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40 你说,那个人姓翟,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40 你说,那个人姓翟

    “哟,叶少这是刚从大姐床上下来吗?辛苦辛苦,你好好伺候大姐就是了,我这里就不用你费心了。”

    刀疤脸这会儿正恼火呢,可想而知他这个时候看见叶云帆是多么的操蛋。

    叶云帆笑了笑,并不在意刀疤脸的诋毁,道:“我确实是被大姐一个电话从床上叫起来的,她听说你跟莱普打起来了,非常生气。”

    “你他妈少拿大姐来吓唬我,莱普算什么东西?等我弄死他,我看谁还敢到阿苏镇来。”

    在刀疤脸的意识中,阿苏镇就是他和大姐的,连叶云帆都不算个毛,其他人谁敢来指手画脚他就弄死谁。

    哼,他又不是没杀过当兵的,一个莱普在他眼里确实不算个屁。

    叶云帆深知刀疤脸的尿性,也懒得跟他多费唇舌,只是道:“听说z国派了人过来,疤爷还是小心点的好。大姐的意思是,咱们目前要小心谨慎,因为你的疏忽,咱们最后的藏身地点都快暴露了,疤爷还是先回去跟大姐说道说道吧,如果我去说,你又会说我搬弄是非了。”

    “呸,小白脸,你少他妈在这说风凉话,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大姐?”

    “你因为一个女人直接跟莱普对着干是为了大姐?你为了一个女人,把霍恩先生置于险境是为了大姐?”叶云帆依旧在笑,只不过说出的话却让刀疤脸额头直冒冷汗,“疤爷,霍恩现在很生气,大姐也很生气,他们都在等着你的解释。”

    “我才不是为了女人。”刀疤脸气得不行,粗声粗气地吼道:“我就是怀疑那个姓翟的是z国的条子。”

    叶云帆神色微不可见的一动,“你说,那个人姓翟?”

    刀疤脸是个粗汉子,根本就没注意到叶云帆的异样,烦躁的挥手:“我管他姓翟还是姓宽,总之,老子不弄死他哥王八蛋老子就不是他孙子。”

    叶云帆问道:“疤爷,现在姓翟的人呢?”

    “被老子狗一样撵进苍山了。”

    叶云帆笑了笑:“疤爷,既然人进了苍山,想必你目前也是束手无策了,至于莱普,大姐说了,比起不知道底细的,这个莱普还好对付,所以他现在也不能动。昨晚这一战已经够莱普肉疼的了,你还是见好就收,毕竟,霍恩先生可是比十个莱普都要紧。”

    刀疤脸愤怒的看着叶云帆,妈的他不得不承认,叶云帆说的对。要是霍恩跟他们闹翻了,那大姐肯定会一枪崩了他。

    “好吧,老子撤!”

    叶云帆勾了勾唇,“疤爷,我的人呢?”

    刀疤脸眉毛一竖:“你说那个女表子?谁他妈知道她是不是看上姓翟的,老子没看见。”

    叶云帆道:“不会的,珊珊对我非常忠心。”

    刀疤脸就猥琐的乐了:“叶云帆,不得不说在女人这方面你比老子优秀。不过呢,奉劝你一声,别的女人都是小玩意儿,你要是哪天得罪了大姐,被大姐打入冷宫,那你就可别怪疤爷我落井下石了。所以啊,留着你那点儿弹药好好伺候大姐,明白吗?”

    这种污言碎语叶云帆听得多了,他完全当刀疤脸在放屁。

    也不鸟刀疤脸,叶云帆带着手下直接进了战火的圈子。

    那边莱普已经被刀疤脸打的快投降了。

    莱普也是超级郁闷,把翟弋恨了个底儿朝天。

    本来他打的算盘是让翟弋弄死霍恩,断了金爷一伙的武器供应。结果呢,翟弋一伙跑的不见人影,就剩他带着人在跟刀疤脸打,尼玛他本来只是来客串的,这被迫当了一回主角,被刀疤脸收拾惨了,损失惨重啊。

    正打得起劲呢,就听旁边的副官咦了一声:“叶云帆怎么来了?”

    “叶云帆?”莱普脸上一喜,就跟看见救星似的。

    他跟叶云帆有过几面之缘,觉得这人比起刀疤脸还算是个东西,至少叶云帆总是笑眯眯的,看样子是个会讲道理好说话的。

    “将军,刀疤脸那边停火了。”

    莱普一拍大腿:“我们也停止攻击,快。”再打下去他的身家都要被突突光了啊,想起这个莱普就觉得心脏在滴血。

    接着莱普跟叶云帆亲密会晤。

    大家都是演戏的高手,莱普对叶云帆的到来感激涕零,一向不苟言笑的黑脸破例挂上了笑容。

    叶云帆道:“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们疤爷性子急,还请将军见谅啊。”

    本来就是客套,也没必要多说废话。

    叶云帆招手,手下送来一直皮箱子。

    莱普眼睛一眯,那里面装的肯定是钱啊,就说这个姓叶的比刀疤脸那牲口像个人。

    “一点心意,将军和弟兄们辛苦了,请大家喝杯酒压压惊。”

    莱普也不客气,爽快接过来,颇有深意的看着叶云帆,道:“叶少爽快。”

    叶云帆笑着道:“如果有机会,定会请将军喝一杯的。”

    莱普也道:“这正是我的心愿。”

    这对话旁边的人听不懂,叶云帆也没跟莱普多聊,两拨人停火后就各自收拾战场,准备撤。

    叶云帆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在村子里转悠起来。

    地窖里,楚苏听着外面的枪声终于消停了,心里却依旧不踏实。

    “也不知道谁打赢了。”楚苏担忧道。

    童铭冷笑:“还能有谁?肯定是莱普……输了啊,这还用说?”

    童铭对莱普没好印象,觉得那人算得太精。

    哼,你算的精别人就是傻子了?

    莱普输了童铭不意外,也不心疼,只要翟弋他们没事就好。

    程珊却道:“不对,刀疤脸那个人狠着呢,枪声停的太诡异,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她话音刚落,就听上面有人好像是用脚踩了踩地窖的盖子。

    楚苏一惊,差点吓尿了,刀疤脸的人来打扫战场了?

    童铭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楚苏拉到身后,然后一把抓过程珊,用枪顶住了她的脑袋。

    “别怕,我不是杀人狂魔,就借你用一下。”

    程珊点了点头,她明白童铭的意思。

    三人正紧张呢,就听上面传来一道性感到耳朵要怀孕的声音,“程珊,出来。”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