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159 知道我们要来啊,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159 知道我们要来啊

    楚苏差点也忍不住为童越鼓掌,她喜欢豪爽性格的女人,跟她交好的关悦,司念晴,阮妩,虽然气质不一样,但是骨子里都是那种干干脆脆的性子,让人肃然起敬。

    如果她不是坐在翟弋身边的话,楚苏也很想过去敬她一杯。

    虽然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可能,一直告诫自己应该相信翟弋,但是理智是一回事,看到他们无形间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熟悉和亲密,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飓风只是负责训练学员们有强大的身体苏芷,有强大的对敌手段,有强大的军事能力,却没有训练她要如何坚定不移的相信一个人。

    她想她还是太年轻了,就算猜测这也许是翟弋安排的训练手段,她心里还是忍不住不爽。

    比起关悦,楚苏又觉得自己已经算镇定了,如果换了关悦,这货肯定早就上手打人了也说不准。

    想到这楚苏笑了笑,然后看到接下来的这一幕她就笑不出来了。

    一直说“不用”的翟弋站起来了,从童越手里拿走啤酒,就着童越喝过的地方仰头喝了起来。

    学员们都疯了,跟着起哄喊“亲一个”,好不容易在总教官面前放肆一回,那些精力旺盛的家伙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翟弋和关悦一共喝了三罐,见关悦还要继续,楚苏坐不住了,过去抓住了关悦的手。

    “别喝了悦悦。”

    关悦一指头点楚苏脑门上,还嫌不过瘾,又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气得不行:“你别管我,没出息。”

    对面的翟弋无动于衷。

    楚苏记得,当初阮妩用手指头点她脑袋的时候翟弋的表现不是这样的……

    硬把关悦拖回来,楚苏闷头开吃。

    关悦还要再闹,楚苏只能小声提醒:“别喝醉了,小心有诈。”

    这话太刺激人了,尼玛还来?关悦简直要拍案而起,幸好被楚苏按住了。

    “咱们静观其变,先吃饭,吃饱了,你别喝了。”楚苏说着,又跟余洋使了个眼色。

    这会儿喝闷酒的还有一个,那就是薛刚。

    薛刚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戏,拿什么跟人家裴朔比啊?

    还想喝呢,关悦一把抢了他的啤酒,怒骂:“没喝过酒啊?赶紧吃饭,吃饱。”

    “悦悦……”薛刚可怜兮兮的,那玩意儿的表情真是越看越像一只受了委屈的人形忠犬。

    这顿饭学员们都不约而同放开了肚皮吃,吃的那叫一个欢实,最后只剩杯盘狼藉,有几个傻乎乎的还喝醉了,其中就有薛刚,一副醉生梦死的状态。

    睡到半夜,教官们又整幺蛾子了。

    楚苏一罐啤酒都没有喝完,所以她的大脑没有被酒精麻痹,随时保持着高度警惕。

    半夜一点左右,门外传来的轻微的脚步声。

    楚苏翻身而起,一手拿衣服,一手大力捂住了关悦的嘴巴。

    关悦醒了,没有叫出来,她知道是楚苏。

    两人刚穿好衣服,就见反锁好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开了,然后进来两个人。

    刘志刚和陈健见两丫头都已经穿好衣服了,一愣,乐了:“哟,知道我们要来啊?

    关悦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又要干什么啊?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

    刘志刚道:“没完,等你们只剩下七个人的时候才算完,既然醒了,那也就不用我们动手了,走吧,记住,不许说话。”

    关悦和楚苏被带到一个空屋子里,里面什么都没有,连坐的草堆都没有。

    “这是要搞什么?”

    两人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屋子就是普通的钢筋水泥建的,除了依旧没有窗户只有上面有一排透气的小孔外没有什么特别的。

    铁门哐当一声锁上,两人心里顿时一沉。

    “什么意思,这一次是分开关了?”关悦道。

    楚苏点点头:“应该是了,不知道余师兄他们跟我们的训练是不是一样的。”

    这屋子里光秃秃的,天花板上除了监控和灯还有一个窃听装置。

    “擦,这些混蛋。”关悦不爽的很,“监视就算了还特么监听,楚楚,上来。”

    说着关悦拍了拍自己的肩,然后蹲下身,示意楚苏骑上去。

    楚苏懂了,她也不想她和关悦说的话被那些家伙听去,于是骑上关悦的肩膀,把窃听装置毁坏了。

    “摄像头就留着吧,万一我们有个好歹,那些家伙也好知道。”关悦想的还挺周到的。

    楚苏纳闷道:“他们总不能再饿我们一周吧?那也太没人性了。”

    关悦现在对翟弋完全没有好感,“哼,说不定比咱们想的还要没人性呢?妞啊,你真的不怀疑翟弋吗?”

    楚苏也不好怎么说,她也纠结呢,道:“先训练吧,以后再说。”

    关悦最烦躁这种拖拖拉拉的感觉,想想都受不了。

    “如果他跟那个童越死灰复燃了呢?你还留在飓风吗?”

    这一次楚苏想也没想道:“留啊,怎么不留?我进飓风为的是我自己,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以前我想错了,我以为我是为了我哥,后来我觉得我是为了翟弋,但是现在我心里十分清楚,我谁也不为,就为我自己。只有自己够出色,活得够精彩,就会拥有想要的东西。”

    她想,翟弋肯定也不会喜欢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虽然对童越的了解有限,但是她看得出来,童越很优秀,优秀到楚苏没办法嫉妒她,只想成为像她一样优秀的女人。

    如果翟弋和童越……

    楚苏拒绝去想,一切问题,等到了训练结束,总会水落石出。

    关悦欣慰的拍拍楚苏的肩膀:“好样的,姐没看错你。”

    ==!!

    两人在屋子里绕了一圈,楚苏突然问关悦:“你有没有害怕的东西?”

    关悦一拍胸膛:“笑话,我能有害怕的东西?”

    楚苏淡淡地戳穿她:“我记得拉练的时候你好像怕蛇。”

    一说到蛇,关悦的身子就抖了一下。

    当时拉练的时候教官要大家吃蛇肉,关悦死活不吃,扬言宁愿吃毛毛虫都不吃蛇,成功把一群教官搞得蛇肉都吃不下去了。

    这会儿听楚苏提起这茬,关悦心里直打鼓:“妞,你别吓我啊,那你怕什么?”

    楚苏抱着胳膊:“我怕老鼠。”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