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95章 铁一魔障:你留下来好不好?

    第1995章铁一魔障:你留下来好不好?

    平日里查玛教导平顺,就知道他是个精明古怪的孩子,每次只要想捣蛋,就没有办不到的。

    就像这次一样,居然胆大的偷钻进飞机货舱跟着进来了。

    为了能彻底省心,查玛觉得还是直接将平顺送回P国,由洛克照看比较好些。

    毕竟在狡诈这方面,洛克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每次只要看到洛克那双晶亮的眼眸,查玛总是心里发虚,生怕他会来算计自己似得。

    虽然洛克并没有真算计过他,但是查玛就是有这种不妙的预感,平时能离洛克多远就保持多远。

    “可恶,快放开我,我要去把妈咪找回来,我不要回皇宫!”

    平顺仍在奋力挣扎着,被查玛拎着直接丢进机舱内,直接锁上了门。

    查玛跟着钻进飞机,打算趁着天还没有黑透,直接带着平顺飞回去。

    “小王子,这些是大人才能做的事,你只要乖乖待在皇宫就好。要相信国王的实力,他是一定会把王后给接回来的。”

    查玛说着启动飞机,螺旋桨盘旋着升空,载着两人缓缓离开城镇上空。

    正朝群山前行的达尔贝听到了头顶传来的飞机盘旋声,仰头看了下,猜到里面应该坐的是查玛和平顺。

    他现在要全神贯注寻找陆卉儿,已经没有时间去照顾平顺了,唯有把他送回皇宫,才是最好的决策。

    达尔贝仰头注视着直升机离去,稍稍平复下心绪,继续加速朝山脉前进。!%^*

    眼前群山环绕,到处一片苍茫,被掩映在灰蒙蒙的夜景中。

    幸好达尔贝视力惊人,不然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连前行都将十分困难。

    脚下是曲绕陡峭的山路,两旁不是嶙峋的山石就是湿、滑的崖边,达尔贝迈开全力前行,心里早已经打定主意。

    哪怕要踏遍这里的每一处山路,他也一定要找回他的女孩!

    夜色愈发浓重起来,繁星悄然挂满苍穹,周围偶尔传来蝈蝈的鸣叫声,更加衬出夜的静怡。(!&^

    达尔贝的身影很快跟夜色融入一体,只剩下晶亮的眸光在漆黑的夜色中闪烁,坚定地继续前行。

    山脉紧挨相连,起伏连绵,越往里路越崎岖难行,尤其是在这样幽深的夜,更是举步维艰。

    然而这些对达尔贝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心里记挂着陆卉儿的安危,恨不得飞起来踏遍群山,速度放的飞快。

    在距离达尔贝两三座山峰远的一处山洞里,隐约有火光闪烁着,似乎有人在里面取暖。

    循着火光往里看去,只见狭窄的山洞内堆着些荒草,上面躺着位浑身血迹斑斑的女孩。

    女孩紧闭着眼睛,身上满是擦伤的痕迹,就连脸上都被挂了几道,看上去很是凄惨。

    她睡得很不踏实,长长的睫毛不安地抖动着,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似得。

    “走开!走开!”

    女孩猛地坐起,惊恐地睁开眼睛,整个人还陷在刚才的梦魇里不可自拔。

    她不是别人,正是达尔贝苦苦寻找的陆卉儿!

    陆卉儿猛然坐起的动作惊醒了靠在旁边石壁上打盹的铁一,他立即走过来,关切问道,“卉儿,你刚才是不是做了噩梦?”

    惊魂未定的陆卉儿扭头看到铁一,立即冷沉下脸,“铁一,你真是疯了!我要回去!”

    说着,陆卉儿从那堆荒草上站起来,就想往山洞外面走。

    铁一大步上前,一把拽住陆卉儿的手腕,“不!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半步也不行!”

    被大力拽住的陆卉儿气得破口大骂,“混蛋,可恶!你真是丧心病狂!”

    陆卉儿想要狠狠骂醒铁一,可是她搜空所有的词汇,也只会这几句骂人的话而已。

    看着气到快要崩溃的陆卉儿,铁一始终声线温柔劝说着,想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卉儿,你相信我,我真的爱你爱到快要疯魔。你留下来好不好,我会比达尔贝更爱你,比他更好的照顾你。”

    “我感觉不到你的爱,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放我回去!”陆卉儿愤怒地瞪着铁一,“真正爱一个人,难道不是应该设身处地为她着想么?!”

    铁一黯然垂下眼眸,“我的爱太自私,做不到看着你和达尔贝恩恩爱爱,卉儿,你应该是我的,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你这根本就不是爱,而是丧心病狂的占有欲!”陆卉儿直接戳穿铁一的真面目,气恼地想要推开他,“你放开我,我要回去!这辈子我只会是达尔贝的女人,根本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激烈的言辞瞬间激怒了铁一,他发狠地将陆卉儿拽进山洞,直接将她扑倒在荒草上,“不!卉儿,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你,谁也不行!”

    此刻的铁一整个陷入癫狂状况,他死死将陆卉儿压在身下,眼睛通红到吓人,似乎下一秒就会暴走伤人。

    看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铁一,陆卉儿不敢再愚蠢到去刻意激怒他。

    这个男人太危险,现在的情形对陆卉儿很不利,她唯有小心翼翼才能安全,保证自己不会被暴力侵犯。

    陆卉儿收起脸上和眼眸里的厌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铁一,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放我回去,好不好?就算是我在求你。”

    铁一还是第一次跟陆卉儿这么亲密,他激动到全身都在颤抖,对上陆卉儿那双清澈的眼眸时瞬间觉得自己的行为亵渎了心中的女神。

    眼前的女孩是他奉若神明的爱恋,他怎么能对她做出这么不雅的粗暴举止呢?

    铁一立即放开陆卉儿,尴尬地低下头,“对不起卉儿,刚才我是有点冲动了,请你原谅我。”

    危险的野兽气息终于消散,陆卉儿心里暗暗长呼一口气,知道自己不能再刻意去刺激铁一。

    如果真撕扯起来,自己绝对不是铁一的对手,到时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陆卉儿觉得自己刚才扮弱的决定是对的,铁一立即恢复了正常,证明他还算有些底线。

    “铁一,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完美的女孩。”陆卉儿试图跟铁一讲道理,好让他迷途知返,放自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