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度微凉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75章 小祖宗

    “……”

    叶辞一脸难办,她往病房方向看了眼,随即走到一个角落道:“没有。”

    “没有?”薄原在那边直接骂出口来,“怎么会没有?你有告诉她厉害关系么?要是她进了薄家门,我他妈肯定会弄死她!别以为有老头子撑腰就没事。”

    叶辞屋内道:“你有多讨厌她,我相信她心里清楚,只是……”

    “算了,要不然你来医院一趟吧,她现在就在这里,来了你就会明白,可能也会改变想法。”

    薄原惊讶,“医院?让我去医院干什么,我对她的想法不会变,她就是个下贱的女人——”

    叶辞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直接的诋毁,“你先别问,来了就会明白,挂了。”

    “……”

    她摁掉通话键,随即整个人往后仰,呼出一口气的同时又想到了白白,想要联系傅行之问问,他到底有没有派人去找孩子的下落?

    但一想到过往种种,她又打消了这种年头,说过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所以她不能打破。

    她想,要不给韩跃打个电话问问?

    他作为傅行之的心腹,应该会知道的。

    算了,也不妥、他毕竟不站在她这边。

    想到此,她倒是突然想起来之前的那件事,她骗他去买东西,然后自己从酒店逃了出来。

    不知事后傅行之有没有责罚他?

    叶辞越想越觉得心里有愧,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想问问,但那边并没有接听。

    她心情瞬间抑郁,该不会真会罚的不轻吧!

    不久,薄原就出现在医院走廊,他正一间间找病房,叶辞率先看见他,她主动跑过去,“诶,大少爷这里是医院,你稍微轻点啊,会影响病人休息。”

    若不是这道声音,他差点认不出眼前的人就是……

    “你身上穿的是什么玩意?”他有点嫌弃地说:“这种衣服也就妖娆那种贱人会穿,你穿不合适,下次别穿了。”

    叶辞:“……”

    衣服就是衣服,怎么连衣服也要仇视了。

    “她人在哪?”薄原心情极差地说:“待会,老子一定要给她好看!”

    叶辞连忙出声,“这里可是医院,你别乱来。妖娆,她在那个病房里。”

    她指了指“116”那个病房。

    刚音落,薄原就迫不及待走过去,带着那种要将人打到半身不遂的架势。见此,叶辞立马冲过去,将他拦住,一脸控诉道:“薄少,我叫你来不是惹事。”

    “刚才说了,这里是医院不能乱来,能不能有点公德心?”

    薄原虽然气急但也收敛了一些身上乱窜的怒火,他两手叉腰道:“好,那你帮我将她叫出来,快去。”

    “……不行。”叶辞拒绝道:“她男朋友好不容易醒过来,现在肯定没时间应付你。”

    薄原双眼睁大,“她、她男朋友?真是个贱人,明明有男朋友还缠着老头子。”

    “诶,你这个人……”叶辞也不知该说什么了,索性将人一把扯过来,她拉着他走到病房门口,“你自己看看吧!”

    薄原当然不情愿,嘴里还骂骂咧咧,但当他看见病房内的情形时,眼神却震荡了好几下。

    确定里面那人是妖娆?

    女人头发轻挽,上身是一件淡蓝色的短袖衬衫,下面则是一条黑色长裙,衬衫下摆被束在长裙中,让本就细的腰显得更加纤弱,像随便一掐就能断似的。

    还有那张脸。

    脸上完全没了浓厚的脂粉,倒是显出它的本貌来。

    竟然有几分……清纯。

    不,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挺清纯,那皮肤那嘴唇那眼睛,看着干净却也勾人。

    他不得不承认老头子眼光还不错,这样的妖娆确实看着赏心悦目。

    一想到这个,他脑子里又出现了另外一幅画面,是赤身luó体的女人躺在床上被男人蹂躏的画面……

    他突然青筋凸显,骂了句,“恶心——”

    叶辞:“……”怎么还这样?

    跟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薄原你……”叶辞想要解释,“妖娆她本性并不坏,会流落风尘是有原因的。你也看见了,她男朋友得了很严重的病,这次好不容易醒过来,可能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男人听见这些脸上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冰寒,道:“可真是老套,干着那么肮脏的生意,却还想给自己洗白。别傻了,这都是她在为自己找借口而已。”

    “也就单纯如你才会被她骗了。”

    叶辞:“……”

    “诶,她骗我做什么啊!我现在一穷二白的人,我现在真的怀疑让你来是不是错了?本来是想让你对她改观,没想到事与愿违。”

    “薄原,你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当然不明白没钱的时候那种滋味,要是没波折还好,那就努力上班努力赚钱存钱,但要是有波折的话,那真的生不如死。”

    “钱有时候真的连堆狗屎都不如,但没它的时候又会万念俱灰。”

    “妖娆跟她男朋友都是孤儿,他们无父无母,有的只是彼此而已,要是其中一个不幸要先离开,你觉得另外一个会怎么做?”

    “是一起死么?或者大家一起苟延残喘的活着?”

    “薄大少,你缺过钱么?应该不会,你一天的花销可能就是别人一个月的工资。”

    “我相信妖娆如果当时有选择,她绝对不会去卖笑。不然,她现在也不会过的这么痛苦?”

    “痛苦?”薄原嗤笑出声,“你看她每天都笑呵呵的,看见男人就发sāo,哪里觉得她痛苦了?小米,她不是你,别把她想的太好了。”

    叶辞怒,“明明是你将她想的太坏——”

    “行了,这件事你别管,我会处理好。”薄原略烦躁道:“你现在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我看还是算了,你跟我走吧,别在这当电灯泡了。”

    她倒是不介意。

    刚想拒绝,那细细的胳膊就被男人揽住了,“还磨蹭,走吧!”

    她半推半就的被男人带到外面,“喂,你好歹也让我跟妖娆说一声啊,就这样走了,待会她会找我。”

    薄原只管将人往车子里塞,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在强抢民女,“手机上说一声不也一样?现在这种时候,你觉得她能顾得上你么?”

    “……”这话竟然让叶辞无法反驳,她拿出手机随即给妖娆发了条短信过去。

    扭头看向男人侧颜,“那你跟她的事就这样过了么?不会再找她麻烦?”

    “呵。”薄原低笑,不知何时嘴里叼了一根烟,“想得美,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不会做伤害她的事,也不会故意找她麻烦,怎么样?”

    叶辞看了他一眼,心里叹息,“……这样也好。”

    她知道让他这么说已经挺不容易,只要他不找妖娆麻烦,一切都好说。

    “开车呢,你可不可以不要抽烟啊,这样太危险了。”

    她话刚说完,就感觉车子像是打滑一样,突然往旁边车道开过去——

    之后,只听“嘭”地一声,两车撞上直接发出剧烈的声响。

    叶辞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所受到的冲击力不算小,震得她头晕目眩的厉害,但好在薄原开的车质量极好,所以她并没有什么外伤。

    薄原当然也是一样。

    但即便两人都没事,也不意味着不在乎这个车祸。

    再加上薄原本来就在火头上,至于到底为什么火?他自己都搞不明白……

    他只知道现在终于找到发泄的渠道了,熄火、直接下车来到另外一辆车旁边,像流氓似的拍打顶盖,“诶,你他妈给我下来,是不是没长眼睛?老子开的好好的,你为什么突然车头凑上来,快下来!”

    “别当缩头乌龟一样躲着!”

    “……”

    叶辞见他火气越来越大,也连忙从车上下来,走到他身边,“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啊!既然已经撞了,那就直接报警吧,让交警来处理。”

    薄原不太想报警,其实更想私了,或者有人跟他打一架。

    “你别管,好好待在车里!”薄原一把将叶辞挥开,“我今天不信,称霸白城的薄家小祖宗还能踢到铁板不成?”

    这一句话清楚传入车内,前面的司机微扭头禀告道:“老爷,他说他是薄家的小祖宗。”(责编:钿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