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12章 给他一个特辣,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12章 给他一个特辣

    砰的一声,门在苏瑾男的面前关上。

    苏瑾男吸着舌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江澄扫地出门了。

    “你这丫头,咬一口还不够吗?”苏瑾男把门拍得哐哐响,输密码也开不了,江澄把门给反锁了。

    他把舌头伸出来,对着摄像头指着舌头,语言不清地道:“看看,看看,你给大叔咬成啥样了?都不能吃饭了。”

    江澄在监控里看见他的鬼样子,又是气又是乐的,不过心里是真痛快了。

    想到那人连鞋都没穿就被她赶出去的样子,江澄心情愉快的回去接着睡了。

    哼,苦肉计?她才不吃那一套。

    苏瑾男又是按门铃又是拍门,折腾了半天,实在冷的不行了,也只好郁闷的回家睡觉。

    吃了药又盖着两床被子闷头睡了一觉,第二天他感觉好多了,只是有点咳嗽。

    刷牙的时候,舌头被牙膏沫子一泡,嘶嘶的疼。

    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被江澄咬的地方都破皮了。

    不过想到江澄那娇嫩的仿佛果冻一样的唇瓣儿,某个老男人立马就激动了。

    他洗了澡,又吹了一个骚气十足的发型,然后找衣服换上,出门前,还不忘喷了香水。

    打扮完毕,风流倜傥地出门了。

    公安局,司惑李智刘虎正在跟邢立夫和江澄讨论那个入室杀人的案子。

    警方已经把这个案子定性为情杀。

    死者是个二十八岁的化妆品销售员,人际关系特别复杂,男性朋友很多,其中关系暧昧的就有五六个,还有一个是正在交往的。

    警方排查的结果很让人惊讶,死者的男朋友是司惑第一个排查的对象,却也是首先排除嫌疑的。

    据排查结果显示,死者的男朋友早在死者遇害三天前就离开本市出差了,有同行的同事证明他一直跟大家在一起,从未缺席过集体活动和公司的会议。

    这一点同时又证明死者当天的精心打扮不是为了她的男朋友,也就是说她还有关系比较亲密的男性朋友。

    分析案情是李智他们的事,李智和司惑他们找邢立夫和江澄的目的,就是想知道死者生前收到的侵害到底是什么工具造成的。

    当着江澄一个未婚女孩子的面,李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

    江澄缺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你们等一下。”然后就跑回了办公室,不一会儿就抱来一个纸箱子。

    “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上次搞研究从淘宝上网购的,你们拿去吧,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线索。”说着把纸箱子一推。

    司惑好奇的打开:“什么东西?”

    然后就……

    刘虎兴冲冲的凑上来:“什么啊?我看看。”

    然后就……

    江澄什么没见过?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一本正经道:“这个凶手肯定有心理疾病,死者长得那么漂亮,他却没有碰,反而用那种手段折磨死者。还有最后割颈的举动也充分说明的这一点,你们事想,凶手看着死者血液喷射的死去,他会是什么心态?所以,这个凶手要么是身体有急病,要么是心理有疾病,更或者,因为身体有疾病导致他心里变态。”

    司惑点头道:“补充一点,这个凶手对死者应该很熟悉,如果小姨的分析成立,那么他肯定也知道死者交友复杂,对死者深恶痛绝。”

    李智摸着下巴问司惑:“死者约见的对象还没找到?”

    司惑摇头:“没有,死者的手机和电脑上都没有线索,也许他们是当面约的,并且我发现一点,死者的手机和电脑很干净,平时的聊天内容以及朋友圈也都是干干净净的,如果不是我们暗查,单从手机和电脑上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私生活比较丰富的人。”

    李智:“她男朋友是搞it的?”

    司惑:“是。”

    刘虎:“估计死者是在防她男朋友。”

    李智拍板:“那就从她的同事和闺蜜开始查,一定要把这个男人找出来。”

    邢立夫听了一会儿就去给大家煮咖啡了,几人又讨论了一阵,眼看着就到午饭时间了,江澄就提议请大家吃饭。

    李智和刘虎因为有事没去,司惑要吃烤肉,于是江澄就带着邢立夫和司惑去吃烤肉。

    公安局附近就有一家烤肉店,不用开车,走几分钟就到了。

    苏瑾男的车刚到公安局门口,就见江澄三人过了马路。

    烤肉店不仅仅有烤肉,还有锅底可以煮菜,江澄刚点了三个微辣的,一个人直接在她旁边一屁股坐下来,“橙汁儿,给大叔来个清汤的。”

    司惑心里偷着乐,“苏大叔,你咋知道我们在这?”

    “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某人无耻的说。

    江澄翻个白眼,对服务员道:“就是三个微辣的,这个人我们不认识。”

    苏瑾男指了指:“来一个三鲜的,我跟他们拼桌。”

    江澄怒了:“这里空桌那么多?谁要跟你拼桌?”

    苏瑾男油盐不进:“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各位,我请客哈。”

    江澄:“谁稀罕你请客了?赶紧滚蛋。”

    苏瑾男懒洋洋地斜在椅子上,一条腿在过道里伸的老长,语气可怜兮兮的:“哎,昨天感冒发烧也没人理,一天就吃了一顿,今天就想吃个有味道的。”

    江澄合上菜单,对服务员道:“给他一个特辣。”

    尼玛,苏瑾男顿时菊花一紧啊。

    那服务员猜测这两人估计是闹别扭的情侣,于是笑眯眯的果真去帮苏瑾男准备特辣的锅子了。

    司惑跟邢立夫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很默契的不再插话,只管吃饭和看戏。

    很快,锅子和菜都上来了,苏瑾男看着锅子里面翻滚的辣椒和花椒冷汗都要出来了。

    “橙汁儿,你确定要大叔吃这玩意儿?”

    江澄笑眯眯地:“你不是想吃有味道的,这个绝对有味,据说他们家的辣椒超级正宗。”

    苏瑾男心说,怕的就是这玩意儿太正宗啊尼玛。

    “橙汁儿,你忘了你大叔舌头被你咬伤的事了吗?”苏瑾男无辜的说。

    江澄顿时卧槽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