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一十章也很在乎主人

    梼杌有些激动的抓起了青梧的手,有些难以抑制情绪的问向她。

    青梧的手被抓的有些生疼,尴尬的缩回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表示肯定。

    没想到平日里对云宁儿最为冷淡的梼杌,此刻却是表现的最为关心云宁儿。

    “没想到梼杌你也很在乎主人啊。”

    饕餮一句话说出,突然又觉得不对劲,云宁儿此刻已经不是他们几个的契约主了,可是为什么他心中却感到有些失落呢。

    “宁儿姑娘是醒来了,只是情绪似乎不是很稳定,好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也不知道她知晓了圣女的情况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为了防止引起她的怀疑,我和重雪都不敢面对她,怕看到她的脸,就会想起圣女,到时候就怕要隐瞒不住了。”

    梼杌没有理会饕餮的调侃,心中对云宁儿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觉得有可能会就此都见不到云宁儿了,这样的想法让他忽然有些惊悸。

    “我去看看她。”

    说完梼杌就要离开,却被一旁的混沌给拉住了。

    “你现在去,她要是问起了一切,你该怎么面对她?难道你已经有了抉择了吗?”

    混沌说完就看向了床榻上依然昏迷不醒的穆佳拉曦风,心里也很是矛盾。

    穷奇一直都保持着沉默,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看着梼杌焦灼的心情,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担忧着云宁儿,可是就像混沌说的那般,他们几个还没想清楚今后该何去何从,要是见到了云宁儿,该怎么面对她呢。

    这一切估计要等穆佳拉曦风醒来以后,他们心中才能有明确的答案。

    云水瑶今日似乎在老地方等着某个人,看她的神情似乎还有些担忧,像是很怕某人的出现,可惜心里又牵挂穆佳拉曦风那边的情况,她很想回去看看,不过这边……。

    “看来你还知道害怕?”!%^*

    悠长而又邪魅的声音,就像地狱般的勾魂修罗,让云水瑶顿觉寒毛直竖。她虽不知这神秘人究竟是谁,可是每当面对他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感到惊惧。

    “没有的事,我只是担心曦风哥哥而已。你突然把我叫来是有什么事吗?”

    云水瑶故作镇静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神秘人,神秘人依然还是一身的斗篷装,让人看不清他的形貌特征。

    “这次你做的很好,不过中间的状况处理我不是很满意,不是让你把穆佳拉梓潼看好吗?怎么会出现那么大的纰漏,让她被人给救走了,还在关键时刻闯入了法阵,差点就坏了我的好事,不过还好云宁儿的执着并没有让我失望。”

    “只不过这样的结果却不是让我很满意,以后要是再出现这样的失误,就不会像这一次这般轻易放过你了。看在你功过相抵的份上,我就不过分责难于你了,只不过云宁儿这会儿怎么还在魔界?我不是让你想办法快点将她带离魔界吗?”(!&^

    这次的事件无疑是对云宁儿最大的精神伤害,如若穆佳拉梓潼没有出事的话,可能伤害还会降低,可是如今只怕对她来说真的是精神上的多重打击。

    不知道云宁儿能不能挺过这一关,看来还是得让她快点远离魔界,远离那家伙才是上上之选。

    “并不是我不想让云宁儿离开魔界,我比任何人都想让她远离魔界,离曦风哥哥有多远就多远,可是青梧和重雪将云宁儿藏起来了,我派了很多人去找了,可是她们每次都很谨慎,似乎就是在防着我。我又忙着照顾昏迷不醒的曦风哥哥,所以一时间抽不开时间去办这个事,还请多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能办妥。”

    云水瑶拱手低头禀报道。

    开什么玩笑,她巴不得分分钟把云宁儿弄离魔界,可是那天忘却之阵大成之时,她只顾着照顾曦风哥哥,却不知青梧和重雪不知何时已经将云宁儿给带走了。

    这期间东方宇和上官星辰每天都神神秘秘的,可是每当她派人跟踪他们,那些跟踪的人都无功而返,她自然是知道他们肯定是去找云宁儿的,要不是为了照顾曦风哥哥,她就亲自去跟踪了。

    想起来就气人,这么多人都维护着云宁儿那个贱人,这次忘却之阵居然没有彻底解决了她,还真的是命大。

    “不要给我说这些没有用的借口,你知道我从来不听解释,我只看结果如何。当初将忘却之阵交给你,是因为我算到会有这么一天,可是那最后一页的内容你虽看全了,可却也不能算你知晓这个阵法。若是担心穆佳拉曦风醒来还无法完全忘却,所以才时时刻刻的守在他身边,那我可以说你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忘却之阵还有一个功效,那就是忘却之人醒来以后,会对见到的第一个异性有好感。你与其时刻守着他,还不如尽快把云宁儿带离魔界,以免到最后你白忙活一场。”

    云水瑶有些讶异的看着神秘人,没想到忘却之阵还有这效用吗?那她的确应该要把云宁儿这个后顾之忧尽快解决。

    若不是神秘人时刻都盯着她,就算是一双眼睛一样,她早就有很多机会可以除掉于宁而了,可是她不明白神秘人一方面在对付云宁儿,另一方面却让她有错觉,似乎他在保护着云宁儿,这其中的矛盾让她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可能就像神秘人说的那般,云宁儿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才必须要暂时护着云宁儿的安危吧。

    “恕我愚钝,我一时间也找不到云宁儿的踪迹,请问该如何做?”

    云水瑶很是谦卑的询问着神秘人,想必他会亲自来一趟,必然是有了什么主意了,要她去执行罢了。

    “云水瑶,你还真是越发的笨且懒了,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我帮你想吗?也罢,看在你如今一门心思都在穆佳拉曦风的身上,我就姑且容你这一次。你既然找不到云宁儿,就不要去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