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27章 请说重点,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27章 请说重点

    董菲娜被司惑噎得一愣,半天没有回过神,连身上都感觉不到痛了,羞愧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司惑却打开笔录本,语气更加的一本正经,“那从头开始吧,姓名。”

    董菲娜的目光彻底暗淡下来,“好吧,我说,我叫董菲娜,今年二十岁,是师大大三的学生,外语系……”

    司惑唰唰记着,没有打断她的意思。

    董菲娜就只好继续说:

    “……今年寒假我没有回家,我爸妈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我流产和差点被卖的事,他们不要我回去了,说我丢了他们的脸,要跟我断绝关系。”

    说到这里,董菲娜忍不住又看了看司惑,发现他的表情并没有出现惊讶或者想象中的心疼,心中不由苦笑。

    恐怕,就是跟他说自己是在热点当服务员他也不会信吧?

    不,应该这么说,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跟他没有关系吧?

    见董菲娜停下来了,司惑出声:“继续。”

    董菲娜只好继续。

    “我想在c市生活,不想回去了,还是多亏你上次帮我从田梓豪那里拿到了一笔钱,我买了一套房子,前段时间有个在热点工作的姐姐看到我发布在网上的招租启示,我就跟她一起合租了。我,我没有乱用那笔钱,房子是二手房,但是c市的房子贵……”

    司惑忍不住抬头看了董菲娜一眼:“请说重点。”

    董菲娜心中一滞,他是真的不愿意跟自己这样的女人相处哪怕一秒吧?

    也是,董菲娜算什么?

    他马上就要订婚了,未婚妻不仅是个大美人,还是豪门的千金,跟他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我,我躺着非常不舒服,司警官,你能不能帮我把床摇起来?”

    司惑放下笔录本,过去帮董菲娜摇床。

    这才正月初,离开春还有好几天,司惑却只穿了一件t恤外加一件皮夹克。

    他附身摇床的时候,脸绷着,根本就不看董菲娜,眼神透着一股子坚毅。

    司惑长期锻炼,身材好的不得了,长手长脚的,看着高大挺拔。

    董菲娜觉得自己以前眼睛一定是被狗屎糊住了,否则,为什么会上田梓豪的床?竟然还妄想用孩子嫁进田家!

    如果没有田梓豪,如果没有那段不堪的历史……

    不,就算什么都没有,她也只是董菲娜,变不成那个天之骄女秦墨晚。

    司惑把床摇起来,见董菲娜是靠着的了,就固定好,然后拿起笔录本,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坐下。

    “继续。”

    他并没有多看董菲娜一眼,也没有对董菲娜所说的事表现出半点好奇。

    翻开笔录本,司惑道:“继续,请说重点。”

    董菲娜道:“跟我合租的女孩叫张丽,就是被他们……丽姐只是陪酒的,她不是坏女人,她对我和琳达很好,哦,琳达也受伤了。昨晚,丽姐跟我说店里来了几个豪爷,她可以狠狠赚一笔小费,她化了妆,高高兴兴就去了。谁知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丽姐出来跟我说那些人玩的很大,小费确实丰厚,她却觉得心惊肉跳的。

    我看得出来她当时很害怕,问她怎么了,她却叫我不要多问。后来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吧,我听见我们领班给经理打电话,说丽姐出事了,我放下托盘就过去了。

    到了包厢后,我看见丽姐已经被……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撕烂了,她在哭,但是声音很小。她的身上还压着一个男人,那人正在施暴,丽姐的身上被那人揪得到处青紫,她跟我说过的,她有男朋友了,快结婚了……

    丽姐看见我,声音很微弱的叫我快走。我哭着冲上去拉那个人,那人红着眼睛,目光特别吓人,另有两个人也是一样。

    红红也是陪酒女,她也在求着她们放过丽姐,但是那些人根本就不听。

    另外两个行为怪异的人过来把我和红红按到了玻璃渣上,让我们磕头。

    红红哭着告诉我那些人都吸毒了,我一听心中顿时一沉,这才明白丽姐在怕什么。

    那些人已经都疯了,对丽姐施暴的那个男人扯了领带,套住了丽姐的脖子,一边大叫着一边使劲勒。

    这时,坐在角落里一个男人出来阻止。

    包厢里吵闹的厉害,音乐也很大声,我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只看见有个男人过来去抓那个施暴的男人,他走到灯下我才认出他,他就是费渡。

    费渡没能阻止混蛋,他狠狠一使劲,领带拉紧,我眼睁睁看着丽姐睁着眼睛停止了挣扎。

    丽姐死了,就在我的眼前,死得那么惨。

    费渡又过来拉我和红红,不知怎么的,他被人用玻璃划伤了,我看见他的手出血了。

    他的表情很懊恼的样子,一拳把押着我磕头的那个人打翻了。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我和红红也被那些人一顿暴打。

    我和红红都被打得吐血,我以为我也要死了,后来我就昏迷了。

    丽姐……司警官,丽姐是不是真的已经……”

    董菲娜早已经泣不成声,显然被吓坏了。

    司惑点头:“张丽已经死了,你不要太难过。”

    这一句类似安慰的话让董菲娜更加痛哭起来。

    她强撑的骄傲和尊严已经被这接二连三的遭遇打击得粉碎。

    现在的董菲娜,已经不再是那个骄傲自得的校花董菲娜。

    尽管脸上有伤,董菲娜哭起来依旧是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

    司惑就那么看着她哭,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董菲娜大概哭了能有十分钟的样子才渐渐收声,哭得眼睛通红。

    “不好意思司警官,丽姐实在是很照顾我,我是她介绍到热点打工的,她一直护着我,不让我被人欺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像她一样对我好,我,我能不能去看看她?”

    司惑只能说实话:“张丽的遗体被带回公安局了,等法医那边尸检完了你可以去看她。”

    “谢谢。”董菲娜泪眼婆娑,也不再看司惑,只是默默地掉眼泪。

    司惑把笔录整理好,让董菲娜签了字。

    想了想又道:“你家人的电话是多少,我给他们打个电话,你住院需要人照顾。”

    董菲娜低着头:“不用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