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111 你要干嘛,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111 你要干嘛

    怕不怕?

    当然还是怕的。

    只不过这点小手段楚苏没有放在眼里,她是真正见过生死的,女孩子之间的唧唧歪歪她真的看不上眼。

    只是楚苏也明白,她太弱了。

    摇摇头,楚苏抓着翟弋的胳膊起来。

    呛水的滋味儿很难受,得缓缓。

    童铭和刘志刚等人气得不行了,尤其童铭,一把抢过刘志刚手里的扩音器,冲着湖里的人大声道:“都他妈给本太子爷在水里待着,不许动!”

    没人敢动,男兵们知道女兵又出事了,个个敢怒不敢言。

    部队的规矩就是这样,为了培养团队意识和集体荣誉感,经常会一起受罚什么的。

    崔子航弄来一个皮划艇,童铭带着刘志刚和赵飞过去了。

    楚苏一看童铭那架势,猜测他大概是要过去帮她出气,赶紧拉住翟弋,“算了,我都没看清是谁,你们这样会有人说闲话的。”

    翟弋看她一眼,“你不要管,上车。”

    “干嘛?”

    “换衣服。”

    听说翟弋要楚苏换衣服,剩下的宫哲和陈健等人赶紧在湖边站成一排,面朝湖面站成一排人墙,挡住了从湖面投过来的视线。

    楚苏扯了扯衣服,皱了皱眉,“他们在水里泡着,我……”

    不等她说完,翟弋就拽着她上了车。

    “还真有衣服啊?”楚苏惊讶的不得了,“你怎么会准备我的衣服?”

    翟弋没有回答她,瞪着她,“脱。”

    “那你转过去。”

    翟弋:“……”

    楚苏翻个白眼:“你不转过去我怎么脱?”

    翟弋:“我要看看。”

    楚苏:“……”

    见她不动,翟弋似乎也失去了耐心,直接上手解楚苏的武装带。

    “靠,你干什么?”楚苏这会儿身上没什么力气,只有嘴巴还算灵活,“姓翟的,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你给我住手。”

    听着车里的动静,人墙们面不改色。

    皮划艇已经划过去了,童铭的视线从女兵们脸上一一滑过。

    关悦还想打人,可惜被余洋和薛刚紧紧抓着动弹不得。

    她气得恨不能把何曦活撕了,“贱人,你给我等着,姑奶奶弄不死你。”

    何曦刚要反驳,童铭的视线冷冷地扫过来。“说吧,谁干的?”

    “……”

    关悦见没人承认,大声道:“这还用问吗?何曦一直看楚楚不顺眼,这些蠢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个个地居然敢孤立我和楚楚,妈的,你们收了何曦什么好处?”

    “关悦,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们不搭理你们,只是因为你们自己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有人不满的叫道。

    关悦俏目一瞪,指着那个女兵,“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说,我们干了什么,抢了你男人了?tmd!”

    另一个女兵似乎不满意关悦的跋扈,呛声道:“嘴巴不干净的是你,关悦,你凭什么骂人?”

    “骂的就是你们这帮子蠢货,一群白眼儿狼,就你们这德行,想进飓风?等着,姑奶奶弄不死你们。”

    关悦的实力和跋扈在这几天那是有目共睹的,一时间女兵们倒是真的没吭声了。

    “哼!”关悦冷哼,把视线对准了何曦,“你说,是不是你干的?”

    何曦可不是那些女兵,刚才她脸上挨了关悦一下,已经肿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转向童铭,表情镇定:“教官,我无缘无故被打,关悦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哟,你还反咬一口啊?”关悦挣开余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嗤笑:“何曦,我呢,其实飓风呆不呆的无所谓。但是你呢?你的心愿还没有达成,你怎么舍得离开飓风呢?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楚楚,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就是因为脾气不好,所以混到现在肩膀上才两道拐。你别挑衅我,我这个人最喜欢玩的一招就叫鱼死网破。”

    何曦一愣,不明白关悦为什么比她还嚣张。

    “关悦,你别以为何曦性子好你就欺负她。”

    “关悦,这里是部队,你横什么横,就你这样的人也配进飓风?”

    一群女人开始撕逼了,关悦以一敌十,相当霸气。

    旁边的男兵们都目瞪口呆,个个都心惊胆战,发现还是记忆中的初恋简直太完美太温柔了,尼玛这里的女人个个都是母老虎。

    等关悦她们吵的正起劲,童铭单手举起一挺机枪,朝着天空突突突,湖面立刻安静了。

    太子爷很有耐心的样子,“回答我,谁干的?”

    “……”

    童铭挑眉,“没人承认是吧?行,在水里泡着,今天咱们就别训练了。”

    说完太子爷往皮划艇里一趟,扣上墨镜,一副跟大家熬下去的架势。

    李彩丽痛苦的被两个人扶着,脸色煞白,看来她是真的肚子疼。

    不过没人管她。

    关悦笑着提醒,“痛经啊?完了,这水太凉了,你小心一点,别落下病根儿。”

    李彩丽一张脸顿时又惨白了三分,关悦心中认定她跟何曦是一伙的,对她半点同情都没有。

    车里,楚苏已经被首长大人三下五除二扒得差不多了,身上就剩内衣。

    楚苏又羞又气,平时她在翟弋面前耀武扬威无所顾忌,可这会儿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啊,并且车前就有一排人墙。

    “嘶,你别摸。”

    车里一声娇喝,宫哲等人依旧不动如风,嗯嗯,什么都没听到。

    “疼?”翟弋沉着脸,视线落在楚苏的肚子上。

    楚苏刚才被人踢了一脚,这会儿只是有点泛红,不过一碰就疼,明天起来肯定得青了。

    “我踹你一脚试试?”楚苏没好气道,双手紧紧捂着胸,满脸防备。

    翟弋看她那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昨天打人的力气哪去了?”

    “我这不是怕又被你罚跑吗?”

    翟弋一边从座椅底下拖出一只医药箱,一边瞪她:“你当我想罚你?”

    “那谁知道呢?”楚苏不满的嘀咕,声音很小,但是首长大人听得真真儿的。

    翟弋压抑着把这丫头打一顿的怒火,从箱子里拿出一瓶药酒。

    楚苏一看他这个架势心里就是一惊,“你,你要干嘛?”

    翟弋看她一眼,“忍着点。”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