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364.是在怪我了?

    “唔,我有点私事,得马上离开。改天有机会再聊吧,你不会介意我先走吧?”

    苏微微有些为难地看向莫池弈,眼里充满歉意。

    一想到刚刚那通电话,苏微微就觉得有些头疼。

    她还在想着希望明雅能够出现,把她带走。

    没想到,就听到自己手机铃声响起。

    她本来以为,是明雅看到了她这边的情况,要给她支援了。

    可没想到,来电显示竟然是她给司睿廷设置的备注。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她看着莫池弈,心情忐忑地接起电话。

    莫池弈出于礼貌,也就不再开口,只是好奇谁打来的电话。

    “我要见你,现在。”

    苏微微刚“喂”了一声,就听到司睿廷霸道强硬的语气传来。

    她的心不由得漏跳了一拍,小心翼翼道:

    “在哪?”

    “你在哪?”!%^*

    司睿廷没有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抛出这么一句。

    “我……你说个地点,我去找你。”

    苏微微瞥了莫池弈一眼,然后对司睿廷委婉说道。

    “你不方便?”

    她能听到手机那端传来的话语,夹杂着丝丝不悦的情绪。(!&^

    “没有啊,我现在就可以过去找你。”

    苏微微对于当初的车祸追尾事件还记忆犹新,自然不会主动提到莫池弈,去触怒司睿廷。

    “不必,你要么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要么,我现在就去你所在的位置,去见你。”

    司睿廷显然对于苏微微的说法很是不爽,因此这会儿态度愈发强硬起来。

    “我现在,在和一个朋友喝咖啡。”

    苏微微并不怀疑司睿廷是在开玩笑,他说要来,就算她没有说出位置,他肯定也能想办法找到她。

    与其到时候场面变得难堪,她还不如先顺顺司睿廷的毛。

    只是,她不懂,司睿廷为什么突然这么急着要见她?

    好像知道她在干什么似的。

    想到这,苏微微心里很快想到了一张脸。

    Jim!

    “哦,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司睿廷这会儿的语气比之前缓和了些。

    苏微微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

    这个Jim,注意到她不给她打声招呼就算了,居然找司睿廷报告她的行踪,是想玩死她不成。

    “当然,就是碰巧遇见的。”

    苏微微很快回应,表现得十分配合。

    “哦,那好,你现在立即起身,我在外面等你。”

    苏微微都能想象得到,司睿廷此时说这话时是什么表情。

    一定是眉毛上挑,表现出一副玩味的模样。

    哼,果然,他早就知道她在哪,说那些话,就是在故意试探她的!

    “好。”

    苏微微此时就算意难平,但还是不想让莫池弈注意到她的异常。

    挂了电话,苏微微开口对莫池弈道:

    “我先走了。”

    然后,就有了接下来和莫池弈的对话。

    “很急吗,要不要我送你?我的车就在外面,一起吧。”

    莫池弈显然不想就这么和苏微微分开,说着也打算起身。

    “不必了,你不是出来散心的吗?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身份敏感,还是不要被人拍到我们一起的画面了,我不想你莫名其妙被人指指点点。”

    苏微微连忙摆手,一副为莫池弈打算的态度。

    “……那好吧。”

    莫池弈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现在要小心一点,不能再传出什么绯闻,尤其是和苏微微,也就没有再坚持。

    “嗯,Bye。”

    说到底,莫池弈还是更关心他自己。

    苏微微说罢,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她走的时候,还特意瞥向了Jim所在的位置。

    只不过Jim手机正握着一杯咖啡,故意挡住了自己的脸。

    明雅则是侧过身,一脸无辜地看着苏微微,眼里充满求知欲。

    苏微微叹了口气,但还是拿着手机再次发了条短信给明雅:

    “不要让莫池弈注意到你们。”

    谁让她想看到明雅幸福。

    这次Jim打小报告的事情,她也就只能算了。

    显然Jim早有想法,已经拉着明雅起身,准备在她离开之后就离开。

    只是这些,苏微微就无暇顾及了。

    苏微微走出咖啡厅,回头看了一眼,见莫池弈并没有追出来,才放下心来,去找司睿廷的车。

    此时,一亮黑色的车适时地打开车门。

    苏微微仿佛有了目标,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很快朝着那辆车走去。

    “你怎么来了。”

    苏微微一上车,就先发制人地开口问道。

    “不来,你想在里面待到何时?”

    司睿廷给了苏微微一个俊美的侧颜,耐人寻味地开口。

    “……我来,本就是为了雅雅和Jim的事情。事情解决了,自然就会离开。”

    苏微微一时被噎住,但很快有理有据地丢出一个说法。

    “你的意思,是在怪我了?”

    司睿廷似笑非笑地看了苏微微一眼,故意拉长了语调。

    昨晚,苏微微才叫他帮忙探Jim的语气。

    今日,她就主动掺和明雅和Jim的事情。

    司睿廷的意思,她是在怪他办事不利,要让她亲自去操心。

    “没有,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锱铢必较。”

    苏微微很快理解了司睿廷的意思,连忙否认。

    “那你让我做的事,还需要做么?”

    司睿廷也没有继续和苏微微纠结这个话题,反而问道。

    “不用了,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自己解决就行。”

    苏微微摇头,想起她昨晚说的,答应欠司睿廷一个人情。

    现在Jim和明雅都已经在一起了,她就没有必要浪费这个人情。

    虽说人情欠多了也就无所谓了,但对她来说,欠司睿廷人情,还是一件颇为难的事。

    “哦,那你从现在起,也就不用再操心别人的事了,是这个意思么?”

    司睿廷眼里闪过一抹愉悦,但表情正经,精致五官透着英气,语气隐隐夹杂着警告之意。

    他说过,他只需要苏微微因为自身的原因,欠他。

    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人,她要委屈自己来迁就他。

    既然现在苏微微亲口说出这句话,那他也省得再去做什么善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