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41 没有男女之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41 没有男女之分

    程珊一把拉下童铭的枪,“没事儿,是我老板。”声音中透着欢喜。

    童铭一惊,妈蛋你老板也是金爷的人啊,怎么就没事了?

    他拉过楚苏,手枪依旧对着程珊。

    程珊道:“如果你们相信我,就放我走,我不会把你们说出去的,就是老板那里也不会说。”

    童铭没有听到前面程珊跟楚苏的对话,对程珊当然不放心:“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程珊轻蔑的笑道:“那你要怎么样?现在外面全部是我老板和刀疤脸的人,你以为我这一条贱命能够保住你们?”

    楚苏按下童铭的枪:“让珊姐走,我相信她。”

    程珊瞪了童铭一眼,也不管他答不答应,爬出了地窖。

    地窖外面,叶云帆长身玉立。

    “老板。”程珊看见这个男人眼神立刻就变得恭敬且充满爱慕。

    叶云帆转身朝她笑了笑,看了看地窖口:“下面有你的朋友?”

    程珊不敢撒谎,点头道:“是,不过老板,他们没有为难我,请你放他们一马。”

    叶云帆摇了摇头:“程珊,一段时间不见,没想到你居然会为别人求情了。”

    程珊噗通一声就跪下去了:“老板,我看得出来楚楚是个正直的好女孩子,他们要对付的不是你,请你高抬贵手先放过他们……”

    “楚楚?”叶云帆眸中一动。

    程珊知道下面的人听得见,她也不希望在楚苏那里落一个不讲信用的印象,就苦苦祈求道:“楚楚他们跟疤爷有仇,老板,我们不如就让他们斗。疤爷祸害了我们好几个姐妹,我早就恨不能他死。”

    叶云帆回过神,警告的看了程珊一眼:“注意你的言辞,起来吧,既然是你的朋友,我自然不会为难他们。”

    地窖里,楚苏也在出神。

    童铭使劲拽了她一下才把她拽回来:“想什么呢?外面没动静了,我们赶紧出去。”

    楚苏摇摇头,觉得自己简直荒唐,声音相似的人那么多,再说,那声音好像也没那么相似,哎……

    “我们赶紧出去吧,你家老大还不知道跑哪去了呢。”

    等楚苏和童铭从地窖里出来,外面的人都撤走了。

    天已经大亮,村子被烧得光溜溜的,连尸体都没有,空气中全是尘土和火药的味道。

    这荒山野岭的,连个信号也没有,手机完全没办法用。

    最操蛋的是手边没有电脑,楚苏也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怎么联系你们老大?”楚苏猜测这几个人之间绝对有秘密联络方式。

    果然,童铭晃了晃晚上的手表。

    那是特制的军用手表,除了看时间,还能通话和卫星定位,飓风的几个家伙人手一只。

    “老大他们进山了,我们要不要进去找他们?”说完童铭咦了一声:“老大他们的位置离金爷的藏身处距离不远,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安排?”

    楚苏摇头:“我又不是你们老大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啊?”

    童铭虽然是个太子爷,脑子里装的也不是豆腐脑,加上跟翟弋和宫哲的默契,于是当机立断:“走,咱们找他去。”

    这个时候翟弋他们还在跟刀疤脸另一拨人苦战,打了一夜,两拨人都累了。于是吃个早餐再继续,等童铭和楚苏赶过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童铭一看居然有人追着他家老大打,顿时不高兴了,抱着pm5就冲了上去,跟翟弋他们来了个三明治打法。

    因为童铭和楚苏的加入,这一股火力没坚持多久就完蛋了,众人转头看去,就见楚苏双手握着手枪,小脸发白,抖个不停。

    一看她这个样子,童铭那货顿时就乐了。

    “小楚楚,怎么,终于开荤了?”

    不远处,一个人靠着树干死了,脑门上中了一颗子弹,一股鲜红的血从额头留下来。

    童铭啧啧摇头:“这就吓傻了?我刚才一梭子子弹把一个坏蛋的脑袋轰掉了半边呢,血吧旁边的树叶子都染红了,那才叫壮观。”

    “呕……”楚苏扔了枪,抱着一颗大叔吐了个昏天暗地。

    翟弋凉飕飕的看了看楚苏,又看了童铭一眼,“怎么回事?”

    童铭赶紧道:“莱普输了呗,后来程珊的老板来了,战火就停了。老大,我觉得程珊这个老板很牛逼的样子,刀疤脸竟然听他的。”

    宫哲道:“金爷手下最出名的只有刀疤脸,不过这几天我们确实听到了另一个名字,叶云帆,他也是金爷的人,据说还是什么大姐的情人。”

    童铭挠挠头:“我去,一个大姐已经搞得我们云里雾里,现在又出来一个叶云帆,这阿苏镇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翟弋的视线在众人面上扫了扫,沉声道:“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要在山里渡过一段时间。”

    这话没有把宫哲等人吓到,倒是把楚苏吓了一跳。

    她刚吐完,顾不得尴尬,惊呼:“在山里过?要几天?”

    翟弋:“时间还不确定。”

    楚苏看了看四周,尼玛,这山里植被倒是茂盛,饿肯定饿不死,不过晚上睡哪?还有她什么都没准备,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哇。

    “有没有搞错哇?这山里怎么住?”

    翟弋迈着长腿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楚苏,那神态绝对带着鄙视。

    “女人,是你自己非要跟过来的。”

    呃……

    楚苏脑子活着呢,立刻意识到一件事:“混蛋,你早就计划好了是不是?你本来的打算就是趁机绕到金爷窝点的后方,到时候再跟莱普将军来个包抄?”

    翟弋眉头一挑:“脑子确实不算笨。”

    楚苏可不觉得翟弋这是在夸她,尼玛立刻就怒了:“混蛋,你早就计划好了你怎么不早说?你是不是就是想故意看我出糗?你要我一个女孩子在这深山老林里怎么过?”

    翟弋眉头一紧,好脾气用光了,寒声道:“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兵,没有男女之分。”

    “没有男女之分?那我摸你的时候你怎么跟木头似的?”

    握草,握草,握了个大草!!

    宫哲和童铭等人顿时齐齐竖起了耳朵,尼玛,大新闻啊有木有?

    翟弋眼眸一眯,林子里的闷热顷刻消散,楚苏的后脖子阵阵发凉。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