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110 怕不怕,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110 怕不怕

    楚苏刚对着镜子给脖子贴上创可贴,关悦过来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妞,你这嘴又是怎么了?”

    楚苏装傻:“我嘴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没发现余洋吃饭的时候一直盯着你的嘴唇吗?”

    “啊?”

    楚苏拍开关悦的爪子,凑到镜子跟前仔细看了看,她的嘴唇也没肿啊,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好吧?

    “没怎么啊?”

    关悦也凑过来瞧了瞧,纳闷道:“是没怎么啊,那他看什么?”

    楚苏对着镜子撅噘嘴,做了个鬼脸,耸耸肩,“搞不懂。”

    关悦还是不甘心,又盯着瞧了瞧,悟了,“妞,你这嘴型还蛮好看的呢,让人想要亲一口,来来,给姐姐亲一个。”

    说着就真的要扑过来亲楚苏,吓得楚苏赶紧捂住了嘴。

    今天的训练有点惨绝人寰,武装泅渡。

    武装泅渡是指单人或成队携带武器装备渡过江河的游泳。

    主要采用蛙泳和侧泳的方式,以利于保持身体平衡、观察水面动静,并使游动声响小。泅渡前须严格整理服装与装备,做到衣裤不兜水,随身装备不松散。

    越野车把学员们带到了一片绿洲,那里有湖。

    学员们是第一次进行这种训练,要求相对没那么严格,只需要快速有效的通过就行。周围的空炮弹也是为了加强心理素质训练,所以整的就跟拍大片似的,特别的激动人心。

    那些空炮弹一个又一个接连在身边爆炸,虽然没有实际上的杀伤力,但是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却跟真炮弹没有区别,每一下都炸得水柱四溅,再劈头盖脸的砸在人的身上。

    这会儿才九点多,气温还没有完全起来,湖里的水那叫一个凉。

    刘志刚和陈健他们举着扩音器在岸边催促。

    湖对岸的越野车上,童铭那家伙坐在车头上,手一只望远镜,姿态闲适的看着湖里,就差抓一把瓜子儿了。

    翟弋戴着墨镜在车里,没人看得见他的表情。

    “楚楚居然没有来找我算账,太奇怪了。”童铭对宫哲说。

    宫哲道:“你不要总是去招她,免得引人说闲话。”

    童铭嗤了一声,“有种最好当着本太子说,要被我亲耳听到,弄不死她我。”

    宫哲很是无语,跟女人计较,这小子敢再出息点吗?

    “操!”童铭拍了一下车头,指着湖里,“余洋那小子是在找死吧?”

    宫哲看了看,“那是友爱团结。”

    湖里,余洋不知道什么时候游到了楚苏身边,正帮楚苏拖着背包。

    楚苏朝他摇摇头,“不用……我能行。”

    听楚苏说能行,余洋就松手了,训练要靠自己,他不可能帮楚苏考核。

    湖面很宽,游到一半体力就有点跟不上了。

    余洋在旁边给楚苏和关悦打气,他们一直在前面游。

    突然,后面传来一阵躁动,有人在喊救命。

    楚苏和关悦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折返回去。

    抛开个人恩怨不提,现在他们是一个团队,万万没有抛弃战友的道理。

    原来是李彩丽因为突然肚子疼,身体失去平衡,不知怎么地就沉了下去,喝了好几口湖水。

    楚苏和关悦游回去的时候李彩丽已经被何曦拉起来了,只是她好像很难受,一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表情。

    关悦过去扯过了她的包,楚苏拿走了她的枪,余洋看不下去,和薛刚一起一左一右架着她。

    大家挤挤攮攮的拥在一起,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楚苏的肚子上被人踹了一脚。

    虽然是在水下,那一脚却十分大力,楚苏当时就被踹到了水里,一时岔了气,喝了好几口水。

    如果说这一脚她还不确定是不是有人故意的,那么接下来,她就确定了。

    头发被人抓住,刚刚冒出水面的头被人按进水里,有人在水下对着她的身体一阵拳打脚踢。

    其实楚苏不害怕,因为她知道这些人不敢真的弄死她,只是想出气。

    发生在水里的一幕关悦没有看到,她一直以为楚苏在她身边。

    岸上的童铭等人也没注意到,童铭还在冷哼,“这就受不了了?”他身后的车门突然打开,然后一个矫健高大的身影直接冲到湖中,一跃而入。

    童铭和宫哲齐齐傻眼。

    “刚才那是老大吧?”

    童铭心道不好,翟弋是谁啊,面对敌人的枪口都面不改色的人何时这样失控过,肯定是出事了。

    他赶紧用望远镜仔细看了看,可惜刚刚又有一排空炮弹落下去,溅起了无数水花,根本就看不清。

    宫哲也意识到出事了,赶紧按住耳麦通知刘志刚暂停。

    众人面面相觑。

    等湖面平静了,就见翟弋怀里拖着一个人正在往回游。

    “我操,真出事了。”童铭扔掉望远镜,跟着跳进湖里。

    训练暂停,很多人都还没搞清状况,当关悦看到翟弋怀里已经昏迷的楚苏时,这货立马就炸了。

    她也是部队里的老兵油子,部队里有些腌臜事儿她是门儿清。先前她还提醒楚苏小心呢,现在楚苏果然出事了,不用问,楚苏这明显是被人害了。

    余洋看见楚苏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扔了李彩丽就过来帮翟弋拖楚苏。

    只是,当他的手刚碰到楚苏的胳膊,抬头,对上的是总教官犹如冰窟的眼睛。

    余洋的手下意识的缩了回来,眼睁睁看着翟弋把楚苏抱走了。

    这时,后面又传来争吵声,关悦跟何曦打起来了。

    关悦一看楚苏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负成那个样子,简直气炸了,二话不说,过去按着何曦就是一顿胖揍。

    但是何曦现在人多啊,很快她就被拉开了,有人趁乱在她身上揪了好几把。幸好余洋和薛刚等男兵赶过来,把一群闹哄哄的女兵隔开了。

    “操他大爷,楚楚怎么了?”童铭气得不行了。

    翟弋没有鸟她,把楚苏平放在岸上,深吸一口气,捏住楚苏的鼻子给她做人工呼吸。

    压了几下,楚苏吐出一口水,醒了。

    看见翟弋漆黑的俊脸,这货没心没肺的笑了,“就说她们不敢弄死我吧?”

    翟弋沉沉的看着她,“怕不怕?”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