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几时逢- 第34章 一如往昔,垂丝柳在线言情
秋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4章 一如往昔

    “呵,从小在那种地方摸爬滚打的滋味你不曾尝试过,自然轻描淡写,不过白惜寒你看好了,往日的慕容临可以将我捧在手心,现在也可以为了讨好你把我送到你手上随意处置,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自己想清楚……”白梓柔说完,仰起头疯狂的笑了起来,慕容临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一把拉开了白惜寒,才发现躺在地上的女人竟然咬舌自尽了,“白惜寒,我看你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白梓柔想到自己大势已去,既然过着被人蹂躏的日子,那还不如在这里自我了断,不过,就算她选择死,也要给这两个人未来的日子添堵,慕容临脸色铁青的挥挥手,示意人把她的尸体抬了出去。

    这一次,似乎是他考虑得不够妥当,白惜寒被这血腥的画面惊吓到了,拍抚着胸口,脸色惨白,那凄厉的声音却挥之不去在脑海里回响着,“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白惜寒不得不承认白梓柔的话说到她心里去了,谁知道慕容临会不会再爱上另一个女人,到时候的她,怕是也会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白惜寒,你不要听她的胡言乱语,我……”慕容临抓住了白惜寒的肩膀,他有许多话想要说,可是却被白惜寒冷冷地打断了,“我累了,需要休息。”

    慕容临看着她那失了血色的脸,终究还是点点头,“带夫人回去好好休息。”

    这一夜,白惜寒辗转难眠,她脑海里始终回响着白梓柔临死前的呐喊,让她整夜都在做噩梦。

    慕容临处理完堆积如山的军务回到房间,白惜寒已经睡下了,只有昏黄的蜡烛勾勒着她美丽的曲线,显得那般的诱惑,他深吸一口气,却没有做什么,轻轻地搂住了那熟悉的身体,轻轻地吻在了她细碎的发丝上。

    “现在说你或许听不到,但,惜寒,我不会放你离开,未来我要许你半生安宁,不论你现在信或者不信,我会做到……”

    不知是不是梦中听到了他的话,白惜寒紧蹙着的眉头舒展了些许,慕容临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目光里是如水般的温柔。

    ……

    慕容临倒也没有在逼迫白惜寒做些什么,每天晚上他处理完事情都会在白惜寒的房间里待一会儿,看着她,便觉得身上的所有疲倦都消失了,哪怕,白惜寒从来不肯回身来看他一眼。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慕容临本以为一切都会这样安定下来,但却得到了消息,敌人终究还是要来了,偌大的城市被恐慌的氛围笼罩着,人人都在思考着如何逃命。

    但慕容临却不能逃避,毕竟,这里是他的国土,他不能眼睁睁的拱手让出去。

    “少帅,很快这里就不安全了,您看?”

    慕容临的脸上布满了青色的胡茬,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前几日有敌军送过来的邀请函,意思是要招安他,允许他拥有和现在不分上下的地位,只不过,慕容临当场就拒绝了。

    他不能做这种断子绝孙的缺德事,“家里那边怎么样了?”

    “夫人他们已经被送到了码头,应该很快就能逃出去了,少帅,您也必须……”

    慕容临想到白惜寒,脸色柔和了一些,随即,面色却更加凝重,他明白副官的意思,但他,却不能做一个懦夫,那样的话,白惜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会一辈子抬不起头。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喊声,“不好了,他们杀进来了!”

    慕容临眸光一冷,看着外面那一片人潮涌动的混乱,“副官,快带一批人回去,把家里的女眷送出去,剩下的人你们随我一起阻止他们,不能让他们对我们的同胞下手!”

    说着,他站起来,看着那些在城里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人,将手里的手枪擦亮。

    本就残破不堪的城市被升腾的火焰笼罩着,到处都是呛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浓烟,慕容临躲在墙壁后面,身边已经有熟悉的士兵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血腥的气味刺鼻,他却好像没有觉察一般地,机械的开枪,将那些侵略者阻止在前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所有人已经麻木时,看着那最后一批倒下的敌人,慕容临这才站了起来,“做得好,你们保卫了我们的家园!”

    “少帅,不好了,听说有一批人绕过了我们这道防线,找到了码头,好多人都在那里!”

    慕容临脸上的喜色还未漾开,就有士兵冲过来禀报,“该死,竟然对那些毫无还手之力的老弱妇孺下手,走!”

    另一边,白惜寒刚刚到达码头,就听到车门外传来了阵阵的枪声,那巨大的声响把车里的一群人吓的抱着头小声的哭泣着。

    “怎么办,似乎这里有埋伏,我们会不会死?”

    白惜寒心乱如麻,她清楚这些人多没有人性,若是被他们抓住了,死都是一种奢望,她倒是不怕死,可是她的孩子还没有看看这个世界!

    就在一群人绝望之际,慕容临带着一群人杀了过来,他就像是一尊杀神,不过一出现就立刻扭转了战局。

    白惜寒刚松了一口气,却突然来了一阵不祥的预感,慕容临方才还在城内,这么快就来了,会不会是有埋伏。

    “慕容临,小心,有埋伏!”白惜寒大声地叫喊着,旁边那些急着上船的人推搡着她,几乎要把她挤倒在地。

    话音刚落,慕容临还未来得及回头,突然远处就飞来了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肩膀,鲜血四溅。

    “慕容临!”白惜寒只感觉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就在这时,一群埋伏许久的人围了过来,方才还是优势的局面立刻逆转。

    看着被敌人团团包围的慕容临,白惜寒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白惜寒,赶紧走,别犹豫,你不是最恨我做过那些对不起你的事情,走吧,这艘船和白珺去的目的地是一样的,到那里,他可以好好地照顾……”

    慕容临话音未落,突然,又是一记冷枪打中了他的腿,男人伟岸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声音却依旧是那样的沉稳,“还不快带夫人离开!”

    白惜寒被几个下人拉扯着坐上了船,已经被挤得满满的货轮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动了,“慕容临!”

    白惜寒最后的呐喊,被海浪无情的吞没一般,她模糊着双眼,只能看到那道她爱过的背影踉跄了一下,身上似乎笼罩起一层浅浅的血花。

    白惜寒闭着眼睛,像是听不见怀里囡囡撕心裂肺的哭泣一般,她记起她第一次看到慕容临时,他挑眉浅笑看着她的模样,一如往昔……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