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365 被人办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365 被人办了

    阮妩在外面应酬从来都是很谨慎的,不管有没有熟人在身边她都不会多喝。

    吃饭的时候她只喝了几口红酒,进了ktv她更是滴酒不沾,只是喝了一杯崔大发递过来的饮料。

    那杯饮料她是看着崔大发从新开封的瓶子里倒出来的,但是喝了饮料后她的身子却渐渐无力。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她感觉被人放在了一张床上,她想说话,想骂人,想把那个解她衣服的男人一脚踹开。

    她拼命睁开仿佛千斤重的眼睛,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滚……开……”

    阮妩想爬起来,身上却一点力都没有。

    那个男人停手了,模糊的身影站在床边,似乎在看她。

    她很恐惧,感觉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意识越来越混沌,阮妩绝望的发现,那个男人在脱衣服。

    他覆上来的时候,她终于失去了意识。

    看着阮妩紧闭的眼睛,裴征气得想杀人。

    今天要不是心血来潮送刘菲儿回酒店恰好碰见崔大发,这个女人此时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他简直不敢去想,只是稍微想一想他就恨不能把那个该死的男人千刀万剐。

    裴征很少这么生气的,他满身心眼,善于算计,在商海浸淫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情绪不轻易外露的本事。

    就连当时阮妩跟他分手他都没生气,心里想着这丫头还小,不懂男人,慢慢来。

    谁知不过转眼,阮妩差点就被别人弄床上去了。

    想到自己跟阮妩拍拖那么久都没舍得碰她,别人竟然敢染指,裴征这会儿也不知道是气阮妩还是气那个该死的男人,或者是气他自己。

    男人的愤怒一旦被激发出来那就收不住,撞开门看到的那一幕刺激着裴征的神经,此时他只想把这个女人变成自己的,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裴征的痕迹,让别的男人再也不敢靠近。

    他近乎粗鲁的吻上她的唇,大手抚上她滑腻的皮肤。

    隔壁的房间。

    崔航看着衣衫不整被揍成猪头昏迷不醒的崔大发,脑子里嗡嗡直响。

    他自己也很狼狈,被人一盆冷水浇下来,饶是这房间里暖气足他冻得清醒了。

    沙发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此时正冷冷的看着他们父子俩。

    “听说阮阮很照顾你……”绍伦冷声道:“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

    崔航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相反,他从小看多了父母的龌龊事,所以不需要别人提醒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的表情很冷,心更冷,双眼仇人一般盯着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崔大发。

    “她怎么样了?”崔航问。

    绍伦笑了一下:“裴董在照顾她。”

    这个照顾是什么意思,崔航也明白。

    他攥紧了拳头,如果不是因为身上流着这个男人的血,他恨不能再补上几脚。

    他的神情完全不像一个高中生应有的表现,绍伦以为他会哭闹,谁知他只是咬紧嘴唇,没有多说一个字。

    这个样子的崔航让绍伦眉头一挑,暗道如果不是这小子还太小,裴董说不准真的就多了一个棘手的情敌。

    毕竟,不是所有的情敌都像他绍伦这么有觉悟的,并且看崔航,明显是个狠角色啊。

    心下一动,绍伦淡淡的道:“小子,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你爸?”

    崔航:“随便。”

    绍伦轻佻的笑了一下:“那我可就交给警察了?”

    崔航突然愤怒的瞪着绍伦,大声道:“我说随便,随便你是报警还是杀了他,都与我无关!”

    绍伦一愣:“挺有个性。”

    崔航又不说话了,他幼小的心在滴血。

    阮妩是第一个给他温暖的人,他喜欢她,尊重她,小心翼翼的讨好着她。

    他喜欢围在她的身边,不管她是上班也好还是在家发呆也好。

    姐姐那么美,那么纯洁,那么温暖。

    崔航总是在心里默默的激励自己,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医科大,像姐姐一样当一个温暖的医生。

    当然,他想当医生的目的没那么高尚,他就想围在阮妩的身边,变成她的小狼狗,打都打不走。

    这个愿望那么美好,他也在为之付诸努力,但是,一切的一切,就在今晚破灭了。

    为什么是这个人的儿子?

    为什么?

    他知道裴征正在对阮妩做的事,他不恨裴征,只恨自己。

    因为他知道阮妩不喜欢裴征,这一切的灾难都是自己带给她的。

    崔航懊悔的想死,为什么那么蠢?就因为他表现出了难得的那么一点点父爱就被他骗了,为什么那么蠢?

    噗通一声,崔航跪在了地上。

    他身上滴着水,冻得脸色惨白,却一声不吭。

    绍伦摇了摇头,暗道这小子这一次真是伤了心了。

    他好心的把空调的温度又升高了五度,过去踢了踢崔航,“浴室里有浴袍,去换一下。”

    崔航不懂,根本就不理会。

    没人知道,他正在从一个男孩快速的蜕变。

    绍伦叹了一口气,既没有报警,也没有给崔大发叫救护车,那父子俩一个躺着一个跪着,绍伦就坐在一旁看着。

    等了半天不见裴征出来,绍伦也困了,扔了一条浴巾在崔航身上,自己睡了。

    第二天,阮妩先醒。

    她在睡梦中感觉到呼吸困难,醒来才发现胸口搁着一条男人的胳膊。

    昨晚的记忆涌进脑海,她重新闭上眼睛。

    那个羞耻的地方传来的不适提醒着她,那不是梦,她被人办了。

    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她直接从床上跌了下去,就好像那床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看都没看床上的男人一眼,她胡乱的穿着衣服,却不知道,床上的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裴征半眯着眼,享受一般看着那个小可怜慌乱的穿内衣,却因为手抖那扣子始终都扣不上。

    可能是昨晚吃的开心,此时的裴征餍足的很,心情大好的他突然爬起来,一手扣住了阮妩的腰,把人抱进了怀里。

    他的动作太猛太快,阮妩吓得身子一僵,却听耳边有道熟悉的声音在说:“这么着急要去哪,嗯?”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