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07章 老子看上那丫头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07章 老子看上那丫头了

    江澄心中一紧,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过来。

    她告诉自己,别气,没必要,他爱咋咋地,跟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么想着,江澄一把抱住邢立夫的胳膊,仰起小脸对邢立夫笑着道:“师父,要不上去坐坐吧,我给你煮宵夜吃?”

    邢立夫的视线扫了扫苏瑾男和费思凡,“他们……”

    江澄拖着邢立夫就走:“不用管他们,人家是熟人呢,没事儿。”

    于是就拖着邢立夫进了小区。

    苏瑾男脸上的笑容渐渐散了,看向费思凡的目光很冷。

    他实在没有跟费思凡寒暄的兴趣,虽然这人还活着,但是那一刀出去,苏瑾男就告诉自己,他们之间的恩怨已经请了。

    他总不能为了一个人赔上自己一条命吧?

    刚抬脚,费思凡的声音又响起来。

    “瑾男,你说实话,是不是喜欢她?”

    这话不知怎么地就惹到了苏瑾男,他紧走几步,过去一把揪住了费思凡的领子,“不管我喜欢谁,哪怕以后会喜欢男人,我都不会喜欢你——费思凡!”

    暗处,费思凡的人和江家的人都蓄势待发。

    费思凡看着眼前的人,他想了很多。

    他想,他其实不够疯狂,做不到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孤注一掷。

    他可以包养小明星,养十个八个都不是问题。

    但是他不可能把人带到明面上,甚至,他要结婚,要生儿子。

    所以,他对苏瑾男从来就是想着怎么去占有,而不是像男人追求女人那样去爱,去付出,去想着跟他如何如何过一生。

    他想,他不是败给了苏瑾男,他是败给了他自己。

    他甚至想,如果一开始,他只是全心全意的付出,护着他,让他在娱乐圈成为真正的天王巨星,说不定这个人就会被他掰弯。

    呵呵,可惜他费思凡不是那样的人。

    比起苏瑾男,他还有更在乎的东西。

    所以,只是一个苏瑾男而已,就像段倩说的,以前拿不下他,现在就更加拿他没有办法了。

    费思凡笑了笑,道:“你别紧张,我今天不会做什么,事实上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从此以后不会再踏入c市。”

    这事儿苏瑾男已经听司惑说了,只是他不知道江家秦家翟家手里到底掌握了什么东西,居然让费思凡真的就妥协了。

    “那你拍那些照片是什么意思?赶紧滚吧,否则我可能控制不住再在你肚上捅一下。”

    费思凡一点都不受他威胁,道:“为了让我死心,瑾男,你就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你大爷!”

    “你别生气,你越生气就越说明你在乎。”

    苏瑾男想到刚才车里的那一幕,从他的位置他看不到邢立夫是不是真的吻了江澄,但是江澄从车里冲下来的样子,让他心里真的很不舒服,超级不舒服,让他想跟邢立夫打一顿。

    摇摇头,苏瑾男回过神:“费思凡,你要滚就滚,我劝你别动江澄,除非你想找死。”

    费思凡呵呵笑起来:“要我不介意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心了,否则,我肯定会……”

    “是,老子看上那丫头了,行了吗?行了吗?”苏瑾男一把把费思凡推开,暴躁的咒骂:“我草你大爷,费思凡,我草你大爷!”

    费思凡的视线渐渐冷下来。

    果然如此!

    苏瑾男简直暴跳如雷,恨不能上去揪住费思凡揍一顿。

    “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他妈害我还不够吗?难道老子打一辈子光棍你就爽了?”

    费思凡好不容易才站稳,冷声道:“是,你最好记住了,我现在是动不了她,但是总有一天……”

    话没有说完,不远处有人在按喇叭,段倩在车里等的不耐烦了。

    费思凡勾了勾唇,眼中全是冷意:“瑾男,你说我们还会不会再见?”

    “死也不会!”苏瑾男捏紧了拳头,恨得眼睛出血。

    原来他还是没有准备放过他,这个人渣!

    费思凡摇摇头走了,恶劣的在苏瑾男心里埋了一根刺,他自己走得相当潇洒。

    ——瑾男,我就看你敢不去爱!敢不敢孤注一掷的去爱!

    上了车,段倩讥讽道:“怎么?还舍不得?”

    她话音刚落,一只大手突然紧紧卡住了她的脖子。

    “女人,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痛恨什么人吗?你知道上一个妄想拿捏我的人最后是什么下场吗?”

    段倩只觉脖子被紧紧卡主,喉咙似乎要破了,根本就开不了口。

    费思凡眼底一片冰冷,寒声道:“你会一直是费家的女主人,会是我儿子的妈,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

    费思凡跟段倩之间发生了什么苏瑾男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会儿的苏瑾男只觉喉咙痒,全身都不爽。

    他真是没想到费思凡这个人渣走都要走了,居然还拿江澄的安危威胁他。

    有些人的人生摆满了杯具,苏瑾男就觉得他的人生是被狗日了。

    郁闷的上楼,恰好遇到江澄送邢立夫出来。

    他条件反射的笑起来,明明刚才在电梯里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眨眼就兴高采烈活像中了五百万。

    “哟,橙汁儿,你师父这么快就走了?不再坐一会儿吗?”这话一出口,苏瑾男就有一股子想要抽自己几耳光的冲动。

    但是他的脑子似乎已经管不住那张破嘴,还嬉皮笑脸地道:“我那还有几瓶好酒,还想着过来请你们喝一杯呢。”

    得了,苏瑾男,你可以去死一死。

    苏瑾男自己都快被自己蠢哭了。

    江澄对他已经完全没有好脸色了,翻个白眼,鸟都不带鸟他的。

    还是邢立夫对他点了点头,特别绅士有礼道:“已经很晚了,江澄明天还要上班,我再呆下去会影响她休息。”

    苏瑾男的话都不带过脑子了,张嘴就道:“那就别走了呗,留下来过夜啊!”

    江澄简直火冒三丈,可惜手上没有刀。

    邢立夫勾了勾唇,也不理他了,叮嘱江澄道:“赶紧进去,外面冷。”

    “是,师父,记得明天给我带小蛋糕。”

    “好。”

    “师父晚安。”

    “晚安!”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