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番外篇4 你在跟谁说话?,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番外篇4 你在跟谁说话?

    “首长,你不疼吗?”楚苏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男人从始至终好像都没有哼一声。

    那可是长在身上的肉啊,活生生的,割一道口子就会流血的肉。

    不对,好像哼了一声,然后……然后就被咱吼住了?

    卧槽!!

    楚苏简直要吓死了,“那个,首长,我刚才,刚才……”刚才真是不是故意吼您老人家的。

    她话没说完,翟弋就打断她:“你的工作做完了?”

    卧槽,首长大人还晾着肚皮晒肉呢。

    楚苏赶紧找来碘酒一股脑的往他伤口上洒,疼得翟弋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可不怪楚苏,缝合的环境实在太糟糕,如果不彻底消毒,这鬼地方湿气又重,又闷热,现在这个天气伤口最容易发炎了。别小看发炎,那可是要人命的。

    消了毒,楚苏又喷上消炎喷雾,再抹上一种专门治疗外伤的药膏,最后贴上一个药贴,这才用干净的绷带薄薄缠了一圈。

    “首长,你这伤口不能再乱动了,我不敢给你绑太结实,还是要透气才好,发炎了就糟糕了。”楚苏絮絮叨叨道:“我们小分队的人就在附近,你放心,他们肯定会很快就找到我们的……”

    翟弋却不耐烦的打断她:“去找一些木棍过来,快去。”

    “干什么?”

    “我右小腿好像骨折了。”

    “啊?”

    这下楚苏是真的吓到了,天啦噜,他刚才可是走了大半天呢,他的腿真的骨折了?

    她还以为他是伤得太重,所以才会虚弱的要她驾着,她还在心里鄙视他实在太菜了呢。

    楚苏这才注意到首长大人的左腿自然弯曲着,而右腿则一直抻在那里。

    二话不说,楚苏直接上手脱了首长大人的鞋子,卷起他的裤腿,尼玛这人的小腿肿得都老高了,红彤彤一截,手摸上去简直都感觉烫手。

    “你傻啊,腿都这样了你都不知道吭声?”楚苏没压住自己的脾气,对这人简直无语透了。

    翟弋撩了楚苏一眼,“你在跟谁说话?”

    “啊?”二货楚苏顿时虚了,“呵呵,首长,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这腿都肿成这样了,我该怎么办?”

    翟弋目光凉飕飕的,倒也没有跟这二货计较,“去找几根木棍过来。”他又说了一遍。

    缝合伤口虽然也恐怖,不过那活儿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大概加估计就能搞定,但是骨头断了,这种需要技术含量的活儿那就真不是一般人儿能干的了。

    木棍很快就找来了,楚苏知道他是固定用的,所以找的木棍长短一样,笔直笔直的。

    “首长,我能干什么?”用袖子一抹脸,楚苏在关键时刻倒也不含糊。

    翟弋不由看了她一眼,心想这个女人蠢是蠢了点,不过她从始至终的表现倒还算镇定,还没有废物的太彻底。

    “绷带准备好。”说完,翟弋拿了一根棍子往嘴里一塞,咬住。

    楚苏有点懵:“首长,你要干什么?”

    首长大人不鸟她,坐直了身体。

    他先用手在断骨处摸了摸,又按了按,发现断骨处已经完全错位了,凸出来一个大包,小腿肿得快赶上大腿了。

    楚苏震惊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尼玛还是人吗?

    活生生的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让她这个菜鸟缝合伤口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要自己动手给他自己正骨吗?

    光是想想那种滋味楚苏都觉得自己的腿也疼了,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狠,才能对他自己下得去手?

    这会儿,楚苏深刻的意识到她就是个大傻逼,这人哪是什么菜鸟,这人尼玛根本就不是人好么?

    只听轻微的一声“咔”,首长大人的喉咙深处发出一种类似困兽的一声闷吼,他满头大汗,涂满油彩的脸完全扭曲,竟然真的就这样直接把断了的小腿骨接上了。

    楚苏都傻了,瞪大了眼睛瞪着眼前这个浑身狼狈,却又生猛的如同野兽一般的男人。

    “你是死人吗?还愣着干什么?”可能是剧痛的余味还没散去,首长大人这一声绝对是怒吼,吓得楚苏菊花一紧。

    野外生存训练中有学过如何急救,她手脚麻利的拿起木棍,也来不及道歉,和翟弋一起用木棍在小腿四周固定住,然后用绷带一圈圈的紧紧缠住。

    干完这些,翟弋几乎透支了身体里的全部力量,他靠在石头上,狗一样大口大口喘着气。

    楚苏也紧张的满头大汗,心脏砰砰跳着,被今天的事儿震得不轻了。

    作为在二十一世纪中娇生惯养长大的楚苏来说,她一直以为她这二十二年中过的最苦最痛不欲生的日子就是在新兵训练营的那三个月。

    哎哟,提起那段儿她都不敢想象她是怎么过来的,站军姿站得腿都粗了一圈儿,晒得皮都掉了一层,跑得肠子都要吐出来了,她无数次的在生不如死中挣扎。

    但是此刻,楚苏觉得她算是开了眼界了。

    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如果首长大人今天的遭遇在她身上来一遍,她敢肯定她不是生不如死,她尼玛绝对就直接疼嗝屁了好么?

    首长大人果然很首长啊,楚苏对这个两杠三星简直肃然起敬。

    见翟弋满头的汗水,楚苏捞起绷带,在河里过水拧干。

    冰凉的布巾碰到皮肤,翟弋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犀利,冷酷,坚毅,被他盯住,就会万劫不复。

    楚苏心头颤了颤,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

    翟弋重新闭上眼,任由楚苏帮他擦汗。

    四周特别安静,楚苏擦着擦着,首长大人的呼吸竟然渐渐变得平稳了。

    “睡着了?”

    楚苏不敢再动他,自己也擦了擦脸,然后就抱着膝盖坐在首长的对面,静静看着。

    她蛮好奇那张被油彩覆盖的脸是什么样,她想象不出来。

    可能是因为有自己人在身边,翟弋这一觉睡的还比较踏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了。

    睁开眼,却见他前面不远的河里,有一个秀丽的背影正在河里洗澡。

    天已经微微泛白,河里的那个背影白的晃眼。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