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169 他想拉我下水,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169 他想拉我下水

    翟弋收到上面的命令时愣了一下,人找到了?

    “那我现在怎么做?”人找到了,翟弋好歹松了一口气。

    电脑屏幕上的首长道:“白狐现在依旧很危险,你们原地待命,等待支援他。”

    翟弋眉头紧锁:“首长,您现在可以告诉我白狐在这边的身份了吗?”

    首长道:“叶云帆。”

    “叶云帆,那不就是,就是金爷的……”陈健一拍脑门,指着童铭:“太子爷,你还记得吗,那个男人,就杀死金爷的男人,我当时就说他的背影很熟悉,草,原来他是白狐。好险,我当时要是开枪,那后果……”

    楚苏也想起来一件事来,激动的不得了,“太子爷,你还记得吗,我们和程珊躲在地窖里,后来程珊的老板来了,原来,原来我哥曾经离我那么近,当时我还想那人的声音有点熟悉。”

    接连被点名的童铭有些懵,他不认识文景啊。

    不过现在知道文景暂时没事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小楚楚别哭鼻子啊,咱们还得留着劲儿帮你哥呢。”

    楚苏的眼泪在框框里打转,“我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文景没事吗?

    不,他大大的有事。

    咚的一声,叶锐扔掉熨斗几大步冲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就见文景抱着头蜷缩着身体,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叶锐吓了一跳,他知道文景这是毒瘾犯了。

    “先生,先生。”

    叶锐把文景紧紧抱在怀里,心里着急的不行,“先生,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文景脸色煞白,满头冷汗,一把抓住了叶锐的手臂,颤抖着嘴唇吩咐:“把我绑起来,快,不许给我那玩意儿,死也不许给。”

    叶锐来不及去找绳子,直接撕了床单。

    床单不容易把人弄伤,叶锐看文景那纤弱的身子,真是不忍心下手。

    把文景绑住,叶锐也出了一身汗,他把文景绑在床上,又打开他的衣柜,找了一件干净的衬衣,团了团,塞进文景的嘴里。

    文景只觉身体里的骨头在一寸一寸的被人捏碎一般,疼得他汗水直流。

    头发完全被打湿了,身上的真丝睡衣也湿了一大片,露出他有些单薄的胸膛。

    “先生!”叶锐跪在文景的床前,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种痛苦他是经历过得,当年要不是文景救了他,给他戒毒,他肯定早就是白骨一堆了。

    但是他也知道,当年文景戒毒是找了医生的,对,医生。

    “先生,我去找医生,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文景却疯狂的摇头,嘴里不断呜呜出声,显然是有话要说。

    叶锐领会不到他什么意思,只好取了他嘴里的布团。

    “不要去……不要……”

    “可是你这样会死的,你的毒瘾肯定能戒,咱们戒!”

    “不……不要去……”

    既然对方专门让他染上这玩意儿,怎么又可能让他轻松戒掉呢?

    “我,我忍忍就好了,你绑着我……不,不要惊动……惊动任何人……”

    叶锐眼睛都红了:“先生你放心,家里的佣人我都赶出去了,其他人不会进这屋子的。”

    有叶锐在,文景是放心的。

    他心里苦笑,这底卧的,自己居然粘上这东西了。

    “唔……”一阵剧痛又传来,文景忍不住高昂起头,纤细的脖子拉出一道让人心惊的弧度,动脉凸起,看的叶锐心里一紧,生怕他把脖子挣断了。

    “先生……”叶锐赶紧重新堵住他的嘴,以免他咬到自己的舌头。

    文景不断的挣扎挣扎挣扎,瞳孔凸出,眼睛下面一片青色。

    柔软的布条把他身上勒出了一道道红痕,称着他白皙的皮肤,显得触目惊心。

    叶锐看不下去了,“先生,你不能这样,你这样会死的。”

    文景已经听不见。

    叶锐转头出去,很快就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放着针管,消毒水,以及一支药剂。

    文景看见他拿起了针管,眦目欲裂。

    他疯狂的摇头,但是双眼却紧紧盯着叶锐的手,眼中分明渴望着。

    叶锐不敢看他,道:“先生,既然现在不能戒,那你就不要强迫自己,等,等事情结束了,我们再戒。”

    文景还是摇头,但是叶锐已经不由分说压住了他的手臂,针头扎进皮肉,随着药剂的注入,文景渐渐停止了挣扎。

    叶锐缓慢的把药剂推进文景的体内,一边流着泪一边道:“先生,你骂我吧,我知道,知道你跟那些人不一样,你痛恨这些东西,我知道,你骂我吧!”

    “哎……”似叹息,似解脱,文景哪有力气骂人?

    再说,他从不骂人。

    叶锐扔掉针管,赶紧给文景松绑。

    先前那一番折腾,文景身上半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叶锐把他抱进浴室。

    身子刚泡进温热的水里,外面卧室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叶锐的手下马六愤怒的喝斥:“我们先生现在不见任何人,莱普将军,你别逼我动手。”

    叶锐想要出去看看,被文景一把抓住。

    文景摇了摇头:“不必理会。”

    叶锐一脸的杀气:“先生,他们欺人太甚!”

    文景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该来的早晚会来,咱们随机应变。”

    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穿着军靴的莱普就出现在浴室门口。

    看见浴缸里的文景,莱普愣了一下。

    文景身上被布条勒出了一道道红痕,密布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看上去有一种让人血脉喷张的性感。

    “将军这是……”

    莱普笑了笑:“听说叶少平安回来了,我来看看。叶少这是……不知道叶少是被什么人抓去了,你说,我帮你把凶手找出来。”

    文景笑了笑:“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遇到疯狗了吧?”

    叶锐很不客气的赶人:“将军,我们先生要沐浴,请您下楼等候。”

    莱普哈哈一笑:“也好。”一顿,又道:“叶少这才对嘛,贩毒的人哪有不吸毒的呢?这样一来,大家就都安心了不是吗?”

    关上浴室的门,叶锐有些不解:“先生,他到底什么意思?”

    文景眼眸深了深:“他想拉我下水。”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