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90章不许一丈之内有人

    他板着小脸,粉嫩的小指头戳向了曼莎,不满道:“请你不要靠我妈咪这么近哦,我爹地讲了,不许靠近妈咪一丈之内,男女都不、可、以!”

    专属孩童清脆而毫不客气的嗓音,在一片宽阔的树荫下大声响起!

    曼莎公主瞪大了眼睛,顿时被这小孩子的狂妄气得脸都白了。

    秦沐语小脸也瞬间尴尬了一下,清澈的水眸闪过一丝光芒,轻柔的声音叫他:“小墨!”

    她接着一个轻盈的抛物线将球抛回给小墨,温柔地笑着说道:“你先跟狗狗玩,记得不要跑太远,妈咪跟这位曼莎公主只是有话要说,不要紧,也别告诉爹地了知道吗?”

    小墨跑过去抱住球,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沙子公主石头公主,隔着远远的距离拱着小鼻子朝她哼哼地挑衅,粉红红的脸蛋透着天然的傲娇气!

    曼莎脸上的血色都快有些挂不住,被唇上殷红的颜色衬得愈发苍白!她见多了贫困区里面温顺可怜瘦骨嶙峋的孩子,每次去了大多都把她当天使一样围着,就只有眼前的这个傲娇的小男孩,简直……简直没有家教!

    “抱歉公主,”秦沐语歪过小脸轻声道歉,“小孩子不懂规矩,您不要见怪。”

    曼莎冷冽的眸扫过秦沐语的脸,放肆地冷笑了一下,轻蔑道:“小孩子不懂规矩一般都是大人教的,就算是Joe的孩子,我想你们也应该早点教他什么是尊卑贵践……”

    尊卑贵践,这四个字,她字字切齿,吐得缓慢嘲讽。

    秦沐语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要拿修养来对抗她的无理取闹,嗓音柔而清冽,着笑轻声打断她:“不好意思……我家宝宝受的是最先进的西方教育,最基本的理念就是人人生而平等,他不懂什么是尊卑贵践,但他懂什么是亲疏远离。”

    她也轻声咬字,以牙还牙,眼眸里闪烁着璀璨如星辰的光芒,美不胜收。

    曼莎仅存的一些耐性也瞬间被消磨殆尽!

    女仆看出了端倪,在此刻缓步走上来,用古老的语言跟她低声说着话。不是英文,秦沐语听不懂也懒得听懂,维持着的修养和礼貌也不想再坚持,既然赔尽笑脸与耐心都无法讨得她一丝欢喜,她又何必委屈自己?

    曼莎攥紧的双手这才缓缓松开,浑身似乎快要爆开的怒火也强制着压了下去。!%^*

    眸光流转,曼莎脸色依旧冷得发青,不客气道:“时间差不多到了,我先去餐厅赴宴,你等会带着你的宝贝儿子也来。不过记得,让他洗干净再过来,我有一点点洁癖。谢谢。”

    说完曼莎就提起裙摆,昂着下巴转过了身,在女仆的引领下朝着餐厅走去。

    而清晰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的秦沐语,笑的清眸里面瞬间闪过一丝冷冽!

    她巴掌大的小脸抬起,凝视着曼莎公主离开的方向,心情也越来越冷,勾起一抹笑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轻言低语:“对不起啊,宝宝,妈咪不该高估对方的修养和智商,所以才让你也跟着听了这么多污言秽语……真是糟糕……”

    奢华的午宴整整摆了一大桌子,前方的墙壁上悬挂着的是哩雪公主戴着皇冠的尊贵画像,上官皓起身去找自己的娇妻爱子,眸子里除了天然的霸气之外透出一丝难掩的温柔。(!&^

    可一向矜持如她,此刻却用小手抓了他的大掌,拉开他的臂膀如猫儿般蜷缩进他的怀抱里面,上官皓浓密的睫毛一颤,垂眸凝视着她的动作,被她的热情主动和那輮软至极的触感次级得浑身闪过一丝燥热。

    他的手掌忍不住收紧她的腰,薄唇抵住她的发丝,低低道:“怎么了?”。平日里都不曾这样,还总是嫌他禁锢得太紧,今天倒是自己缠上来了?

    上官皓眸色深深,只觉得这样的她更加娇羞可爱。

    秦沐语明媚的小脸抬起,浮起一丝悱恻的红,柔声道:“没怎么,就是想让曼莎公主看看什么叫做恩爱,什么样的男人该觊觎,什么样的男人最好想都不要想。”

    她微微傲娇的口吻,宛若红带刺的玫瑰,眸光发亮,透着一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冷冽气质,像是……被微微逼急的小猫。

    聪明如上官皓,几乎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心里的暖意和冷冽同时重装着心脏,上官皓优雅而缓慢地垂眸,眸色深邃,带一丝红,缓缓抵住她的额头,感受着她小脸上卓热的温度,低哑道:“什么样的男人最好不要想,恩?”

    他故意问道。

    秦沐语小脸微红,灿烂的阳光在上面倒映下细碎好看的光斑,贝齿咬住红的唇瓣,她清澈的猫样儿的眼睛一瞪,傲娇而清脆吐出两个字:“我的!”

    我的男人,最好连想都不要想!

    这样干脆直白而赤果的话,让一向沉静如水的上官皓笑出来,俊逸的嘴角弯弯地勾着,透着无限的魅惑。他抱紧了怀里的小女人,鞣着她的发丝按住她的后脑,朝着她红可爱的嘴角吻了下去,心里爱得不行,恨不得能将她一口吞到肚子里。

    与此同时,一丝冷冽也在他内心深处强制压着。在自己的地界上他向来不喜与人冲突,一方面顾忌对方在皇族的身份与影响,另一方面不让惹得一身腥,甩都甩不掉。可如果连他身边这只温顺好脾气的猫儿都能惹急,那说明对方实在是闹过了头,也闹错了地方。

    如此悱恻地嬉闹一阵,午宴都已经开始,侍卫来催了,说曼莎公主都已经就座。

    上官皓舍不得松开她,柔声问:“想进去么?”

    秦沐语还沉浸在自家男人的温柔乡里,自然不愿再进去面对那张绝美却高傲的脸蛋,可终归是来赴宴的,她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小脸扭向侍卫,清澈的眸子闪烁着聪慧却狡黠的光,礼貌笑着:“说我们马上就来,让她等等。”

    侍卫领命去了。

    上官皓眸色深深,身影挺巴优雅,宝贝一般圈着她,浅笑中带着一丝玩味,她想做什么都由着她去。

    “想等多久,恩?”他的薄唇贴过来,轻轻覆盖着她的,呢喃问道。

    “等到她耐心没了为止!”她清澈的水眸颤动着,笑意盎然,一本正经中透着小小的嚣张,“既然是打着跟查理斯家族私交的幌子而来,那就应该懂得客随主便的道理。在这里怎么猖狂都没事,可猖狂到对人指手画脚,那就是她的不对了。”

    她清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