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74章 再不走就拔刀了

    韩重云顶着快冻僵的身体,努力的向楚非衍的方向挪了挪,眼神之中的凄楚和无助越发的明显,竭尽全力的想要博得楚非衍的怜惜。

    苏姚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一道寒光缓缓的在眼底流转,她愿意和自己夫君联合起来演戏,可没有大度到让其他女子来“绿”自己,虽然这个韩重云上不得台面,但是她还是要吃醋的。

    如此一想,一秒入戏,周身的气势顿时一变,凛冽的气息带着冷凝的肃杀,毫不迟疑的压在了韩重云的身上。

    “王爷,这天这么寒凉,你竟有心思和别人在此叙话,看来兴致不错啊?”

    楚非衍心中无奈的笑了笑,唇角轻轻的上扬:“姚儿,有什么话回去说吧。”

    “为什么又是回去说?这个婢女有什么值得你另眼相待的?上一次,牵扯到了她,你也是要我回去说,回去之后你又说了什么?现在,你对我又是如此的敷衍吗?”

    “姚儿,你误会了,对你,我每句皆是真心,每刻都带着诚意,绝没有一句应付之词。”

    苏姚心头微微一热,没想到自家相公竟然借势表白,实在是太犯规了:“这话说过多少遍了,你以为我还会相信吗?”

    “回去说吧……”

    韩重云心中大喜,通过苏姚的话,她早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许多的场景,原来并肩王并非是对她全然冷漠,而是知道长公主嫉妒恶毒的性子,所以特意用自己的方法来护住她。

    这样一想,连之前被管事嬷嬷惩罚的伤都不疼了,难怪之前竹林小道上的相遇之后,长公主并没有将她处置了,原来是因为并肩王的维护。

    “王爷、长公主,还请两位不要因为奴婢区区一个下人争吵,奴婢……奴婢从来没有想过会造成您两位的误解,奴婢这就退下……就请王爷和长公主将我当成一个小猫、小狗,随意遗忘在哪个角落都好,奴婢再也不会出现了……”

    苏姚面色一僵,转头审视着韩重云,若不是提前调查过,她都要怀疑这个小姑娘是现在玛丽苏剧看多了。

    “你可知道,让你再也不出现的方法是什么?”

    听到苏姚冷到骨子里的声音,韩重云不由得微微一僵:“长公主……难道……难道你要……”!%^*

    “没错,”苏姚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眼神锐利的盯着韩重云的脖颈,“死了,这个人才会真正的消失,而且,忘了告诉你一点,本宫最讨厌那些猫猫狗狗了,尤其是那些瘦瘦弱弱,上不得台面的猫狗!”

    说完,苏姚猛地一挥衣袖,一旁的烟箩和挽香上前一左一右拉住韩重云的手,拖着她就要向下走。

    “长公主饶命,奴婢知道错了!王爷,王爷,求您救救奴婢吧……”

    苏姚转身,一副懒得去看的模样,背着人却在不住的给楚非衍使眼色:快点开口拦下啊,不然这出戏就唱不下去了。

    楚非衍无动于衷,不能唱正好,反正他也不想唱。(!&^

    苏姚狠狠地瞪了自己相公一眼:消极怠工可不是个好演员!而且,她都决定把自己相公暂时牺牲一下了,这戏要是唱不完,那不是浪费感情了吗?

    她才不要承认,完全是没有过足戏瘾!

    楚非衍暗暗地摩挲了一下指尖,暗暗地叹了口气:自己娘子的性子是越来越活泼了,不过,他自己宠的,无论如何都要继续宠下去。

    “住手!”楚非衍面上的笑意消失,出口的话带着一股不容反驳的霸气。

    苏姚暗暗地翘了翘大拇指,自家夫君的戏真好,这若是放到现代的娱乐圈,绝对妥妥的偶像实力派。

    韩重云眼中骤然迸发出浓厚的希望:“王爷……求王爷救命啊……”

    这一出口,声音抑扬顿挫,格外的惹人心怜。

    苏姚默默地收回之前评价楚非衍的话,这个韩重云的戏才是真的好!

    “长公主,本就是没有影子的事情,你不必借题发挥。”

    “你护着她?”

    “我只是不想你背上草菅人命的骂名。”

    “呵,宫中哪天不少一两个奴才,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长公主,你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苏姚面上冷意更浓:“我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你以前觉得喜欢,怎么样都依着我,而现在你不喜欢了,所以就觉得面目可憎。楚非衍,我自认对你掏心掏肺,可最后还是抵不过时间消磨,当初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如今已经变了心!”

    韩重云抬起头来,她哭的技术含量极高,满上带泪却丝毫不显狼狈:“长公主,只有对的人才能够相守一生,而错的,都只能沦为过客!”

    “放肆!”烟箩面色不善的冷喝一声,“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对着长公主说出这般大不敬的话?”

    “我是宫女,是身份卑微的奴婢,可我同样,和长公主一般无二,都是活生生的人!”

    苏姚猛地转头,步摇悬挂着翠玉珠互相碰撞,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你是活生生的人不错,可这人生来也分三六九等,既然是下人,就要有下人的自觉!我要杀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韩重云看向楚非衍,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满是信任和依赖的目光:“长公主,王爷是君子,不会看着你如此肆意妄为的!而且,你就不怕王爷更加厌恶您吗?”

    “够了!”楚非衍出声打断,“名臣,将这个宫女带下去!”

    若是再不带下去,他就要控制不住亲自动手去杀人了。

    韩重云看到楚非衍微微垂下眼眸,一副隐忍到极点的模样,还以为自己的话揭穿了两人之间症结,心中一片得意,临走还不忘对着苏姚挑衅,顶着快要被冻成冰块的身体,柔柔弱弱的向楚非衍行礼:“奴婢多谢王爷。”

    等到韩重云脱离两人视线,苏姚骤然笑出声来:“我倒是没发现,宫里还有这样好玩的人……”

    话未说完,便被拉入一个带着冷香的怀抱。

    楚非衍死死地将人抱在怀中,这才觉得心中的暴戾平复了一些:“姚儿,我不要演戏了,演戏太难了。”

    “相爷方才表现的很棒啊?”

    “不,若不是名臣离得远,我手边没有趁手的兵器,刚刚就把人砍了,我都舍不得说你一个不字,更不许旁人污蔑你的名声。”

    楚非衍将手臂收紧,视人命如草芥、手染鲜血的人一直都是他,而姚儿才是不嫌弃他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