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11章 为夫

    温酒呼吸微顿,眸色如墨的看着眼前人,眼里水光泛泛。

    她心下既惊且喜,有些担忧的问道:“谢东风,你没事吧?”

    “这话问得……”谢东风有些无奈,唇角却微微上扬着,“阿酒,你是不是对我的体力又什么误解?”

    温酒顿时:“……”

    她原本只是担心谢珩悄悄做了什么,才让自己忽然想起来以前的许多事,生怕他做事不计后果。

    但是好好的一句话,到了谢珩耳中好似就全然不是一个意思了。

    两人近在咫尺,眼中只有彼此。

    四周静谧了片刻。

    温酒面上发热,有些稳不住了,一手撑在床柱上,就要坐起来。

    结果她刚一动,就被谢珩揽腰抱住,整个人都窝在了他怀里。

    “谢东风?”谢珩轻咬她的耳垂,嗓音含笑,“你果真想起我了,昨夜……不是我在做梦,真好。”

    昨夜耳鬓厮磨,温酒忽然同从前一般喊了他一声“谢东风”,他欣喜若狂,哄着她一遍遍的喊他的名字,好似这般就能把名姓混入骨血再不忘却。

    温酒原本想伸手推他,可听见他说“不是做梦真好”的时候,心口微颤,忽然就舍不得推他了。

    “谢东风。”她伸手抱着他,温声道:“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方才我叫你了好几声,你没都应声……”

    他方才的样子像是昏睡着,听不到外界的声响。!%^*

    温酒难免有些心慌意乱。

    “谁说我没应声的?”谢珩握住了她的手放入锦被下,剑眉微挑,含笑道:“我这应着的吗?要不……咱们重温一下昨夜?”

    “你……”温酒像是被烫了手一般猛然收回,顿时肤色泛红,面似桃花。

    她想起了从前许多事,可回想了两辈子的记忆,也不知道谢珩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不要脸的模样。

    “阿酒。”谢珩翻身而起,拥着她一起倒向软榻里侧,带着一阵微风拂起罗帐红纱翩翩飞舞。(!&^

    他俯首,吻住了阿酒颈侧,哑声道:“若不是顾及你的身子,我岂会如此轻易就停下。既然你醒的比我早,那继续……”

    “谢珩!”

    温酒实在是吃不消他这般如狼似虎的模样,红着脸娇声轻喝。

    大清早的,这么个人间绝色缠着你那什么……

    谁吃得消啊?

    谢珩见阿酒面若桃花,心知不好再逗她了,一手将人拥住,嗓音含笑道:“好好好,少夫人要歇着,我哪敢妄动,都听少夫人的。”

    温酒原本有许多话要问,见他这般模样,又问不出口了。

    她只好眸色灼灼看着谢珩的眼睛,想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来。

    奈何后者笑意盎然,愣是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温酒握住了谢珩的手,满脸的认真的同他道:“我虽不知你究竟做了什么,可你不愿意告诉我,必然有你的理由。所以我就不问了,反正你早晚都会同我讲的。”

    谢珩垂眸低笑,轻声道:“我的阿酒啊。”

    他面上七分无奈,三分欢喜,满腔心绪一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阿酒看着他,温声道:“我等着你自己开口同我讲。”

    “好。”谢珩应声了一声,伸手握住了阿酒的右手,指尖轻轻抚上第三根床柱。

    上头刻的“谢东风”有些歪歪扭扭,许是时常摩挲的缘故,字迹已经融入床柱之中,好似它原本就应该在这个地方存在着。

    昨夜意乱情迷间,谢珩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要把他的名字刻在这里。

    那时候的温酒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便将实话告诉了他。

    阿酒说:“我怕把你忘了。”

    她轻抚他的眉眼,眸似秋水波光潋滟,哑声说:“我可以忘记这世上所有的事情,可我舍不得忘记你。”

    若是阿酒清醒如常的时候,定然不会同他说那样的话。

    唯独昨夜,问什么答什么。

    乖得不得了。

    叫人忍不住想要多喜欢她一些,再多喜欢她一些。

    想把整颗心都掏给她。

    温酒的视线随着两人交叠的指尖,落在那床柱之上,想起昨夜那些话,不由得有些面似火烧。

    偏生这时候,谢珩温热的呼吸还徐徐扑簌在她颈侧。

    搞得她整个人都烫的厉害。

    外头暖阳高照,璀璨阳光从窗台门扉处穿透进来,笼罩着整个红罗帐都是半明半暗的。

    彼此的眉眼清晰无比的呈现在眼前,昨夜荒唐过后的诸多痕迹也随之看的清清楚楚。

    谢珩看着她眸色越来越幽深,嗓音低哑道:“阿酒……”

    “天亮了!”温酒看他这眼神就觉着大事不好,连忙拿着身侧的软枕塞进他怀里,自个儿一把抓起一旁的里衣就往身上套。

    谢珩抱着软枕笑意徐徐道:“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帮你穿衣裳?”

    温酒楞了一下,心下琢磨着到底是自己反应太大,还是谢珩故意这么说的。

    片刻后。

    温酒坚定的觉着肯定是后者,扔给他一句“我自己会穿。”

    而后套上里衣就拂开红罗帐下了榻,走到屏风后换上新衣衫。

    温酒在西楚这么些时日,也是衣来伸手习惯了,这公主的衣裳又比她从前穿的繁复许多,谢珩还一直盯着她瞧。

    她的手好像也不是自己的手了,穿衣衫都手忙脚乱。

    谢珩忍不住笑,伸手掀开马上又要落下来的红罗帐,随意披了件外衫,就下榻走到温酒身侧。

    他极其自然的伸手帮温酒系衣带,含笑道:“看,你还是要的。”

    温酒:“……”

    这好好的话,怎么到了谢珩嘴里就变味了呢?

    没多久。

    谢珩就帮她穿了衣衫,自个儿把里衣穿好了,穿外衫的时候,极其自然而然的低头,凑到温酒面前,徐徐道:“少夫人,帮为夫一把。”

    温酒动手本来就伸出去了,乍一听到他这声“为夫”,手上的动作不由得顿了顿。

    谢珩眼角微挑,嗓音含笑道:“莫不是我喊错了?”

    温酒一时无言。

    下一刻。

    便听谢珩笑道:“如今该改口叫夫人了。”

    他俯首,在温酒耳边低声笑道:“夫人,来帮帮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