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73 谁是谁的挡箭牌,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73 谁是谁的挡箭牌

    兄弟两同时站起来。

    翟弋抬脚就走。

    宫哲还好点,还解释了一句,“不好意思,弄错了。”

    于是兄弟两交换位置,两位姑娘一头雾水。

    跟宫哲相亲的姑娘比较活泼外向,话还挺多的,虽然宫哲不怎么说话,那一桌的氛围不至于尴尬。

    不过翟弋这里嘛……

    玫瑰花静静的躺在桌子上,他也没有送人家姑娘。

    不知道究竟是姓张还是姓田的姑娘也是个恬静的人,看见翟弋那张冷脸心脏就不受控制的乱跳了,憋了好半天才磕磕巴巴说了一句“你好。”

    这就算是开场白了,人家姑娘还等着翟弋接招呢,结果翟弋愣是没有听见似的,先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人家,接着视线就被外面什么西洋景儿吸引住了,一动不动。

    姑娘好奇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三个男青年围着一个女孩子,中间那个头上一缕紫毛的家伙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正巴巴儿地好像在求交往呢。

    那个女孩子似乎脾气不小,踹了紫毛小子一脚后就朝餐厅过来了。

    姑娘就见她对面的冰山男人居然转头朝门口看去了。

    很快,服务生领着那个穿着t恤短裤的女孩子进来了。

    翟弋这一桌离门口不远,进门抬头就能看见。

    有可能是今天出门看了黄历,本来是准备进来讨清净的楚苏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碰到了翟弋。

    她顿时咧嘴一笑,朝着翟弋蹦了过来,到了跟前啪一个军礼:“首长好!”

    众人:“……”

    楚苏看见首长大人的眉头紧了一下,她这才反应过来,妈蛋这里是餐厅,要保持安静。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点头哈腰的跟周围用餐的人道了歉,楚苏一屁股坐到了翟弋旁边。

    因为翟弋坐的本来就靠外,那一点点地方大概盛不下她的小屁股,她还用屁股把翟弋往里顶了顶。

    坐好了,抬头,尼玛,一个戴着眼镜的美眉正满脸迷惑的看着她。

    这时,头顶又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楚楚,你怎么在这?”

    “哲哥?你,你们这是……”

    不等楚苏说完,段锐那糟心的小子居然捧着花追进来了。

    他是一个人,还好那货还有点素质,没有把他那两哥们招呼进来,不然今天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看见楚苏,段锐砰一声就跪下去了,也不理会其他人,看着楚苏巴巴儿地道:“楚楚,你就答应跟我处呗,我一定听你的话,你不喜欢我这发型我就去重新做一个,你不喜欢我玩儿游戏我不玩就是了,我明天就去找工作,楚楚,我是真的喜欢你。”

    楚苏一把抱住翟弋的手臂,瞪着段锐,“看到没,这就是我男朋友,你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段锐一愣。

    他看了看翟弋,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神情尴尬的姑娘,他又不傻,立刻就道:“楚楚,你要找个挡箭牌也应该找个单身,你没看人家都有女朋友了吗?楚楚,你就那么不待见我吗?”

    其实这段锐虽说不务正业了点,不过一直以来确实对楚苏挺热乎的,有事没事儿就喜欢往楚彬家跑,被楚苏各种嫌弃都不带气馁的。

    楚苏之所以特别烦他,就是因为这小子太腻歪了,婆婆妈妈唧唧歪歪,跟她玩都玩不到一起,更何况处对象呢?

    被段锐这么一提醒,楚苏也回过味来。不过她听刘志刚他们说过翟弋没有女朋友,既然没有女朋友,那么翟弋跟这个美眉在这里干什么?

    难不成……相亲??

    握草!!

    楚苏顿时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尼玛咱这是坏了首长大人的好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首长,你在相亲啊?哈哈……”

    翟弋的眼神在段锐的紫毛上扫了扫,拿起了手边那支寂寞冷多时的红玫瑰,递给了楚苏,沉声道:“不是,给你。”

    楚苏:“……”

    对面的美眉一看这个跟她坐了十几分钟的男人终于口吐人言了,那支玫瑰花也终于被他拿起来了,尼玛心脏还来不及小鹿乱撞呢,结果人家说话的对象却不是她。

    姑娘是个敏感纤细的好姑娘,顿时觉得难堪的再也坐不住了,拿起包包连再见都没说就走了。

    楚苏还在懵逼中。

    隔壁的宫哲也抱歉的对他的相亲对象笑了笑,那姑娘比较大气,还跟宫哲说了一句再见,然后也走了。

    楚苏傻乎乎的接过玫瑰花,一时间被惊吓到了,尼玛哦,咱不过是顺手拉了一个挡箭牌,结果一不小心就坏了两桩姻缘?

    宫哲干脆坐过来,抄着手姿态悠闲的一副看戏的表情。

    楚苏顿时悟了,什么坏人姻缘,妈蛋自己分明才是这两位爷的挡箭牌。

    宫哲闲闲的开口了,“楚楚啊,你跟我哥闹别扭就闹别扭,这么到处拈花惹草的,好像不好。”

    “……”楚苏上上下下把宫哲扫了扫,“你是哲哥还是铭少?”

    段锐着急道:“楚楚,他们是谁?你跟他们什么关系?”那口气还很委屈。

    楚苏一拍脑门,赶紧给段锐介绍,“哦,这两位首长的大名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一位是中校,一位是上校,其他的保密。”

    段锐明显不信的样子,空口无凭嘛,翟弋和宫哲又穿着便装,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这时,翟弋突然一把扣住楚苏的脑袋,把她压进怀里,冷冷地看着段锐:“还不滚?”

    段锐顿时激灵灵一个寒颤,下意识地就站起来,仿佛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拿着花一溜烟的跑了。

    见段锐跑了,楚苏还有点不敢相信,心道这人有那么吓人吗?段锐果然没出息。

    一溜烟跑到门外的段锐却心有余悸,这小子以前被文景狠狠收拾过,所以,他对军人的气息还是比较敏感的。开始确实是怀疑,等到翟弋眼睛一瞪,他立马就知道这两个男人是真的军人,并且翟弋那个样子,明显比文景不好惹多了。

    所以说,段锐这小子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军人了,你不好好的保卫祖国,你跑来跟咱一个平头老百姓抢媳妇儿干啥呀?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