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秦歌篇422 当我的小媳妇儿,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秦歌篇422 当我的小媳妇儿

    要死了要死了,秦宝宝赶紧把照片删了,气得想把陆贝贝打一顿。

    她不知道的是,尽管她把这里的照片删掉了,翟辰却早已经另外储存了,并且加了密的。

    偷偷吁了一口气,秦宝宝也不看那边,哼哼唧唧道:“我、我上楼换衣服去了。”

    在外面跑了一天,秦宝宝身上出了一身的汗,于是先去洗个澡。

    结果洗完澡出来,就见某人靠在她的书柜上,手里正随手翻着一本书。

    “辰叔,你、你怎么进来了,我爸呢?”

    “你爸累了,睡去了。”翟辰眼睛里跳跃着一抹光,幽幽的,秦宝宝愣在原地不敢动。

    总觉得此时的辰叔让人有点怕怕的,看着自己的目光让人不好意思跟他对视。

    翟辰放下书走过来,语气听着很正常:“怎么了?怎么不敢看我?”

    秦宝宝觉得这人肯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为什么难为情,还故意问。

    “辰叔,那张照片……”秦宝宝咬了咬唇。

    翟辰轻轻哼了一声,故意板起脸来,“宝宝,你是不是动我手机了?”

    “我把那张照片删了。”秦宝宝大胆的看着他,两颊绯红,但是胆子却大起来:“照片是贝贝偷拍的,你不能留着。”

    “我为什么不能留着?你是我女朋友。而且,照片在我手机上,那就是我的东西了,你却把她删了,宝宝,你说,你是不是该补偿我?”

    “啊?”秦宝宝被这人绕的有点晕,“那照片拍成那样子的,你怎么可以留着?”

    “我觉得很好,很可爱,很漂亮。”翟辰说,样子看上去一本正经,秦宝宝都怀疑他看到的到底是不是那张了。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翟辰上前一步。

    秦宝宝还是穿着昨天那套浴袍,全身上下都是粉色的,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有些迷惑的看着他。

    翟辰身体一紧,本来还想再逗逗这个小可爱的,结果却被这双眼睛看得完全招架不住,这么多年来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出现了裂痕。

    不等大脑做出指令,他双手已经抱住秦宝宝的细腰,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压在墙上。

    秦宝宝吓了一跳,双手使劲抵着他的胸膛,不让自己蹭到他的伤口。

    “辰叔,你的伤……”

    都这个时候了,这丫头却只担心他的伤,就不担心担心自己吗?

    翟辰眼眸一暗,直接吻了上去。

    男人特有的粗重喘息在耳边响起,翟辰这一次的吻明显跟以前的不一样,仿佛带着某种危险性。

    秦宝宝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果然是那张照片惹的祸吗?

    头上的毛巾被扯下来,湿发散落在浴袍上,秦宝宝一张小脸布满了青涩的迷茫。

    翟辰知道此时应该停下来,但是他有点停不下来,心一狠,拉开了秦宝宝的浴袍。

    秦宝宝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只觉翟辰在她身上点了一把火,烧得她理智全无。

    两人一路缠绵到床上,浴袍已经完全散开了,翟辰的眼睛红的就跟要吃人一样。

    但是他却不敢做别的,只是纠缠着秦宝宝的嘴唇,舍不得松开。

    “辰叔……辰叔……”秦宝宝就像可怜的小猫一样,闭着眼睛无助的样子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发狂。

    “宝宝……”

    重重的在哪粉嫩的唇上亲了一口,翟辰猛地抽身,冲进了卫生间。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秦宝宝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凉丝丝的空气落在皮肤上,她这才猛地意识到,刚才她和翟辰差一点就擦枪走火了。

    浴室里隐隐有男人压抑的喘息,秦宝宝捂住脸,笑意却从指缝里流泻出来。

    这就是恋爱的味道吧?

    趁翟辰不在,她赶紧爬起来。

    就这种程度,秦宝宝却手脚发软。

    等她换好了衣服,浴室里传来翟辰的低吼。

    不知道为什么,秦宝宝这会儿反而不觉得害羞了。

    可能是看到了翟辰不为人知的一面,心里有些窃喜。

    所以当翟辰洗完手出来后,她手里拿着吹风机,一本正经的问他:“辰叔,你没事吧?我刚才听见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碰到你的伤口了吗?”

    大概是装得太像了,也有可能是美人计太厉害,翟辰竟然着了道,脸上难得划过一抹尴尬,咳了咳:“……我没事。”

    秦宝宝噗嗤一声乐了。

    翟辰这才反应过来这丫头是故意的,不由扑了过来,一把把人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威胁:“胆子不小啊,是不是想我继续?”

    “你敢吗?”秦宝宝看着他,胆大包天的挑衅。

    她笑盈盈笃定了他不敢,眼睛里有一抹调皮的小算计。

    翟辰真是恨不能一口吞了她。

    “不敢。”虽然最后还是自己动手解决的,不过翟辰这会儿也相当满足,拥着怀里的人郑重道:“宝宝,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当我的小媳妇儿,你等着。”

    秦宝宝靠着他的肩膀,“嗯。”

    晚上骆一凡请客,这人也没有别的表示,只是说秦牧远道而来,大家多多少少也算是有点关系,他就尽尽地主之谊。

    第二天翟辰亲自开车,把秦牧送上了飞机。

    上飞机之前,秦牧看了看秦宝宝,又看了看翟辰,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秦宝宝一头雾水,回来的路上问翟辰说过什么。

    翟辰伸手在秦宝宝头上摸了摸,叹了口气,却不回答。

    家里,陆贝贝正在跟翟宇干架。

    翟宇简直要被这个丫头气死了,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说要跟林致远保持距离,结果倒好,这丫头转头就答应了林致远的邀请,就因为一个邹豪。

    邹豪有什么好的?一个靠女人混出来的二货。

    “你赶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陆贝贝怎么说都不听,翟宇也动了气,放了狠话。

    陆贝贝才不怕他,“你又不是我爸,你管我?我爸妈都没这么管过我呢,你凭什么?”

    “就凭你叫我一声宇叔!”翟宇脾气来了倒也没有暴跳如雷,整个人阴森森的,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陆贝贝。

    说实话,天不怕地不怕的陆贝贝,这会儿还真有点虚。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