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158 我比较喜欢直接,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158 我比较喜欢直接

    第八天中午,学员们的伙食终于全面改善了,鸡鸭鱼肉,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薛刚直接上手抓住了一只鸡腿就往嘴里塞,边囫囵道:“那天教官们可坏了,自己啃鸡腿勾引我,幸好咱信念坚定,否则就当时被饿的那个狠劲儿,我能把一桌子全吃了。”

    教官们抬着啤酒进来了,童铭笑嘻嘻地道:“今天给大家放假,敞开了吃,敞开了喝,喝醉了也没关系。”

    学员们一愣,这……有点不对劲啊。

    薛刚的鸡腿挂在嘴上,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啃,总觉得宴无好宴。

    “教官,你们不会在整什么幺蛾子吧?”

    刘志刚哈哈大笑:“瞧你们这些怂包,怎么,怕了?”

    薛刚咽下鸡肉,抻着脖子道:“我们是真的怕了,教官,你们就给句痛快话,你们到底还要干什么?说出来我们也好死得瞑目。”

    “滚蛋!”陈健大声道:“告诉你们,这个‘死’子是我们飓风的禁词,你们这么辛苦的训练难道是为了上战场挨枪子儿?”

    “不是!”所有学员立正站好,齐声回答。

    这时,翟弋进来了,后面跟着童越。

    翟弋冷酷的眼神扫了扫众人,“怎么不吃?”

    靠,学员们面面相觑,这真的是给大家吃的啊?那还等什么?

    于是众人开吃,群情那叫一个激奋啊,啤酒整上,一时间整个食堂那叫一个热闹。

    楚苏也拿着一罐啤酒慢慢喝着,关悦已经跟薛刚干上了。

    关悦不愧是女汉子,酒量那叫一个好啊,眼看着她又拿起了第三罐,楚苏赶紧拉住她:“别忙着喝,先吃点东西。”说着递了一盘子菜过去。

    关悦忙着大放厥词:“刚子,今天姑奶奶要是喝不死你就跟你睡。”

    ==!!楚苏真是服了这货了,真当自己是男人呢?

    对面的薛刚喝了两罐啤酒脸没红,听了关悦的话立刻就红成了一片。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有人猥琐道:“那完了,行军床不够宽,你们打算怎么睡?”

    余洋是知道关悦和裴朔的事情的,裴朔不在跟前还没什么,这裴朔可是在一旁虎视眈眈呢,余洋就咳了咳道:“悦悦这还没开始喝就说胡话了,怎么,真把自己当爷们了?”

    这个话题于是就被转移到男人和女人这件事上来了,关悦气呼呼道:“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爷们吗?女人就必须温柔贤淑做低伏小吗?女人啥都能干,倒是你们男人,你们给我生个儿子出来我看看。”

    艾玛,这明显就是在指桑骂槐,反正楚苏是这么觉得的,尤其那句“女人就必须温柔贤淑做低伏小吗”,不要太明显。

    关悦太爷们了,纯爷们不敢招惹,大家又嘻嘻哈哈开始吃喝。几个男兵起哄给教官们敬酒去了。

    关悦把一罐啤酒往楚苏手里一塞:“你也去。”

    “我才不去。”。

    隔壁桌,有学员起哄喊童越嫂子,童越虽然一副高冷的姿态,却跟喊嫂子的人喝起来了。

    翟弋并没有制止。

    关悦气得不行,骂楚苏没出息,然后拿着一罐酒过去了。

    只不过她还没走到翟弋跟前,就被裴朔拦住了去路。

    关悦没心情跟裴朔纠缠,眼神儿犀利着呢:“让开。”

    裴朔气个半死,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当着自己的面跟别的男人暧昧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讽刺他,真是皮痒了。

    “看你酒量好,想找你喝一个,怎么,不给面子?”

    关悦冷冷扫了裴朔一眼:“你谁啊,脸很大吗?”

    裴朔:“……”

    他知道关悦这不是欲擒故纵,这丫头别看横,其实没有花花肠子,心里面怎么想的就必然摆在脸上。

    所以,裴朔是真着急了,因为关悦是真的打算不要他了,不是说着玩玩而已。

    这边余洋见薛刚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关悦,完全没有发觉裴朔跟关悦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是头大。

    他一手搭上薛刚的肩膀,轻轻叹了口气:“刚子,那是我和悦悦的团长。”

    薛刚傻呵呵的乐,心里还想着关悦说跟他睡的美事儿,“我知道啊……你看悦悦,太酷了,连裴大团长都不屑搭理。”

    “……”余洋决定实话实说:“刚子,他们两以前是情人。”

    薛刚:“……”

    过了三秒,薛刚飞快的反应过来:“不可能,悦悦就一个小兵蛋子,禁止谈恋爱。”

    余洋:“裴朔是小兵蛋子吗?”

    裴朔当然不是小兵蛋子,人家是一团之长,当然有恋爱的资格。

    薛刚瞪着眼睛道:“那,那你也说了,他们以前是情人,现在悦悦是飓风的人,不是猛虎团的人。”

    见薛刚有点激动,余洋赶紧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跟你提个醒。裴团是冲着悦悦来的,他肯定不会轻易放手。”

    哎,余洋也就只能说这么多了,他也看的出来,关悦只是把薛刚当兄弟。

    而楚苏,大概也只是把他当师兄。

    薛刚也不傻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演习结束后裴朔会揍他了。

    于是,薛刚悲愤了,这货就化悲愤为食量,开始放飞自我,一通胡吃海塞。

    这边裴朔还在跟关悦僵持。

    “悦悦,我们谈谈。”

    “跟那谁谈去,我比较喜欢直接,你想动手?”

    裴朔:“……”

    关悦一把甩开裴朔,一脚踩在裴朔刚才坐的地方,对面就是翟弋和童越。

    “总教官,可以跟你喝一个吗?我代表楚楚……以及所有的学员们,要好好敬你一回。”

    翟弋眉头一紧:“不用。”

    “别啊,你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我们都记在心里呢,无以为报了都,只能敬酒。总教官,给个面子呗。”

    翟弋还是那句:“不用。”

    一旁的童越站起来,手里举着一罐啤酒。

    看得出来,童越也是直来直往的性格:“我代替他喝。”

    关悦不买账:“你谁啊?飓风的前辈吗?要论交情麻烦排队,我正忙着呢。”

    关悦刚说完,童越就仰头咕噜咕噜的喝起来了,看得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为她的爽快鼓掌。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