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91章让你爹地多带你来爷爷这里玩吧

    不过就是贵族气太重的一个公主而已,她秦沐语也许有气量跟她来回周旋,一些难听的话说说也就罢了,可小墨却是她的心头肉,她居然也敢指指点点挑三拣四,简直让人不能容忍。

    上官皓薄唇淡淡抿着,完全能读懂她眼底的坚韧与自卫,圈紧她在怀里,悉心疼着。

    想来倒是他这个做丈夫的不合格了,竟让她独自面对这些糟糕的事。

    曼莎在餐厅等了二十分钟都没等到人,再优雅的气质也守不住了。

    伯爵大人在对面礼貌地让她先用餐,她浅笑着拒绝,不断看向门口,掌心里被自己指甲掐出的月牙痕又在隐隐地疼,她简直很想出去看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就在她耐心失守的瞬间,那一对璧人从门口晃入了眼帘。

    小墨古怪精灵的模样从他们身后小跑进来,清脆叫着“伯爵爷爷!”,跑到了伯爵身边爬上旁边的椅子,跟乐不可支的伯爵亲密地说起话来。

    “呵呵呵,乖小墨,喜欢伯爵爷爷这里么?”伯爵眼睛笑成了一朵花。

    “喜欢!”小墨清脆回答。

    “那以后让你爹地多带你来爷爷这里玩吧?”

    “好。”小墨拖长声调说着,粉嫩的小手指着中间的一盘菜,“伯爵爷爷,小墨想吃玉米酥。”

    伯爵乐得合不拢口,立马遣人把菜端到了他面前来。

    曼莎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那一对相拥的璧人身旁,这样近距离地凝视着他的俊逸眉眼,魅惑逼人,她心绪难平。可他的温柔体贴,倏然融化的冷冽霸气,却都是朝着另一个女人而来。

    眼底发酸,曼莎强撑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悲伤,只是轻飘飘扫过秦沐语一眼,幽冷的嗓音在餐桌上响起:“秦小姐,请问你有没有听说过查理斯家族的三大家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诚信,自律,守时,Joe是整个家族的既定继承人,你就是这样当他太太的?”

    她也不想挑刺,只是看到他们亲密无间的画面,话就已经从嘴里淌出来了。!%^*

    秦沐语的小脸,迷茫了一下。

    她扭头看向上官皓,柔声轻问:“……有这个吗?”

    她着实是不知道的。甚至当初查理斯家族的传统习俗。要在嫁入查理斯家族的女子身旁刺青家族图腾,都因为她在孕期,又怕疼,所以直接免了。

    上官皓的手掌轻轻梳理着她輮软的发丝,眸光扫向她,淡淡开口:“在你这里没有。”

    在她的身旁,任何的规矩都是白扯,她若是喜欢就做,若是不喜欢,谁又敢强逼?(!&^

    “Joe!”一声怒极攻心的呵斥,伴随着剧烈的拍桌子声响起。

    曼莎脸色涨红,一脸恨,震惊,不解地看着上官皓,颤声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你家族的规矩,你居然会娶一个如此不懂规矩,没资格站在你身边的女人!”

    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让上官皓的脸色史无前例地暗沉了下来。

    小墨也在对面吓得戳掉了一块玉米酥,接着就皱着小眉头好可惜地看着地下。

    他停下了手里所有动作,修长的手指攥着纸巾稍微擦拭了一下指腹的油腥,接着抬眸,冷冽地凝视着曼莎,薄唇轻启:“我娶什么样的女人……需要你教我?恩?”

    曼萨也没想到他会瞬间变成这幅模样,吓得小脸苍白,手脚都无处放。

    上官皓带着寒冽气息的眸子依旧盯着她,冷漠如冰,不顾任何人的在场缓声继续说道:“我应该娶个什么样的女人?身份尊贵,美貌无双,大方得体,才情满贯……这样够么?还是你觉得只有你这样货色的女人才配得上我?”

    他甚少这样冰冷尖锐地讽刺一个女人,口吻寒冽,丝毫不留情面。

    曼莎瞬间被“货色”两个字羞辱得无地自容!她眼里了泪,掐紧自己的掌心盯着他!

    秦沐语都有些看不过去,下意识地觉得这话重了,小手轻柔地拉过他的胳膊,上官皓的手掌却冷冽地反握住她的,紧紧攥在掌心里,肆无忌惮。

    他深邃的眸依旧冷得发青,薄唇继续吐字:“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不介意告诉你……如果有天我娶了一个女人,那应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爱她。

    知道什么是爱么?不懂的话可以去查查字典,或者问问圣母……而至于我们到底是怎么相爱,怎么走到现在,应该不必跟一个不相干的讲太多,你说呢?”

    那样干脆直白的话,让曼莎的眼泪就快滴落到桌子上了!

    谁说她都没事……她的高贵是在骨子里的,谁说她都可以认为对方是在无理取闹,是在嫉恨,是没有修养!可偏偏只有他!三眼两语就能把她的高贵从骨子里挖出来,狠狠踩在脚下!

    他所有的话,不过就是在对她说一个词,她不该,千不该万不该,太“自以为是”!

    伯爵干咳了一声,看到这种场景下意识地想要化解:“额,Joe……”

    “而至于你刚刚说的家训。”上官皓旁若无人,冷冽的嗓音再次优雅地想起,清冽的眸扫过一眼桌上丰盛奢华的菜肴落在曼莎脸上,掌心握着心爱人儿的手,嗓音都变得低哑暗沉,“的确是有那么回事。只是我甚少爱人,一生就爱那么一次……就喜欢这么惯着,惯得天翻地覆都无所谓……那又如何?”

    向来,他不习惯言语,不习惯诉说,知趣的人都该缄默不言,由着他去。

    站在云端的人,只该有这样的威严与魄力,哪怕真的徇私都让人不敢多言一句。

    可是偏偏有人好死不活地质疑。挑衅。

    他不是没有忍过,只是对方,太执迷不悟。

    曼莎公主的眼泪终于“吧嗒”一声掉落在了桌面上。

    这样的眼泪一掉,倒是真的像极了传说中整个英国最美丽的混血女子,宛若被玫瑰刺伤般可怜与凄楚,哭都哭得那样动情。

    整个饭桌都像是被人砸了一般,混乱,尴尬,悲情与冷然同时上演。

    女仆大惊失色,赶忙上前安慰着曼莎公主,用听不懂的语言在她耳边说话,这查理斯皇家别墅的眼睛一抓一大把,她们公主怎样都不要紧,可是如此失态的事情若是传到媒体和哩雪女皇那里终归是不好。伯爵此刻也慌了,起身绕过桌子安慰着曼莎。

    纵是刚刚再恨她,如今看到这幅场面,秦沐语的心也不由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