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160 我们分手吧,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160 我们分手吧

    关悦终于有点女人的样子了,抱着楚苏不撒手:“楚楚,你别吓我啊,他们总不会用那些东西来对付我们吧?”

    楚苏煞有介事的点头:“他们把我们分开关,我看**不离十。”

    结果楚苏话音刚落,墙壁上面透气的小口就钻进来一样东西,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楚苏定睛一看,吓得妈呀叫着蹦起来了,“老鼠,真的是老鼠,我草,这些混蛋太不是东西了。”

    她刚骂完,一只只半大的老鼠就跟下饺子似的从墙上滚下来,摔得吱吱乱叫,到处乱窜。

    楚苏直接蹦起来,双腿缠在关悦腰上,不下地了。

    “完了。”关悦说:“有老鼠,肯定还有蛇,这么缺德的注意谁想出来的?”

    不一会儿,地上就被丢进来好几十只老鼠,那吱吱吱的叫声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关悦一脚把一只撞在她脚上的老鼠踢开,骂道:“这些老鼠没毛病吧,别给咱们传上什么病哦。”

    楚苏恨不能捂住耳朵,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悦悦,赶走它们,快,赶走它们,我要疯了。”

    关悦望着透气孔,“操”了一声:“宝贝,我也要疯了。”

    只见一条乌漆墨黑的蛇从气孔里钻了进来,啪的一声,翻着白肚皮掉在地上。

    接着是绿的,白的,花的,接二连三的蛇被塞进来,啪啪地掉在地上。

    看着那些蛇在地上蠕动,关悦的身子都麻了。

    “楚楚,楚楚,换你抱我了,快,那东西过来了。”

    楚苏死死抱着关悦的脖子不撒手,开始放声尖叫。

    关悦气得不行,“靠,你不是说你连老鼠肉都吃过吗?”

    “吃肉跟活的能一样吗?你特么不是说你是汉子吗?我不管,我现在就把你当汉子使了,死也不下。”

    关悦:“……”

    蛇还好,教官们就只放了十几条,毕竟那东西爬的比老鼠慢,并且个头大,好躲。尼玛老鼠就卧槽了,那蛇一进来老鼠就炸窝了,吓得四散逃窜啊,直往关悦脚上撞,吱吱吱的叫着,听得关悦都瘆得慌。

    “卧槽!!”

    “怎么了?”

    “有条蛇在吞老鼠,你要不要看?”

    楚苏偷偷瞟了一眼,见地上好多老鼠,吓得恨不能晕过去,又一把抱住了关悦的脖子。

    监控室,一群男人乐得打滚。这些家伙可是教官,每个学员喜欢什么害怕什么那是一清二楚,要整人,他们有的是办法。

    看够了楚苏和关悦,童铭把余洋和薛刚的调了出来。

    这两人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可以听见薛刚打呼的声音,那货还醉着。

    “余洋是重点培养对象。”宫哲说。

    作为重要要培养的对象,余洋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当然,其他人的日子也不好过,有人被吊在粪池里,有人被吊在树上,反正大鱼大肉的日子仿佛南柯一梦。

    赵飞推门进来,“天啦,楚楚叫的太惨了,我还当她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怕老鼠。”

    童铭好奇道:“关悦没叫吗?”

    赵飞摇头:“没,不过在骂我们,老大,要不要现在就提审她们?”

    翟弋:“再等等。”

    赵飞挑眉,真狠。

    关悦抱了楚苏半个小时,抱不住了。

    “妞,姐姐的老腰不行了,你确定你不下来?”

    “死也不下来。”

    关悦叹口气:“你还是适应一下,我看你家首长大人这是打定主意要咱们两克服这玩意儿,咱们要不战胜它们,大概就别想出这门了。”

    楚苏抬起惨白的脸,不敢置信道:“不是吧?”

    关悦点头:“我看就是。”

    楚苏简直要疯,眼睛往下面一瞟,不得了,地上到处都是老鼠,在她看来简直没有办法下脚。

    “悦悦……”

    “你觉得老鼠和毒贩子走私贩犯比起来谁最恶心?”

    “当然坏蛋最恶心。”

    关悦一耸肩:“你给我下来,看我的。”

    楚苏从关悦身上下来就紧紧贴在了墙上,关悦忍不住嘲笑她:“我还没见过你这个样子,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楚苏翻个白眼:“彼此彼此。”

    “谁说的?”关悦一撸袖子:“我那是没有逼到那个份上,你看着。”

    关悦深吸一口气,楚苏只看见她快速出手,一把抓住了一条蛇的尾巴,手臂轮圈,大力的往墙上一甩,那蛇就被她砸晕死过去了。

    “……”楚苏由衷佩服:“汉子就是汉子。”

    关悦看了眼地上的老鼠,“看你的了。”

    “悦悦……”

    “别跟我撒娇,我又不是拉拉。”

    ==!!

    楚苏也知道这一关她必须过去,好吧,就把它们全部想象成烤老鼠肉。

    于是,她试着往老鼠肉中移动脚步,并且最终站在了老鼠堆里。

    楚苏站着军姿,成群的老鼠就从她脚上跑来跑去,那感觉,酸爽。

    关悦的话应验了,没过多久,大铁门开了,几个助教进来,把她们带到了另外的房间。

    在这个房间里,楚苏见到了传说中的电椅,她还看到了宫哲,童铭,刘志刚,以及……翟弋。

    “这就是重头戏了吧?我是我们这一批里面第一个试它的人?”楚苏指了指电椅。

    童铭少有的严肃,“楚楚,这玩意儿不是闹着玩的,你可不能硬撑,受不住了就吭声。”

    楚苏自觉坐到了电椅上,“那还等什么,开始吧!”

    双手双脚以及脖子被锁住,楚苏想起了文景以前讲过的故事。

    他们以前抗刑讯训练的时候教官们装成坏人,故意试探他们。楚苏本来还防着这一招,没想到翟弋这一次居然没有用。

    刘志刚的台词都没变:“告诉我,你部队的番号,你们领导的名字。”

    楚苏闭上了眼睛,下一秒,一股电流迅速钻进她的身体,楚苏被电的梦的睁大了眼睛。

    她被电得忍不住的都起来,那一刻,她仿佛感觉到心脏停止了跳动,那是死亡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年几十年,也许只是几秒,刘志刚拉了闸,楚苏狼狈的喘着气,就几秒,她已经满身冷汗。

    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刚才锁经历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一只手捏住了楚苏的下巴,她看到了翟弋。

    翟弋死死盯着她的眼睛,异常的冷酷。

    “我跟越越和好了,所以,我们分手吧。”翟弋冷声道。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