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08章 大殿出丑

    一路上,桑梓樱和夏侯璟都紧紧地握着彼此的手,此时此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有一个小生命在悄无声息地成长。

    挑开帘子,桑梓樱看到外面一片热闹的景象,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她缩回头来,对夏侯璟道:“你看,一个人,只要是出身好,便什么都有优待。”

    夏侯璟知道她在说康乐公主,于是笑道:“其实不然,出身是可以改变的,如果她没有被处于高位的人收养,恐怕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优待。”

    桑梓樱想想也是,康乐公主不是太子妃的孩子,很多人都知道,只是,这件事从上到下都瞒得很好,如果不是牧童的提示,恐怕她也不知道,想必康乐公主原本的亲生父母,早已经搬离了京城吧。

    马车缓缓到了宫门口,却发现,宫门被堵住了,一时半刻进不去。

    夏侯璟便与桑梓樱下了车,还是由归泽和小桃拿着礼物,四个人一行往宫门处走去。

    桑梓樱和夏侯璟走到的时候才发现,是夏侯琰带着四王妃和平乐公主在门口,曲之毅在跟在旁边。

    平乐公主挽着夏侯琰的胳膊,四王妃反倒跟在身后,桑梓樱看到她的脸色很是不好,但是别并没有办法。

    曲之毅则远远地跟在他们的身后,想来他也早该回去了吧,平乐公主已经成亲这么几天,他还要在黎国呆多久呢?

    桑梓樱这样想着,便看了看夏侯璟,却发现夏侯璟冷冷地瞥了曲之毅一眼,心中不禁觉得好笑:“你在干什么?”

    夏侯璟回过神来:“没什么!”收回眼神的时候,还是狠狠地瞪了曲之毅一眼。

    宫门处之所以堵了,是因为平乐公主带的人太多,宫门的侍卫提示平乐公主需要少带两个侍女,但是平乐公主却十分不悦。

    桑梓樱远远地便听见他们在争执。

    “本宫……本王妃向来都是带着八个侍女出行的,从来都有任何问题,怎么在你这里就不行了呢?你是故意在为难本宫……王妃吧!”平乐公主的性子,众人其实都是领略到了,要说她跟玲珑郡主一样都很跋扈,但是,玲珑郡主好歹还比她明理一些。

    侍卫便俯身解释道:“回禀王妃,咱们宫中的规矩就是,进宫最多只能带四名随侍,这规矩是皇后娘娘定的,王妃您也不能违抗皇后娘娘的旨意啊!”

    平乐公主便十分愤怒道:“你这是拿皇后来压本王妃了?”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压您,只是身在宫中,职责所在,只能听从皇后娘娘的吩咐,所以,还请四王妃您高抬贵手吧!”

    平乐公主看着自己的侍女带不进门,便求助地看着夏侯琰,夏侯琰谈了一口气道:“母后的意思,咱们还是不要违抗的好,再说了,宫中还有那么多的宫人,也是可以差遣的,不必非要带那么多人嘛!”

    见夏侯琰并不为自己说话,平乐公主很是不开心,于是一回头便看见站在后面的四王妃,便对她道:“让你的人回去,把我的人带进去!”

    这句话算是彻底激怒了四王妃江莫语:“你要带侍女进去,我就带不得了吗?我只带两个侍女而已,也并没有违抗皇后娘娘的旨意,你还是自己分配好自己的侍女吧!”

    “你竟然敢顶撞本宫?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吗?”平乐公主瞬间就暴怒,狠狠地对江莫语道,“本宫要是不看在王爷的面子上,才不会对这般客气,你最好收起你的架子来!”

    这话一出,便是给江莫语一个下马威了,曾经四王妃只有她一人的时候,她也是不可一世,只是这平乐公主来了,她的气焰便瞬间低了下去,以前她那张嘴,从来都不饶人的,现在在平乐公主面前,竟也能败下阵来。

    从前的江莫语其实也并没有给自己攒下什么好的人缘,于是众人都只是在旁边看热闹,一个劝慰的都没有。

    看着众人奚落的眼神,江莫语别提多难堪了,她看了看夏侯琰,只得软语撒娇道:“王爷,好歹我也是您的正妃,总不能不带侍女,进了宫去,落得别人笑话。”

    夏侯琰叹了口气,他自己也知道,是平乐公主的做法有些欠妥,只是,他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对平乐公主斥责,更何况,曲之毅还就站在身后,没有任何劝导。

    于是夏侯琰看了看平乐公主道:“公主,要是在王府中,咱们怎么样都行,今早我已经说过了,宫内不让带这么多随侍,你非要带来,现在被拦下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这是皇后定下的规矩,不能从咱们这里就破了,你这样,皇后那边,不好说啊……”

    平乐公主听完,很是生气地说:“你真是没用啊,就这么一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是王爷呢,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

    旁人听了这话,都纷纷侧目,这平乐公主,向来是娇宠惯了,今天的做法也着实嚣张太多了,这要是传到皇后的耳朵中去,皇后多半要气的半死了。

    夏侯琰表面上没有什么波澜,还是好声好气道:“今天是皇上亲选的黄道吉日,我们因为这点事情在宫门处耽搁,想必父皇知道了也不会开心的,不管怎么样,既然有规矩,我们就该遵守,自古尊卑有别,我们是晚辈,皇后的规矩,也没什么错!“

    平乐公主却还是不开心道:“你什么意思啊?我少带侍女,那谁侍奉我?你看,有人端茶,有人夹菜,有人整理衣物,有人拿礼品,有人服侍你,这些都是要人的啊!”

    夏侯琰道:“我不需要带人了,我的侍从回去即可!”

    平乐公主道:“那还有两人呢?”

    夏侯琰瞧了瞧江莫语道:“你也少带两人吧!”

    江莫语一听夏侯琰是为了平乐公主要减少自己的随侍,自然是十分不情愿:“王爷,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少带,就她不行?”

    平乐公主瞪了江莫语一眼道:“就凭本宫是公主,本宫的父亲是一国之王,而你的父亲,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内阁大臣而已!”

    “你!”江莫语气坏了,自从这个平乐公主来,就让自己平白受了很多的气,她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桑梓樱和夏侯璟站在外围,默默地看着这场闹剧。

    夏侯璟小声道:“天哪,这样的老婆。想来夏侯琰有的受了!”

    桑梓樱也小声道:“哎,毕竟是各取所需嘛……”

    两人正小声说着话,忽然发现人群被向两边分开了,回头一看,便看见有一队人缓缓走了过来。

    桑梓樱仔细一看,对夏侯璟道:“大公主来了!”

    大公主夏侯琳与驸马郑文杰一同携手而来,这两人一向十分低调,也不生事端,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但是二人成亲多年却没有孩子,倒是让人很是奇怪。

    看着大公主和郑文杰来,周围众人便纷纷下跪行礼,待走到夏侯琰几人身边时,虽然平辈不需要行跪礼,但是终归还是要行礼的,平乐公主正在气头上,只是草草地说了一句:“见过大公主和驸马”便作罢了。

    大公主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平乐公主,十分和气地笑了笑道:“这不是老四的侧妃吗?我还以为是二妹,竟然如此大的排场,本宫还以为是谁呢?”

    平乐公主本想顶嘴,却被夏侯琰拉住了,夏侯琰笑道:“大姐见笑了,之影刚成亲不久,对咱们这边的规矩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弄了一些乌龙出来……”

    “乌龙?”夏侯琳似笑非笑地看着平乐公主道:“曲之影,现在是四王爷夏侯琰的侧妃,不懂得宫中规矩?说出去还不是要笑死人了吗?皇家的媳妇不知道皇家的规矩,到底是你们国家本身就没有规矩呢,还是说不把黎国的规矩放在眼里呢?”夏侯琳从始至终说话的时候,口气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恼,虽然语气平和,但是字句扎人,说的夏侯琰的脸上十分无光。

    “也许是黎国的规矩比较奇怪吧……”平乐公主顺嘴说道。

    “是吗?”夏侯琳笑了,“也许黎国的规矩和你们周国比起来,是有些你认为的奇怪,只可惜呢,这些规矩,我们黎国的老祖先世世代代都是要供奉的,既然你现在已经不是周国的公主,而是我们黎国的媳妇,凡事都应该尊重黎国的规矩,你说,是不是呢?还是说,在你们周国,进了门的媳妇,就可以无视夫家的规矩,可以为所欲为呢?”夏侯琳笑吟吟地问道:“夏侯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是周国人,你是黎国的王爷,规矩之类的事情,必定是要你来遵守的,你的侧妃不懂事,难道不是你管教无方吗?”夏侯琳问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才让人稍稍感到了有一些严厉。

    紧跟着,夏侯琳看了看站在后面的江莫语,便知道她现在十分受气,于是便跟着说道:“四王妃,本宫是看你舒服日子过的久了吧,你也不懂得规矩了吗?侧妃不懂事,规矩难道不是你教的吗?固然她的身份是公主,但是,那是她在娘家的身份,而你呢,你做王妃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自己不知道吗?今日回去,好好教导你家的侧妃,让她不要如此嚣张跋扈,这里是黎国,边疆的事情,是男人说了算,但是这深宫内院的规矩,还是母后说了算,她一个小小侧妃,还轮不到她出来破坏规矩,你说对吗?四皇子?”夏侯琳的语气忽高忽低,弄的众人都没办法把握她现在的心情,原本在说江莫语的时候,还是十分不屑与鄙夷,但是说到最后的时候,转向曲之毅时又是立即带着笑了。

    曲之毅站在后面,原本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但是夏侯琳叫道他的时候,他便也没有办法再沉默了,于是迎上来好脾气地笑笑道:“大公主说的是,不过呢,之影从小娇生惯养,是我们周国最尊贵的公主,一时间转换了身份,不习惯也是有的,还请大公主多多担待……”

    曲之毅没有说太多,就算是他有心为平乐公主说话,但是现在的身份,还真是没什么立场了。

    平乐公主被夏侯琳教训了几句,面上十分过不去,气得小脸煞白,夏侯琳见了,便款款踱步上前道:“四侧妃,本宫知道你原本是公主,本宫也是长公主,自然知道你的心情,不过啊,你已经成亲了,已经脱离了父母的羽翼,要在夫家好好过日子了,所以呢,公主的脾气秉性,也不要流露过过了,因为,你的身份不再是公主了,而是四王爷的侧妃,这一点,你要认清,当然,本宫知道,忽然之间坠落云端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只不过呢,有四王爷一直疼你爱你,只要你守规矩,便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你疼你,而忤逆皇家,就只有死路一条,你要想清楚了,这路怎么走,全凭你自己选择。对了,方才你说起四王妃的身份,我倒是忘记告诉你,你的父亲是一国之王,这半点也没错,四王妃的父亲是内阁大臣,也是一点不假,说句不好听的,你父亲那一国之王,曾经与黎国是水火不容的,而四王妃的父亲纵然是内阁大臣,也是为我黎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二者没什么可比之处,纵使是比,你的父亲也不一定赢的了,你可明白吗?”

    夏侯琳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间才流露出来了一些不屑,听得平乐公主深受打击。

    “好了!今天是康乐公主的大喜之日,大家也不要堵在这里给皇上添堵了,各自散去吧!”

    然后又对身边一直一言不发的郑文杰道:“驸马爷,麻烦你,将四王爷家的下人,送几人回去吧!”

    “是!”驸马对公主是毕恭毕敬,转而看向夏侯琰的时候,也是笑呵呵地说:“公主有命,四王爷,请吧!”

    夏侯琰点头称是,一副十分顺从的模样。

    倒是平乐公主十分生气,她狠狠地跺了跺脚道:“你可真没用啊!”说着,一把推开夏侯琰的手,带着自己的人,转身走了。

    曲之毅心中也十分懊恼,没想到这种时候,平乐公主还要耍小性子,。简直是不可理喻!

    夏侯琰没有去追,只是对身边的人道:“跟侧妃回去,保护她安全!”然后又看了看曲之毅道:“四皇子,皇上的圣命要紧,之影我回去再劝吧,耽误了进宫,父皇会生气的!”

    曲之毅点点头道:“交给我了,我去追吧!”说着,便转身往回走。

    曲之毅回头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夏侯璟身边的桑梓樱,于是友好地笑了笑,桑梓樱有一点紧张,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夏侯璟的袖子,只是曲之毅只是微微一笑,便侧身而过了,夏侯璟便淡淡地说:“走吧!”

    而在前面,江莫语走在了夏侯琰的身边,代替了先前平乐公主的位置,脸上才算是露出一丝笑意来。

    想起来夏侯琰大婚当日,四王妃江莫语并未出席,想必是闹得不轻,加之现在平乐公主嫁入王府,两人一定多有摩擦。

    不知道为什么,桑梓樱忽然想到了自己,心中不禁又开始难受了,保不准日后的自己,就是今天的江莫语吧……而且,恐怕玲珑郡主要比平乐公主难对付的多了。

    终于到了宴席之上,众人纷纷坐好,皇帝喜笑颜开地说了几句话,便有奶妈将康乐公主抱上前来,这小公主像是不怕生一般,一直都睡着,也没有要醒的意思。

    皇帝看见长孙女,自然是十分开心,于是便命奶妈将小公主抱到自己的身边来,自己亲自将小公主抱在了怀里。

    却未曾想,小公主在交到皇帝的手中后,忽然醒了过来,她张开眼睛,打量了一下抱着自己的皇帝,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

    皇帝十分激动地笑道:“她冲朕笑了!这孩子!她在对朕笑呢!”

    旁边便早有大臣行礼道:“婴孩对长者笑,是十分好的寓意啊陛下,婴孩对长者一直笑个不停,是寓意着长者一帆风顺,福寿延绵的意思!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小公主生来便是为皇上祈福的!”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纷纷跪下行礼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皇帝十分开心,于是便立即下旨,赏了小公主一座庭院,和黄金百两,同时又赞赏太子妃德行兼备,再次赏了太子妃。

    桑梓樱惊奇地对夏侯璟道:“孩子笑真的是有这样的说法吗?”

    夏侯璟点点头道:“是啊,我出生的时候,就是冲太后笑来着,所以,太后十分喜欢我,只是后来,时运不济……”

    “太后喜欢你啊?”桑梓樱感慨,其实桑梓樱去看望太后的时候,太后似乎话里话外还是提到过夏侯璟,似乎对他也还有关心,只是桑梓樱一直以为太后深居深宫,并不在意这些,还以为夏侯璟早年被送走,太后也没有关注过,却没想到,似乎太后与夏侯璟,还有过一些故事呢。

    夏侯璟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夏侯璟还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于是跟着众人一起站起来给皇帝敬酒。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做了母亲的缘故,桑梓樱看着皇帝怀中那个小小的软软的婴儿,心中也是羡慕不已,也许,自己心中对于自己的孩子,也是十分期待的吧,毕竟,有一个新的生命要从自己的身体里孕育出来,来到这个世界上,看着一切他从未见过的世界。

    桑梓樱有一些失神,却没注意到皇帝与太子妃坐在上面查看众人送来的礼物。

    皇帝拿起桑梓樱送的那柄如意道:“这个纹样看着新鲜,仿佛以前都没有见过……”

    皇后听了便也接过来瞧了瞧道:“不错,果然是没有见过这样的纹样,但是用到的图案,还真是很适合小公主,这个是谁送的?”

    皇后这样一问,呈礼的小太监便赶紧回道:“是景王府送上的!”

    皇后朝着夏侯璟看去:“老七,这柄金如意,是你送的?”

    夏侯璟听见皇后叫自己,连忙起身道:“回禀母后,礼物都是小樱一手操办的,儿臣只是看了成品!”

    皇后闻言很是惊喜地看着桑梓樱道:“七王妃,这金如意是你命人做的吗?”

    小桃推了推桑梓樱,桑梓樱这才回过神来道:“回禀母后,这个如意是儿臣送的……”

    “这上面的纹样,怎么做的如此精巧?”皇后看上去很是喜欢。

    “回禀母后,儿臣愚笨,想不出要送给小公主什么礼物才好,但是心中只是希望小公主能够健康平安,一生幸福,想来皇上赐给公主康乐这个封号,也是此意,于是便按照这个想法,请人绘制了新的纹样,希望太子妃与公主能够喜欢,希望父皇和母后不要嫌弃……”

    桑梓樱说着,故意笨笨地笑了笑。

    皇后对此十分满意:“难为你费尽了心思,这柄如意,我们都很喜欢,你既然有此心思,皇上大悦,是要好好地赏你的!”

    皇帝也点头道:“虽然七王妃送的不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但是七王妃的花的心思十分可嘉,老七啊,你这媳妇,倒是朴素的很,这样吧,朕便赏你们黄金五十两,上等绢十匹,算是对七王妃的心意做出表示!”

    夏侯璟受宠若惊地站起来跪谢道:“多谢父皇母后!多谢太子妃殿下!多谢小公主!”

    太子妃显然也是很高兴地说:“老七,不必多礼,小公主还要喊你一声叔父呢!”

    说到这里,众人才笑了起来,夏侯璟回头瞧了瞧桑梓樱,会心地笑了。

    他忽然心中十分踏实,桑梓樱,的确是会免去了他后顾之忧的妻子啊!

    紧跟着,小太监便继续宣读众人送的礼物了,只是众人送的大多中规中矩,或者是奇珍异宝,但是,让皇帝眼前一亮的东西便再也没有了,整个席上,众人都朝着桑梓樱递去了嫉妒的目光,没有人会想着巴结太子妃了,她的丈夫已经死了,生的又是一个女儿,并无半点可以利用的价值,众人来送礼,也都是看在皇帝的面子上,深知礼物可以送,但是不必深交,只有桑梓樱一个人,用心准备了礼物,反倒获得皇帝的赏识。

    有时候,没有目的性地去做一件事,反而能收获更多,说的就是桑梓樱这样的吧。

    不多时,小公主便哼哼唧唧起来,太子妃笑道:“恐怕是饿了,让奶娘带她去吃奶吧!”

    皇帝点头笑笑,便让奶娘将小公主抱走,皇帝便开始招呼众人吃喝。

    许是怀孕的反应比较大,加之这宴席上油腻腥气又大,桑梓樱便一直觉得腹中十分难受,喉头总是有东西在顶,仿佛一不小心就能吐出来一般。

    夏侯璟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便知道是又想吐了,于是担心道:“怎么样?要不要出去走一走?”

    桑梓樱皱着眉点点头,于是夏侯璟便起身,准备陪她出去,谁料想刚刚站起来,便有人走到了夏侯璟的面前道:“老七,先别走,跟我去给父王敬酒吧!”

    桑梓樱一看,原来是夏侯璋,于是便强忍着不适朝着夏侯璋行了礼,夏侯璋笑道:“弟妹今天出了好风头啊,那样花心思,礼物虽不贵重,但是情谊却十分贵重啊!”

    桑梓樱已经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于是煞白着脸笑笑,夏侯璟知道她的不适,于是对夏侯璋道:“小樱昨晚吃坏了东西,一直都不太舒服,让她出去走走吧。”说着便示意桑梓樱赶紧出去。

    桑梓樱歉意地笑笑,强忍着对夏侯璋道:“五哥,失礼了。”

    谁想桑梓樱刚要走,后面便传来了桑梓棉的声音:“小樱,怎么要走啊?我们正准备去给父皇敬酒呢!”

    她的声音倒是喜气洋洋的,看来这段日在王府没受什么气吧。

    桑梓樱实在是难受得不行,紧紧地咬住牙关,生怕一个忍不住就要吐出来了,原本不想回头,却没想到桑梓樱却径直跑到了她的面前:“哎小樱,我跟你说话你怎么都不理我啊?我们好歹是姐妹,见了面多不打招呼,说出不去不叫人笑死吗?”

    桑梓樱此时难受得已经无法再说话了,小桃紧紧地扶着桑梓樱,颇有些不满:“三小姐,啊不,五侧妃,我家王妃现在身体不适,需要去方便一下,还请五侧妃行个方便!”

    小桃说完这话,桑梓棉的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怎么回事啊?看不起我吗?明明方才在殿上跟父皇对答如流,现在见到我就转身要走,说个话都不肯,居然要一个丫头来跟我对话,桑梓樱,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夏侯璟见状,连忙上前来拦:“五侧妃,实在是抱歉,小樱忽然之间很不舒服,你还是不要阻拦的好。”

    桑梓棉更是生气,狠狠地瞪了夏侯璟一眼:“你们夫妻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过来打招呼,这样对我吗?别忘了,论尊卑,我是五王爷的妃子,你们至少应该唤我一声嫂子,就算我不是五侧妃,我也是小樱的亲三姐,你们也该称呼我一声三姐,现在可好,行礼没有,问候也没有,怎么?是因为父皇喜欢,你们眼中便没有礼仪尊卑了吗?”

    显然,桑梓棉因为这件事情气得不轻,但是桑梓樱的表情,实在是没办法再坚持下去,恐怕就算是出了门,也要吐在门口了。

    桑梓樱求助地看了看夏侯璟,夏侯璟知道她现在难受的紧,便也顾不上跟桑梓棉好好解释了,只好对夏侯璋道:“五哥,小樱是真不舒服,让她赶紧出门吧!”

    夏侯璋并不知道桑梓樱是什么病因,但是看她确实十分痛苦的样子,便也松了口道:“好吧好吧,快去吧!”

    夏侯璟喜道:“多谢五哥,我们一会儿回来再给五哥赔罪!”

    夏侯璋摆摆手:“那我先去敬酒,你们回来自己去吧!”

    “好!”夏侯璟说完这话的时候,已经扶着桑梓樱往外走了。

    “等一下!”桑梓棉气不打一处来,她本来就是以骑在桑梓樱头上为乐的,但是今天桑梓樱不但没有让她骑,还无视了她,这让她的心里十分不爽:“桑梓樱,你给我站住!”

    桑梓棉说着,小跑两步,拦在桑梓樱的面前道:“你今日不说清楚了,休想走!”说着,还伸手推了桑梓樱一把。

    桑梓樱实在是忍不住了,被她一晃,强压在舌头下面的酸水一股脑地从口中喷了出来,稀里哗啦地吐了桑梓棉一脸一身。

    桑梓棉愣住了,周围的人也都愣住了,桑梓樱虽说是吐出来了之后身体舒服了一些,却也是愣在当场。

    是啊,在小公主的百日宴上,七王妃吐了五侧妃一身,这件事情,说出去,该是多么的失礼啊……

    桑梓棉终于意识到自己脸上和身上都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嚎叫了起来:“啊——好恶心啊!桑梓樱!你找死吗?”

    桑梓樱吐完,便觉得胸口不再那么憋闷了,于是接过小桃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有些歉意地说:“三姐,方才我家王爷和小桃都说了,我不舒服要着急出门,你看你一直拦着,结果……这我也没办法啊……”

    桑梓樱说的十分无辜,桑梓棉简直是要气疯了:“你怎么搞的!你竟然能吐在我的身上!你太恶心了!”说完又气急败坏地找身边的侍从喊道:“来人啊!来人啊!快给我擦擦!”

    桑梓棉的动静太大了,引起了众人的围观,此时她别提有多狼狈了,头发上和眉毛上都挂着方才桑梓樱吐出来的食物残渣,连嘴角都有,胸前的那一片衣服已经湿透,桑梓棉甚至能感觉到那黏糊糊的东西,已经接触到了自己的皮肤,一想到那些东西是被桑梓樱吐出来的时候,她更是捶胸顿足,懊恼无比。

    众人颇有些看热闹的样子,桑梓棉的丫头匆匆赶过来,给桑梓棉擦着脸。

    皇帝和皇后也注意到了这闹哄哄的一幕,皇后十分不悦:“你们在干什么?无视君威吗?”

    桑梓棉已经被那股酸臭和满脸的食物残渣给恶心得几乎自己都要吐出来,她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赶紧哭着对皇后说:“回禀母后,不是儿臣失礼啊,而是七王妃她,她吐了儿臣一脸!在这大殿之上呕吐,才是对父皇和母后的大不敬吧!”

    桑梓樱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出门的时候眼皮直跳了,原来,就是因为要遇见桑梓棉!

    于是桑梓樱连忙跪在地上,虚弱地带着哭腔道:“回禀母后,儿臣失礼了,方才儿臣实在是不舒服,想要出门净手,却不曾想被五侧妃百般刁难,就是不肯放儿臣出去,儿臣实在是没忍住,被五侧妃一推,胃里一翻滚……就……就……”

    桑梓樱说得十分清楚,在场众人都听明白了,虽然对这味道有些痛恨,但是这桑梓棉,也是自找的吧。

    于是很多人都纷纷捂着鼻子退到了一边。

    皇后对两人的矛盾并没有什么心思思考,只是对夏侯璋道:“老五,赶紧处理一下!”

    此时五王妃清雅踱步上前缓声道:“儿臣对不起父皇母后,没有管好侧妃,让她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出丑,只是她现在仪态不端,恐怕冲撞了圣驾,儿臣这就带她下去!一会儿再带她来请罪!”

    桑梓樱抬眼瞧了瞧清雅,她虽是规规矩矩地给皇帝和皇后认错,但是桑梓樱知道,她打心眼儿里为桑梓棉吃的这个苦头而开心。

    果然,清雅对桑梓棉道:“快点走,去找个地方换衣服吧!”

    连忙有丫头将哭哭啼啼的桑梓棉带下去,清雅也行了礼退了下去。

    皇帝原本大好的心情,被这一件事情弄得很糟糕,因为原本干净的大殿上,出现了呕吐的秽物,在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里,自然是皇帝不愿意看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桑梓樱很有可能会被罚。

    夏侯璟捏了一把汗,如果真的是桑梓樱被皇帝当场责罚,那么这个责罚是她躲都躲不掉的,他回头看了一眼规规矩矩跪在地上的桑梓樱,心中不禁又难受开来。

    只因为自己不是人上人,自己不受皇帝的重视,所以连带着自己心爱的人都要被惩罚,如果自己是夏侯璋呢?是不是皇帝也会流血情面?

    看着皇帝愠怒的表情,看着桑梓樱可怜巴巴样子,夏侯璟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做一个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吧。

    真是很可笑吧,一直都没有激励出来的斗志,竟然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场景中被激励出来了,夏侯璟忽然下定了决心,玲珑郡主,他会娶,这个天下,他也会夺!

    如果做人不够狠的话,那么谁都会踩在你的头上,如果你想做人上人,就必须要踩着别人上来,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

    夏侯璟想起这句话,第一次听这句话的时候,他还年幼,还不能领会这句话的要义,他只知道,他的母亲并不希望他做人上人,只是希望他能平安便好,但是,身在皇家,即使想要平安,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承受,或许这个道理,母亲在临终前,是想到过的吧。

    夏侯璟心中笑了笑,看来,必须是要豁出去了。

    皇帝愠怒半晌,开口道:“桑梓樱,你在这种场合上口吐秽物,可知错?”

    桑梓樱叩首道:“儿臣知错!”

    “既然知错,就该领罚!”皇后便也厉声说道。

    桑梓樱没有抬头,她知道,这种场合,连屁都不能放,更何况是吐呢,谁让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王爷的王妃呢,如果今天真的受罚,她也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吧。

    夏侯璟心中一动,几乎就要开口为桑梓樱求情,却不料还是有人为她开了口:

    “笑话!说是身体不适,竟然能忍那么久?本公不信!安大夫,去!给七王妃把把脉,看看她到底有没有病!”

    说话的正是高高在上的夏侯玟,她冷眼瞥过来,眼神中的那种冷漠,让人背后生寒。

    安咎卿立即应声道:“是!”那声音干脆利索。

    桑梓樱惊讶地抬头,便看见安咎卿径直从殿上下来,衣服公事公办的表情,行礼道:“王妃!得罪了!”

    说着,安咎卿伸出了手,示意桑梓樱也赶紧将手腕递出来。

    桑梓樱心中有些不愿意,但是她又不能当着皇帝的面说出来,她其实并不希望安咎卿说出来他怀孕的症状,因为现在只有太子妃有孩子,其他王爷都没有孩子,她有了孩子,还不知道会被什么人盯上,加之,她也怕有人要害夏侯璟,又多了一个软肋。

    桑梓樱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小心翼翼地将手腕伸了出去。

    安咎卿也还算将就,拿出一方小帕,放在桑梓樱的手腕上,开始细细地诊脉。

    期间,安咎卿并未抬头,桑梓樱则紧紧地盯着他,想要跟他通个气,却不成想,这家伙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就是不抬头,将桑梓樱给急了个半死。

    众人也纷纷屏住呼吸,想要看看这安咎卿到底是能给看出来一个什么结果,终于,安咎卿诊完脉,缓缓地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