀咕一声,活该,谁叫你欺负我妈咪!

    轻柔哄了上官皓两句,让他的脸色不再那么铁青吓人,秦沐语片刻之后才起身,缓步走到那失措的女仆面前,用圆润好听的英文流畅说道:“我来吧,可以吗?”

    女仆半信半疑,有些护主,却还是被她的温婉气息感染,让开了一些。

    谁知道曼莎一察觉到她的靠近就变成了小老虎,“蹭!”得一下回眸瞪着她道:“你让开!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安慰我,走远点!”

    有些尖锐的话,听在上官皓耳朵里,又是一阵刺耳。

    他俊逸的眉微微蹙起来,冷冽的眸横扫了过去。

    曼莎触到他冷冽如冰的眼神,一下子又害怕起来,心脏的刺痛感连连袭来,终于疼痛积累到一定的地步,她着泪推开椅子站起身,声音嘶哑地喊道:“有什么了不起!不需要你次级我,不需要你用这种话来让我难受!我不过是在勇敢追求自己的爱罢了,我一点都不丢脸,不羞耻!你们凭什么拿这种目光看着我,凭什么?!”

    她说着就抓起一个汤盅摔到了地上,一声脆响,很是骇人。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看着她在别人的地盘上发脾气,甚是无语,又无可收拾。

    此刻的小墨用叉子叉起一块玉米酥放到嘴里,小脸粉嫩,举着叉子一边吞东西一边模糊说道:“阿姨是你先不道德哦……你构音我爹地,欺负我妈咪,企图破坏人家家庭……现在被我爹地说了两句你就哭……切……你是坏人你凭什么哭啊……想拆散小墨爹地妈咪的人最不要脸了……”

    稚嫩的嗓音,一字一句清晰地在大厅里响起,钻入了曼莎的耳朵。

    小墨优哉游哉说完,小脸无辜而粉嫩,翻个白眼继续跟盘子里的食物作斗争,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指头一戳地下:“啊。你还摔伯爵爷爷的汤盅,你好没有家教哦,你爹地妈咪没有教过你,到别人家做客要听话礼貌吗?”

    曼莎此刻的脸,宛若是被猫爪子狠狠挠了几下一般,滚烫的眼泪困在眼眶里闪烁着不肯跌落,被一个小小的稚嫩孩童说得羞耻抬不起头!她攥紧了自己的裙摆,倒退了两步,接着痛哭着跑上了楼梯。

    那一幕,颇有些要跑到最高层一头栽下来了却残生的味道。

    伯爵大人吓得不轻,让侍卫和佣人都赶紧跟着上去看看。!%^*

    小墨的表情煞是无辜,他眨巴着清亮的眼睛看着周围的人,害怕自己一时说错话做错事,看完伯爵爷爷就看爹地妈咪,只见所有的人里面只有爹地看着他的目光是輮软温和的。

    上官皓修长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深邃的眸光宛若一片星辉笼罩住了小墨,柔声道:“小墨乖乖吃东西,晚上爹地带你玩游戏。”

    小墨清亮的眼睛倏然瞪圆,一下子清楚了,爹地这是在奖励他!

    “好哎。!”他举起双手双脚,在椅子上就蹦跶着开始欢呼。

    秦沐语微微担心地看了一眼楼上,小脸浮现出一丝哭笑不得的味道,走回上官皓身后,小手佯装掐他的脖子:“你啊,都教了孩子什么……”(!&^

    上官皓抓住她的手,眸色宠溺,嗓音温厚低沉:“怎么,不聪明可爱么?”

    秦沐语笑着摇头,想从他掌心里抽回手去,却已经抽不出来了。

    伯爵大人眼看着他们一家还是其乐融融,这才放心了些。其实他也能够看出曼莎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却没先到仅仅是Joe的三言两语就将她挡得死死的,让一切都没有了再进展的理由。

    三天后。

    曼彻斯特的天色蓝得要命。

    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里,一场演讲圆满落幕,讲台上那个清新柔美的东方女子腹部微微隆起,温婉清美的模样更添了几分美丽动人,合上教案的瞬间,整个礼堂里掌声爆满。

    她将东西收拾了一下走进后台,接起了桌上正震动的手机。

    “喂?”

    “是,我讲完了,还算成功,”她笑着说道,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光芒,“可是Sandy我告诉你啊,下次你要再因为开跑车撞人而请假我再也不帮你代课,你就拖着你那打着石膏的推过来自己讲吧,讲一些身残志坚的题材,保证别有一番风味。”

    电话里,那个撞了人还敢大呼小叫的女人果然抓狂起来。

    秦沐语只是笑,再不搭腔,必须让她好好受一下教训不可。

    “你少来,”她一句话将Sandy打回原形,“Joe根本就不让我在怀孕期间帮你代课,你再咋呼得给他知道了,有你受的!”

    Sandy果然在另一端哀嚎起来……

    “叩叩叩”,办公室房门被轻叩。

    秦沐语笑转身,看到一个人影,她的意识恍惚了一下,这才看出来这是卸妆后穿着便装的曼莎,她红唇依旧艳丽,发丝盘起,妖娆垂下几缕,身后还有人帮她拖着行李,看这架势是要走了。

    “我不跟你说了Sandy,有客人,下次找你聊。”她浅笑,挂断了好友的电话。

    “这是要离开曼彻斯特了吗?回伦敦,还是去哪里?”秦沐语看着她浅笑问道。

    曼莎挑了挑眉。

    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但是她这样高傲的性子却没有改多少,血红的唇瓣开启,清晰道:“没打算回伦敦,我可能要再去趟非洲,行程三个月左右,入冬才回来。”

    秦沐语点点头:“是吗?也好。”

    曼莎的神色认真了些,纠结了片刻还是说道:“我还是不太明白所以想来找你问问,Joe生性冷淡,在查理斯家族十几年的时间内人尽皆知,包括他去了中国几年,回来之后无论是在公司运营还是在为人处世的手段上,都依旧狠绝无情,可偏偏对你不同,难道就因为你孕育了他的孩子吗?你到底是怎么改变他的?”

    这样优秀的男子,姹紫红却独爱那一朵,对世间万物都可残忍无情,弃之如草芥,却偏偏将她捧在手心里疼。曼莎嫉恨着,却也疑惑着,辗转反侧,百思不得其解。

    秦沐语无辜地笑了笑,摇摇头,眸光清澈如水:“他没有改变啊,一直都没有变过。他的温柔一直都有,只是很少人看到而已,公主你不必忌妒,任何的事情都会有代价,被他爱的确很幸福,可是得到爱的过程却很煎熬,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等价,你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