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10章 心里拔凉拔凉的,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10章 心里拔凉拔凉的

    没有手机,苏瑾男干脆自己开车去了公司。

    结果秦修没有在墨晚,在寰宇国际。

    于是苏瑾男又追到寰宇国际,这么一通折腾,他的感冒成功加重,出电梯的时候已经面红耳赤开始发烧了。

    李翔看见他吓了一跳。

    “苏先生,你这是发烧了还是发骚了?”

    苏瑾男勾起唇妖孽一笑:“赶紧的,我找你们家少爷,人呢?”

    “少爷听说你找他,这会儿在办公室等着呢。”

    秦修刚开完一个会,这会儿确实在等苏瑾男。

    苏瑾男推门进去就嚷嚷道:“你们有几分把握那个人渣不会再踏入c市?”

    秦修看见他的样子惊了一下,不过不动声色。

    “不打算继续装死了?”

    “啊哈哈哈。”苏瑾男打着哈哈:“你们出手的时候又没有我啰嗦的余地,不存在装死。”

    秦修也懒得去琢磨他这个人到底又在抽什么风,道:“不踏入c市这种话你听听就是了,你当费思凡是傻瓜?会让我们一直捏着他的把柄?”

    苏瑾男心中一沉,“那我怎么办?”

    秦修无语中。

    还是一旁的李翔实在看不下去了,恨铁不成钢道:“我说苏大叔,你不是一向精明的很吗?怎么都到这会儿了你居然还在这犯轴呢?以前的你被费思凡欺压的逃到国外,现在好不容易局面翻过来了,你却不知所措了?你不会是被欺负出奴性了,不懂如何反抗了吧?”

    别说,李翔说到点子上了。

    这几天苏瑾男各种钻牛角尖,各种不爽郁闷,各种懵逼。

    他豪气万丈的桶了费思凡一刀,其实要不是有江涵秦修他们,他甚至没有想过后果。

    人被逼到了绝境,有些会奋起反抗,有些会就此一蹶不振。

    苏瑾男已经遭遇过了一次打击,在他把费思凡捅了一刀后,他那股劲儿就泄了,要不是遇到秦修他们,他想他肯定已经死了。

    不过现在他没死,费思凡还走了,他仿佛又看见了新的希望。

    “我该怎么做?”高烧让苏瑾男的脑子晕乎乎的,但是他却记得自己来找秦修的目的,“我就想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摆脱他,还能不能过我想过的生活,去爱我想爱我的人,一个人的日子,老子他妈已经过够了。”

    秦修眼眸一深。

    李翔乐道:“苏大叔,原来你是个胆小鬼啊!我真搞不明白你在怕什么?撇开咱们这群人不谈,就说你自己,难道你忘了你回国的目的了?费思凡现在估计没心思纠缠了,要我是你,就赶紧趁机强大起来,他费思凡算什么东西?你难道要被他影响一辈子?”

    苏瑾男听见他自己的心脏砰砰地乱跳,“我不是怕他,我是怕……”

    秦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让我鼓励你?”

    听见秦修这么说,苏瑾男有点难为情,他比秦修大好几岁,现在却跑来问秦修讨主意。

    可是他真的有点不敢啊,修的小外公在他心里比费思凡还不好惹。

    还有,万一费思凡真的对橙汁儿出手怎么办?

    不怪他胆小,他实在是被整怕了,以至于他自己都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就活该没人爱,就活该孤独一辈子。

    可是偏偏,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子,那种感觉就跟烟瘾上来了似的,撩得他简直没有办法继续张扬任性了。

    “修,你那么聪明还没看出来吗?我这个人其实很没用。”

    “你要怎样那是你的事。”秦修冷声道:“不要来问我,你应该问你自己。”

    苏瑾男愣了愣,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又浑浑噩噩的走了。

    李翔有点不放心:“少爷,苏大叔自己开车来的呢。”

    秦修道:“他清醒的很。”

    李翔吊儿郎当笑道:“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我看着他都着急死了,你说江家都为他做到那份儿上了,他居然还在犹豫,真是傻了吧唧的。”

    秦修翻开文件,“越是在乎,就越是小心翼翼。”

    苏瑾男又回了紫薇公馆,这会儿才中午,江澄上班去了。

    他没吃饭,也没吃药,似乎也不饿,脱了衣服钻进被窝开始睡觉了。

    下午江澄准点下班,守在苏瑾男门外的保镖见她回来,假装聊起天来。

    甲:“苏先生这睡了一天了,好像什么都没吃。”

    乙:“发烧呢,估计烧糊涂了吧,要不等会儿咱们撞门进去瞅瞅?”

    甲:“苏先生说了不要管他。”

    乙:“那就算了吧!”

    ==!!

    江澄走到两人跟前,保镖甲和保镖乙赶紧问好:“小姐下班了?今天蛮早的哈。”

    江澄看了看苏瑾男的门:“发烧了?”

    保镖甲赶紧道:“可不,一早起来就发烧了,脸红红的,还出去了一趟,中午也没吃饭,一直睡到现在,也不见动静。”

    江澄在苏瑾男的门口站了一会儿,狠心不管闲事了,回了自己家。

    但是,刚换完鞋子,江澄叹了口气,又开门出去。

    还是做不到不管他。

    输了密码进去,屋里静悄悄的,茶几上还摆着苏瑾男昨晚吃的牛肉干和饼干袋,由此可见这人这一天是真的没吃啥。

    江澄直接上楼去了卧室,苏瑾男盖着两床被子,睡得面红耳赤,不用量体温就知道他这烧得有多厉害。

    “苏瑾男……苏瑾男?”江澄又是叫又是拍他的脸,根本就不醒,估计人已经烧迷糊了。

    这已经不是感冒药能解决的事了,江澄赶紧给他哥打了电话,然后又让保镖进来把苏瑾男连人带被子扛进车里,直接送医院去了。

    苏瑾男醒来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炫目的白色,鼻间是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个场景跟他的想象有很大的出入。

    他是不指望还能抱着橙汁儿醒来了,但是,好歹应该看见橙汁儿担忧的脸吧?

    但是没有,他看见的是一个漂亮的天使。

    天使见他醒了就笑着道:“你终于醒了,我这就去找叫江医生。”

    江医生当然就是玛利亚医院的太子爷江涵了。

    苏瑾男不死心地问:“谁送我来的?”

    两个保镖恰好进来:“苏先生,是我们兄弟送你来的。”

    苏瑾男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