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几时逢- 第22章 无助,垂丝柳在线言情
秋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2章 无助

    白梓柔的表情那样柔弱无助,就好像她真的只是为了慕容临的身体,真的为此而十分难过般。

    “梓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我少帅府连个能存下东西的地方都没有?”慕容临压着怒火,但是,看向白梓柔的眼神早已经不复平时的温柔纵容。

    他这时候才发现,白梓柔似乎并非他想象中那般天真无害的小白花。

    “可是……我前几天找到的大师说了,姐姐是一尸两命,怨气极大,如果府里继续存着她的东西,说不准哪天她便会回来索命,我……我也只是不想府里家宅不宁。”

    白梓柔低着头,委屈地开口。

    她自然是不信白惜寒敢回来的,她活着的时候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已经死了?

    只是,白梓柔记得白惜寒有几本日记,上面记录了她和慕容临的那段回忆,平时她在的时候,没有机会去拿到,现在她都已经死了,自然是要尽快弄到手的。

    只要能将那份日记弄来,将两个人相处的细节牢记于心,就算慕容临再怎么为白惜寒难过她也不怕。

    因为,慕容临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即便她做的事情再过分,只要有救命恩人这个头衔在,他就绝不敢对她怎么样。

    只是,白梓柔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好,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或许,那些东西已经被白惜寒处理了。

    慕容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看着面前女人柔弱的脸,他心中的怀疑愈发浓烈。

    白梓柔和白惜寒不同,她身体柔弱,需要人保护,根本就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那么,当初她是怎么做到把自己从危机中救出来的?

    以前慕容临从未深想过这一点,如今想来,竟然觉得处处都是漏洞。

    “梓柔,我问你,当初救我的时候,你究竟是怎么做的?”

    慕容临忍不住问道,白梓柔表情一怔,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当初,就是我看到了中弹的你,心有不忍才把你救了出来,临哥哥,你怎么会问这个?”

    慕容临死死地盯着她,“你最好不要说谎。”

    “我怎么会说谎,临哥哥,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白梓柔心中有些慌乱,却不敢表现出来丝毫,看着男人的眼睛,眼泪滴滴滑落。

    “临哥哥,我知道姐姐的死让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不能因为这件事就颠倒黑白,当年冰天雪地中,我差点被人发现,却还是亲手把你救了出来,你看我的手,还留着曾经的伤痕呢。”

    说着,白梓柔举起双手,露出上面的几道伤疤,慕容临的目光暗了暗,“但是,你哥哥今天找了过来,说当年的事情是……”

    “临哥哥,难道你不清楚我哥哥对姐姐是什么样的感情吗?”

    慕容临终究没有再说话。

    因为,他也没有证据证明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烦了那样的错,害死了救命恩人不说,还让她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临哥哥,别想这么多了,好吗?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我们不醉不休,把这些事都忘了。”

    白梓柔见慕容临没有再追究下去,松了口气。

    但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现在,唯一能让她安下心来的,便是让慕容临给她一个孩子。

    有了孩子,不管真相如何,慕容临都不能再动心思把她怎么样。

    “不了,我没心情。”慕容临毫不犹豫就拒绝,但白梓柔却拉住他的手,“这么多天了,我们从没有好好地说过话,临哥哥,你是在生我的气吗?气我当时不应该因为姐姐的事情跑出去,连累了她,连累了你们肚子里的孩子?”

    “若真的是这样,那我……那我不如干脆死了,算是给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偿命好了!”

    说着,白梓柔狠狠心,努力地撞向了一旁的墙壁,慕容临自然不能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寻短见,现在家里已经乱做了一团,若是再出点什么事,日子还过不过了?

    “梓柔,你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我没有怪你。”

    “既然没有怪我,那就留下来。”

    白梓柔心中暗喜,她就知道慕容临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寻死。

    慕容临迟疑片刻,终究是没有再拒绝,既然白梓柔这样坚持,他就忍耐一下,当做是哄哄她。

    白梓柔赶快叫下人送来了吃食,一样一样,都是按照慕容临的口味去做的。

    只是,看着那些精致的菜品,慕容临没有丝毫的食欲,反而觉得心烦意乱。

    以前总觉得白梓柔聪明懂事,但现在时局这样乱,多少百姓在外面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她却只顾着自己享受,实在不像他曾经爱过那样善良聪慧。

    难道,以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伪装?

    慕容临见无法推脱,干脆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他倒也想看看白梓柔究竟想做什么。

    白梓柔哪里知道这些,见慕容临没有动筷子,殷切备至的备菜,还为男人倒了一杯酒。

    “临哥哥,这是我特意找来的药酒,能够祛风除湿,化解心头郁结,你试试?”

    这杯酒自然没有那么神奇的效果,但里面的确加了料,不是别的,而是白梓柔特意找来的催情药。

    这种药,无色无味,溶于酒液中,即便是华佗在世也发觉不了,而效果也是极为迅猛,卖药的人说过,只有沾上那么一点点,便是再贞洁的烈女,亦或者是柳下惠转世也绝对难以抵抗。

    慕容临在她灼灼的视线下轻抿一口,的确是好酒,只是他并没有心情去品尝,只是,片刻之后,他的身体上突然窜起一朵诡异的火苗,燥热由内而外的散发着,让他忍不住解开了一颗扣子。

    “临哥哥……”

    白惜寒看着男人那双锐利的眸子逐渐被欲望侵蚀,这才娇滴滴的凑了过去,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在慕容临坚实的胸膛上肆意磨蹭着,似是要将他的欲望彻底点燃一般大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