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秦歌篇24 械斗,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秦歌篇24 械斗

    齐姿直接挂了电话,秦歌想再打,教官和班主任老师又来了。

    秦歌猜的没错,班主任老师手里拿着一只收纳箱,是来没收东西。

    教官田雷中气十足地道:“把你们身上跟部队生活无关的物品全部放进收纳箱,提醒一句,是所有,包括手机、电脑、游戏机、杂志、甚至没用的保养品。”

    有人抗议:“我们又不是真的当兵,凭什么没收手机?”

    田雷冷眼一哼:“这个问题回家问你们父母去,或者你们问问你们自己,离开手机能不能活?手机重要还是父母重要?或者再问问你们自己,你们跟父母相处的时间与面对手机的时间谁多谁少?”

    有那叛逆的立刻“靠”了一声,“我们要怎样你们管得着吗?居然跟我们说教,你也配!”

    田雷一点都不生气,他是秦歌他们这一班的班长,一个班也就二十人,这宿舍还有十个人不归他管,被他们自己的班长叫走了。

    他知道这些小子不好管,早就做了心里准备了。

    抬腕看了看时间,冷声道:“废话少说,给你们三分钟时间,三分钟后我来检查,凡是有私藏的,一经发现,就出去围着训练场跑个十圈再回来。”

    秦歌恋恋不舍的把手机丢进了收纳箱,他除了手机啥都没带呢。

    可恶的齐小姿。

    蒋烨那货手里拿着一瓶定型摩丝:“班长,这个玩意儿能留着吗?还有保湿乳防晒霜啥的,男生也怕晒啊,我这么帅,晒黑了还怎么早恋?”

    田雷:“……”

    最后,所有人乖乖把没必要留的私人物品全部放进了收纳箱,蒋烨在防晒霜和摩丝之间纠结了半天,最后选择了防晒霜。

    男生这边除了对游戏机比较纠结别的倒也没什么,毕竟这里没网啊,电脑根本就用不上。

    据说女生那边可就纠结了,男生宿舍离这么远都能听见尖叫,感觉就像打起来了一样。

    “只准留三样保养品,女生们肯定要跟教官拼命。”蒋烨幸灾乐祸地说。

    本以为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了,谁知道班长田雷过了一会儿又转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副班长,叫谢斌。

    学习了部队的规章制度,俗称“规矩”,又学习了整理内务,比如叠豆腐块了,直到九点的样子,大家才上床睡觉。

    这些少爷们原本对那硬邦邦的钢板床相当抵触的,还以为会失眠呢,结果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少爷们就被哨声吵醒,军训正式开始了。

    。。。

    齐姿昨晚没等到秦歌的电话,第二天也没等到,就断定秦歌的手机应该是被没收了。

    她爸说三爷专门打了招呼的,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让部队随便收拾。

    齐姿不由替秦歌捏了一把汗。

    放了学,齐姿去陈水那里取车,老远就看见陈水和阿标他们站在外面,正与一帮人对峙。

    对方领头的家伙一头黄毛弄了个鸡冠头的造型,手臂上纹了一条龙,满脸凶相,看着还挺唬人的。

    陈水隔壁铺子里的人对这群人很惧怕的样子,都躲在店里不敢出来。

    齐姿背着书包,她正在吃泡泡糖,一边嚼着一边就朝那两伙人过去了,近了才跟陈水打招呼:“水哥,我来取车。”

    陈水看了她一眼,“去吧,在里面。”

    齐姿没看那伙人,吹着泡泡进屋去取车了。

    她开着车从里面出来听见那个黄毛对着她吹了一声口哨,不知道是被车惊艳了还是被人惊艳了。

    车子从他们中间穿过去的时候只听那黄毛对陈水道:“就说你为什么突然金盆洗手了,原来是泡到了有钱人家的小妞。阿水,那小妞谁啊?”

    陈水冷声道:“她只是我的顾客,你最好不好招惹她,否则,后果自负。”

    黄毛顿就怒了,狠狠呸了一声,骂道:“tmd,你算什么东西?后果自负?老子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后果自负。兄弟们,给我砸!”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黄毛的人纷纷从后腰拔出武器——扳手,还真是有备而来。

    齐姿的车速不快,回头一看,就见那个黄毛举着扳手直接砸向了一辆牧马人的挡风玻璃。

    陈水店里的车虽说算不上多么豪的豪车,但是这些混蛋随便砸一辆他们三个人大概就白干了。

    并且黄毛人多,陈水只有三个人,根本就拦不住。

    齐姿调转车头,加速,摩托车直接朝着那个黄毛冲了过去。

    那黄毛正准备朝一辆奥迪下手呢,扳手刚举起来,就听轰隆隆的声音眨眼而至,他下意识转头,就见那辆拉风的摩托车朝着他冲了过来。

    黄毛吓得腿软,嗷的一嗓子摔倒在地,齐姿的摩托车嘎吱一声在他双腿间停下来。

    就差一点点,黄毛就要蛋碎一地。

    “滚!”齐姿冷声,霸气十足,完全不像一个初三的学生。

    黄毛还真被她唬到了,毕竟,不是随便什么学生都能开着上百万的摩托车上学的。

    尤其齐姿明显看到他们在械斗,居然还跑回来掺和,就说明这丫头背后绝对有强大的势力,否则她哪来的那么大胆子?

    见黄毛不动,齐姿又发动摩托车,头盔里面的眼神带着杀气:“还不滚?想试试我的车轮吗?”

    说着,摩托车的车轮果然向前推动了三公分,堪堪擦着黄毛的裤子。

    黄毛狼狈的爬起来,大手一挥:“我们走。”

    走之前用扳手指了指陈水,显然还会再来。

    “小姿,今天真是多亏你了。”陈水失笑:“没想到我还要你来救,真是丢人。”

    齐姿看了看被砸的车,有五辆,好在阻止的及时,多数都是玻璃碎了,只有那辆牧马人车头被扳手砸了好几个坑。

    “人没事就好。”齐姿想了想,好歹是问出了口:“水哥,那些人是什么人?”

    陈水显然不想再麻烦齐姿,无所谓道:“没事儿,就是一些私人恩怨,我关门几天,躲一阵就好了。”

    齐姿不信,却没有多说,“如果需要帮忙你就开口。”

    陈水知道秦五少家有人在公安局,但是这件事却不能让警方知道。

    “真的没事。”陈水从钥匙串上解下一个钥匙递给齐姿:“这是大门的钥匙,你还是把车停在这里吧,安全。”

    齐姿没在说什么,接了钥匙就走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