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09章 邢立夫到底碰了没,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09章 邢立夫到底碰了没

    江澄真的没见过这种人,感觉他脸皮老厚了。

    你谁啊?

    你饿了跟咱有什么关系?

    江澄穿着睡裙,光着脚。

    睡裙是白色的棉质背心裙,齐大腿的那种,包裹着女孩子年轻的身体。

    她就俏生生地站在苏瑾男的对面,目光倔强又傲娇。

    苏瑾男被她看得老脸发烫,感觉自己就像个无耻的小偷。

    但是他又不得不当一回小偷,不然江澄肯定都不带理他的。

    “橙汁儿,大叔还没吃晚饭。”

    苏瑾男拿着吃的厚着脸皮坐到餐桌旁,吃了一口饼干,又道:“太干了,有牛奶吗?”

    江澄简直要气乐了。

    她去冰箱拿了一盒牛奶,咚的一声放在餐桌上,然后转身就走。

    身子刚动,手腕上就是一紧。

    苏瑾男稍微一使力,江澄就一跟头扎他怀里了。

    两人都傻了。

    苏瑾男的本意只是拉住江澄让她不要走而已,拽那么一下绝对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看着胸前黑漆漆的脑袋,他真的很想一把抱住。

    江澄也懵逼三秒才站直身体。

    “你干什么?”

    毒舌苏瑾男看着江澄气呼呼的小脸,一时竟然词穷了。

    “我……”他下意识地笑了笑:“……一个人吃很无聊。”

    江澄现在真是见不得他笑。

    笑什么笑,你以为你笑起来很帅你就了不起么?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撮合人家跟师父吗?

    行啊,明天就跟师父吃饭看电影去,你还想咋地?

    “你是无聊还是不无聊,关我什么事?”江澄说着,把吃的喝的全部往苏瑾男怀里一塞,然后把人往门外拖:“找到吃的你就走吧,我现在已经跟我师父开始交往了,这么晚了咱们孤男寡女的,万一被他知道多不好。”

    苏瑾男:“……”

    江澄的力气还蛮大的,苏瑾男也不好意思赖着不走,真就被她推到了门外,当着他的面,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苏瑾男半天没有回过神。

    还在懵逼中,门又唰的一声开了。

    苏瑾男眼睛一亮,笑容刚浮上来,就听江澄道:“算了,我还是把密码改一下,免得某些人一不小心进错了屋。”

    苏瑾男:“……”

    江澄还穿着睡裙,弯着腰,细细的腰肢仿佛一把就能握住。

    苏瑾男自嘲的勾了勾唇,“橙汁儿,你这是在防你苏大叔吗?”

    江澄飞快的改好了密码,转身,仰起小脸似笑非笑道:“你说对了,防的就是你。就像你说的,要是哪天我师父在这留宿,你半夜三更的突然闯进来碰到了,我可怎么解释的清啊你说是不是?”

    苏瑾男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江澄的嘴唇上。

    该死,邢立夫到底碰了没?

    唇色是诱人的深粉,没有任何的化学物品,吃起来肯定健康环保又娇嫩。

    苏瑾男知道外面冷,但是心里真的舍不得让江澄就这么从眼前跑开。

    “橙汁儿,没想到你这小嘴也挺利索的,大叔不过一句,你就有十句等着大叔,是大叔教的好还是你领悟力强?”

    “哼,语言功能是人类自带的,跟你有关系吗?”江澄翻个白眼:“还有,咱们不过是认识而已,也没那么熟。”

    苏瑾男眉毛一挑:“不熟吗?一个被窝睡过了都还不算熟?”

    此言一出,江澄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

    尤其是想到尼玛当初还是自己主动爬上这人的床的,那感觉简直操蛋透了。

    “呵呵,我那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放心,那件事我早就忘记了。”江澄搓搓手臂,连再见都懒得说了,娇小的身子飞快的钻进屋里,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橙汁……”

    苏瑾男:“……”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没滋没味的回了自己屋,就算屋里开了暖气,苏瑾男也觉得凉飕飕的。

    他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得老大,一边吃东西一边有一眼没一眼的看。

    吃着吃着,以前最喜欢的风干牛肉干似乎变成了木头,嚼着一点味都没了。

    饼干在嘴里也变成糟糠一样的东西,噎得他直伸脖子。

    “你大爷!”

    苏瑾男摔了遥控器,围着茶几团团转。

    他骂的是费思凡,麻痹要不是那个人渣,他想他这会儿肯定已经心安理得的睡着了。

    有些事只要不戳破就没事,戳破了,那就抓心挠肺的郁闷。

    本来他觉得他跟橙汁儿没戏,江谨言不待见他,他自己也是个好像没有明天的孤魂野鬼,身边还有一个费思凡时不时出来恶心人。

    那个时候他怎么敢动心思?

    就算是动了心思也打死不能承认啊。

    尤其是那丫头还是江家的小姐,先不说江谨言待不待见他了,江家会允许女儿跟一个丑闻缠身还不知道能混成什么样的过气演员交往吗?

    就算是橙汁儿喜欢他,苏瑾男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

    所以,一听说江澄跟邢立夫居然相亲了,苏瑾男的脑子立马就抽了。

    不知道是为了断了江澄对他的念想,还是为了断掉他对江澄的念想,他就鬼使神差的干了一件傻逼事——把橙汁儿往邢立夫那推。

    好嘛,现在橙汁儿真的跟邢立夫开始交往了,他自己又不爽了。

    心想橙汁儿明明对自己有好感啊?

    怎么能说不搭理就不搭理呢?

    当然,苏瑾男也知道自己嘴太贱,说了很多混账话,但是他臭不要脸的想,橙汁儿那么懂事,应该知道他是在说反话吧?

    可是事实却是,橙汁儿好像不知道他是在说反话,当真了,还跟他划了道道出来,从此以后他就是个认识的龙套,比路人甲稍微好一点。

    苏瑾男在客厅里转了n个圈,最后要死不活的倒在沙发上。

    他想,他苏瑾男就是怂货!

    这人最后在沙发上睡着了,虽然屋里开了暖气,但是他什么都没盖睡了一夜,于是第二天成功把自己作践感冒了。

    这货感冒了还很高兴,心想这下橙汁儿肯定会搭理咱了吧?

    然后开始满屋子找手机要给秦修打电话,结果找了找了半天没找到,过了半天才想起来,手机被他报销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