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13章 你怎么会把这人舌头咬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叶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13章 你怎么会把这人舌头咬了

    江澄真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敢当着邢立夫和司惑的面把昨晚的事儿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尼玛,简直要死了啊!

    司惑正在喝水的,吓得他一口水差点直接喷出去了,幸好他在紧要关头把水咽下去了,只是差点被呛个半死。

    邢立夫只是淡淡的看着苏瑾男,从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苏瑾男则一副超级欠揍的表情挑衅的看着邢立夫。

    虽然被橙汁儿把舌头咬了说明他这事儿办得不漂亮,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也算是一亲芳泽了不是吗?

    所以苏瑾男超级得瑟的看着邢立夫,大有一种要跟人家一比高下的架势。

    江澄这会儿满心卧槽,没有注意到这老男人又在作死,只是很无语的看着苏瑾男,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场面一时间除了司惑的咳嗽声异常的诡异。

    司惑咳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指着苏瑾男也是很无语的样子,“你,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啊你?”

    前面是谁傻了吧唧的撮合江澄和邢立夫的,现在知道脚疼了吧?

    苏瑾男就像得了健忘症似的,痞痞的一笑,视线落在江澄气呼呼的脸蛋上:“说真的橙汁儿,赶紧给大叔换个清汤的,这玩意儿大叔真没办法吃,不信你看,都破皮了。”

    说着果真无耻的伸出舌头,简直不忍直视,司惑很想假装不认识他。

    江澄只见那舌头尖上果真有一块地方貌似肿起来了,脸上又开始火辣辣的。

    “师父,我突然不想吃烤肉了,咱们还是去吃西餐吧?”江澄对邢立夫道。

    邢立夫点头:“行,师父请客。”

    司惑忙拉着苏瑾男道:“苏大叔,那我们吃烤肉得了,西餐我吃不饱。”

    苏瑾男心说尼玛你吃不饱你咋不去啃牛啊?面上却愈发的可怜兮兮:“橙汁儿,大叔刚退烧,现在饿的没力气走了,你不帮大叔烤肉吗?”

    司惑故意捣乱:“苏大叔别怕,我会烤啊。”

    苏瑾男咬牙:“听说费渡又开始整幺蛾子要求加戏,我明天要不要去敲打敲打他呢?”

    司惑立刻不赞同的看着江澄:“小姨你也太没有团队精神了,我们这还有两个人呢吃什么西餐啊?你烤肉烤的好,还是麻烦你多多帮我们烤肉吧!”

    尼玛,这变脸的速度,司惑这小子也是个不要脸的。

    其实江澄和邢立夫也只是嘴上说说,根本就没动。

    尤其邢立夫,一直漫不经心的的喝着茶,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时不时的瞟一眼苏瑾男。

    苏瑾男这会儿已经化身林黛玉,娇弱的一比那啥,只差把脑袋直接搁江澄肩上了。

    “橙汁儿,我要吃牛肉和五花肉,还要烤鳗鱼,哎,最近想吃海鲜,你看着帮我下吧。”

    江澄不想跟他在这里吵,懒得理他。

    谁知司惑这会儿有求于苏瑾男,就偏偏挑了苏瑾男感兴趣的话题。

    “小姨,你怎么会把这人的舌头咬了?他干了什么?”

    江澄简直要败给这俩了,咱现在正在跟师父“交往”好不好?你当着人家邢立夫的面问咱怎么把人舌头咬了这合适吗?

    其实这个问题司惑本来也不是为了让江澄回答,因为某人早已嘚瑟的跃跃欲试了。

    苏瑾男装模作样的咳了咳:“那什么?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了,某些事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然后橙汁儿害羞,所以就……”

    “苏瑾男!”江澄狮吼:“你到底要不要脸?”

    苏瑾男眨眨眼:“这个问题想必是每个男人在通往成功的路上都会碰到的,我不胜荣幸。”

    这明显就是不要脸啊,司惑听得眼睛都直了,所以活该自己就算爬上了墨墨的床啥都不敢干,原来是脸皮不够厚啊!

    这时,邢立夫突然对江澄道:“既然如此,江澄,你就给苏先生烤一些他爱吃的肉吧。”

    江澄果然就帮苏瑾男烤肉,辣椒粉花椒粉不要钱似的,使劲儿了洒。

    别说,她的烤的肉确实特别够味,司惑已经呼呼吃了好几块,直呼过瘾。

    江澄夹了烤好的五花肉用生菜包上,笑眯眯地递给苏瑾男:“吃不吃?”

    吃不吃?尼玛当然要吃了。

    苏瑾男杀气腾腾地瞪着邢立夫,后者自己夹了五花肉,用生菜包好,放进嘴里,嚼了嚼,点头称赞:“果然不错。”

    苏瑾男也不伸手接,腆着脸道:“大叔饿的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橙汁儿,喂我。”

    “好啊,我喂你,来,乖,张嘴。”

    苏瑾男只好硬着头皮张嘴含住江澄递过来的肉。

    肉确实好吃,麻辣鲜香,要是平时苏瑾男肯定就毫不客气的开动了。

    但是现在,尼玛辣椒粉粘到伤口上是什么感觉?

    他可是连吞口水都要小心翼翼的,这下子那真是欲哭无泪了,被咬伤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得他直吸气。

    三两下咽了五花肉,苏瑾男端起面前的茶就漱口。

    其实温热的茶水碰到伤口也疼,所以这一阵折腾下来,苏瑾男被收拾惨了,不敢犯贱了。

    江澄和邢立夫司惑愉快的烤肉煮菜吃,苏瑾男干看着。

    他那个嘴真的没办法吃,就算不是辣的也吃不成,舌头挨到食物就疼。最后他自己叫了一个八宝粥,一个人没滋没味的吃着,看着另外三人大口吃肉,不要太可怜。

    江澄也是个爱吃的,爱吃肉,口味重。

    她喜欢把五花肉烤的两边焦黄,再撒上花椒们辣椒粉,用生菜一包,真是吃的满嘴喷香。

    牛肉她烤的就比较嫩,根据司惑和邢立夫的口味弄成麻辣味和孜然味的,或者直接烤熟,蘸上店里秘制的豆粉,味道简直好极了。

    苏瑾男一个人寂寞如雪,安静了一会儿忍不住又蹦出来找存在感:“橙汁儿多吃点儿,你太瘦了,大叔就喜欢你肉肉的。”

    江澄不理他,朝邢立夫笑成了一朵花儿:“师父你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剥虾好吗?”

    “行。”

    于是江澄就勤快的帮邢立夫剥虾,每一只虾都仔细的去了虾线。

    司惑发现,尽管苏瑾男跳得欢,但是真滴是被邢立夫秒的渣都不剩啊。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