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爷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1章 恋上他的温柔118

    回到酒店,肖溪不知道怎么就要闹着喝点酒。

    苏鹭天看她真的很想喝,好像很馋一样,只能答应了。

    “就喝一点,知道吗?”刮了下肖溪的鼻尖,苏鹭天语气含着宠溺。

    肖溪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双手举着杯子,眼巴巴的看着。

    苏鹭天被她的样子萌翻了,忍不住低头亲亲她的眼睛。

    肖溪歪头,晃了晃手里的杯子,“快点,快点给我倒酒。”

    拿起红酒,苏鹭天往她的杯子里面倒了一些。

    肖溪看着,蹙眉,不满的嘟嚷,“怎么就这么一点点啊,这么一点怎么够?”

    苏鹭天失笑,“怎么不够了?喝一点就足够了。”

    撇撇嘴,总比没有好。

    肖溪抿了口,看着苏鹭天,“你也喝啊。”

    她今晚,算是有备而来吧。

    不管怎么样,今晚上,她就要办了他!

    这是在回来的路上,突然下定的决心。

    肖溪也不知道具体的源头从哪里来的,明明也告诉自己,不用着急的。

    但是……

    反正就是想到了就去做吧。

    夜长梦多,早点确定也好。

    她都已经认定他了。

    顺其自然也好,临门一脚也好。

    苏鹭天笑,在她身边坐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和她碰了一下。

    高脚杯撞击的声音清脆。

    肖溪歪在他臂弯里,看着他喝酒。

    他喉咙滚动,是咽下去红酒的动作。

    忍不住伸出手,她轻轻的摸着他的喉结,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

    苏鹭天笑,牵着她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

    肖溪便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喉结。

    就在她吻上来的时候,苏鹭天全身一僵。

    她在做什么?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命令自己做一个柳下惠,已经是非常难的,对他来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巨大的考验。

    可偏偏,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她。

    总之不知死活的勾引。

    轻轻推开肖溪,苏鹭天不太自然的微微蹙眉,沙哑叫她,“溪溪。”

    他感觉到了。

    肖溪确定。

    他一定是感觉到了。

    没关系。

    她就是要让他感觉到的。

    水到渠成,哪一晚都可以。

    既然哪一晚都可以,那么,今晚也可以。

    她觉得,可以。

    双手揽住苏鹭天的脖颈,她用力把他拉向自己,主动送上自己的唇。

    她的唇上,有红酒的香味。

    其实他也有。

    他们都喝了红酒。

    只是那点酒,真的说不上会起到什么酒精的作用。

    如果真的要发生什么,真的不能责怪什么酒精。

    一吻毕,两人微微气喘分开,苏鹭天凝着肖溪。

    她酡红着脸,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

    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眼睛,鼻尖,脸颊,他低声,“溪溪,你认真的吗?”

    肖溪舔了下唇,“你还要我怎么认真呢?”

    “溪溪,你想好了?”

    肖溪失笑,“我早就想好了。现在看来,是你没有想好?”

    她这就是激将法。

    苏鹭天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不过是,顺着套路被套路,看见坑,直接义无反顾的跳进去罢了。

    将肖溪打横抱起,苏鹭天将她抱向大床,轻轻的放她躺上去,自己悬在她身上。

    将她脸颊上的碎发拿走,他低头亲亲她的眼睛,“如果真的开始了,我就不会停下来。你确定?你真的想好了?”

    肖溪撇嘴,这个时候真的嫌弃他啰嗦了。

    她知道,理解,明白,他是因为珍惜她,心疼她。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她一万个愿意啊。

    “啰嗦死了。”

    不耐烦的说了声,肖溪主动凑上去。

    一触即发。

    *

    清晨的阳光透进来,外面天气明媚恰好。

    两人睡得都很熟,最先醒来的是肖溪。

    睁开眼睛看见近在咫尺的苏鹭天,她先是一愣。

    大脑当机了差不多三秒钟,然后,那些记忆就缤纷踏至而来。

    天哪!

    天哪!

    天哪!

    她昨天晚上居然主动到那种程度了。

    现在,她就枕在苏鹭天的臂弯里,而他貌似还在熟睡。

    咬了咬唇,一开始的害羞过去,肖溪开始仔细的打量起苏鹭天。

    他真的长得很帅,而且很温柔。

    她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一切。

    忍不住偷笑着,就在肖溪伸手想要碰一碰苏鹭天的睫毛的时候,突然,他的眼皮动了动。

    要醒了吗?

    肖溪的第一反应是装睡。

    苏鹭天睁开眼,眼底瞬间被温柔和宠溺堆满。

    早就想过会有这样一天,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了的时候,还真的是满满的不真实感。

    她就这样,安然的睡在他的臂弯里。

    只要他伸手就可以碰到。

    想到以后几年,十几年,几十年,每天都可以拥有这样的场景,苏鹭天就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围着。

    “溪溪。”

    “……”

    “溪溪,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了。”

    肖溪低叫一声,往苏鹭天的怀抱深处钻进去。

    苏鹭天抱紧她,下巴抵在她发顶,听到她在自己怀抱里咕哝,“你怎么知道我醒着。”

    他笑,亲亲她的头发,“吃早饭吗?我叫早饭来吧。”

    “好。”

    放她在被子里多躺一下,苏鹭天起身进浴室洗漱。

    肖溪盯着苏鹭天睡过的枕头看了看,终于还是伸手扯过来在怀里抱着。

    嗯,枕头上面有他的味道。

    于是,苏鹭天从浴室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肖溪抱着他枕过的枕头,一脸的沉迷。

    无奈失笑,他走上前,站在床边,弯身轻弹她的额头,“干什么呢?”

    肖溪睁开眼睛,笑眯眯的说,“这个上面有你的味道。”

    “……”

    她可爱的模样啊。

    苏鹭天弯唇,温柔的说,“你早上想吃什么?”

    肖溪说:“我想吃的太多了。”

    “好,你都想吃什么,说出来,咱们都吃。”

    “都吃吗?”

    “都吃。”

    肖溪笑。

    就喜欢他这样,好像能把全世界都给她似的。

    肖溪裹着被子跪坐起来,苏鹭天就弯身过去,让她能抱着自己。

    “苏鹭天,你说你怎么这么好呢?”

    “好吗?我哪里好了?”

    “你哪里都好,真的。你这么好,我可喜欢你了。”

    苏鹭天笑,推开她,戳戳她的额头,“不,就你一个人觉得我好。”

    “这样吗?这样更好了,那就没有人跟我抢你了。”

    ……

    不二城。

    这次是说好的,两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刘子婷也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跟和平走到这一步。

    到底是哪里开始,出了差错?

    咖啡馆里,两人面对面坐着。

    和平看着刘子婷,突然就说了一句,“你怎么好像瘦了?”

    没想到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差点把刘子婷的眼泪给勾出来。

    强忍回去,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和平叹息一声,说道:“子婷,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想我们应该互相跟对方解释一下。如果我们还想继续走下去。”

    顿了下,他又说道:“问题是,你现在是不是还想跟我走下去?”

    一怔,刘子婷看着和平,眼睛里面写满了吃惊。

    什么叫她还想不想跟他走下去?

    她什么时候不想了?

    在她眼里,真的当这些都是小打小闹,她从来没有,就算是嘴上说,但是心里面,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分手。

    但是显然,从和平的话里面不难听出,他想过。

    不管什么原因吧,只要他这样想过,就让刘子婷觉得很伤心。

    自嘲一笑,她看着和平,“我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打算分手吗?”

    蹙眉,和平说道:“子婷,如果你这样的态度,那我们接下去还怎么谈呢?”

    “我什么态度了!”

    刘子婷也是在气头上,再说了,她本来就是一个点火就容易着的暴脾气。

    跟和平在一起之后,她真的有刻意的压制自己。

    但是往往到了后面,就真的压制不住。

    和平又开始叹息,露出疲惫的神色。

    一段感情里,当你开始觉得疲惫的时候,往往就是这段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了。

    很显然,和平现在就是疲惫。

    说实话,刘子婷心里是慌张的。

    她刚才是口不择言,她真的没想过分手的。

    “子洋,你在看什么?”

    挽着季子洋手臂的女人娇滴滴的问道。

    季子洋勾唇一笑,看向女人,“看见了一个熟人。”

    “熟人?谁啊?”女人眨巴眼睛,好奇的四处张望,“那你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哦?”季子洋挑眉,“你觉得我应该过去打招呼吗?”

    女人不太明白季子洋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问自己这样的话,到底是希望从自己这里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既然不确定,她就斟酌着,用自己的第一反应回答了,“应该啊,不是熟人吗?”

    “嗯,是熟人。”

    季子洋笑容邪肆,对女人说道,“那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打了招呼就过去找你。”

    “好。”女人很乖巧的应声,踮起脚在季子洋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迈步离开。

    她一走,季子洋便迈步朝着“熟人”的方向走去。

    两人之间又开始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过去的不短的时间里,他们时常这样。

    终于,刘子婷忍不住了,刚要开口,却是有一只手落在了自己肩上。(责编:钿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