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03章 大不了我弄死他,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03章 大不了我弄死他

    医院。

    费思凡坐在轮椅上,一脸阴沉。

    他的对面,费渡和段倩的表情也不好看。

    病房里的气压很低,费渡现在对他哥真是无语的很,因为他哥,墨墨除了拍戏的时候会对他笑,私底下连个眼角都不会施舍给他。

    结果呢,他哥把事情搞得一团乱,本来计划是来c市后从长计议,谁知道费思凡到了c市不仅把自己弄进了医院,还惹了一身官司。

    究其原因,竟然是因为苏瑾男跟一个女人好上了。

    讲真,费渡都想劝他哥要不就跟段倩好好过日子得了,别折腾了,现在搞得段家都不满意了,何苦呢?

    段倩抄着手,翘着二郎腿,连大家闺秀的普都不摆了,由此可见段倩有多愤怒。

    “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今天你必须回帝都,这边的公司就交给二弟打理。”

    段倩的语气,那绝对不是跟费思凡商量的,费思凡无动于衷。

    费渡忍不住道:“江家的小姐最近跟邢立夫走得很近,苏瑾男一直住在秦家,出入不是司惑就是秦修陪着,他跟江家的小姐应该已经没关系了。”

    段倩又道:“邢立夫是绝对不能动的,他们家那群疯子谁敢惹?”说到这段倩深吸一口气:“费思凡,我嫁给你不是准备替你收拾一辈子烂摊子,如果你一直这样,我们不如离婚。”

    费渡诧异的看了段倩一眼。

    费思凡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段倩似乎再也无法忍受,嚯的一声站起来,厉声道:“哼,我劝你还是对那个人死了那条心吧,人家以前没人护着你尚且拿人家没有办法,现在那苏瑾男的周围不仅有秦家江家,连帝都的翟家都牵扯进来了,给你看样东西吧。”

    段倩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费思凡。

    费思凡接过,看了两眼就骤然变色。

    “这是哪来的?”

    “哪来的?”段倩满脸讥诮:“这就是翟家那混世魔王亲自送到我手上的,你看到没?人家早就在暗中查你了。费思凡,你当秦家江家的人都吃素的?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他们,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们费家还有这么多黑幕呢!费思凡,我段倩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你丢脸我不在乎,但是现在,你拉着我们段家一起丢脸,那就不行。”

    费渡心中一惊,一把从费思凡手里抢过了文件。

    哪家企业没有点龌龊事?就这份文件,足够费思凡蹲个十年八年的了。

    费渡一张俊脸唰的白了。

    也就是说,现在不仅段家掌握了费思凡的命门,连秦家江家翟家都掌握了费思凡的命门,要他费思凡生还是要他费思凡死,那还不是别人一句话的事儿?

    段倩道:“别人可不会像我这么宽容大度,思凡,那混世魔王也说了,让你的人离江家的小姐远一些,并且,只要你不再踏足c市,他们不也不愿意与谁结怨。”

    这些豪门之间牵连甚广,没有深仇大恨,也没人愿意找事。

    费思凡沉默半晌,终于吭声:“我去办完最后一件事,就跟你回去。”

    秦家书房。

    翟辰翘着腿坐在秦修的位置上,那拽兮兮地样子十分欠揍。

    等他讲完,司惑差点蹦起来:“把费思凡赶出c市就行了?他手上可是沾了人命的。”

    其实,那柳科的死,估计法官都不好认定到底谁该付主要责任,毕竟,加速柳科死亡的是那几个流浪汉。

    翟辰用眼神示意江涵,道:“这可是江伯伯的旨意,不过我爸说江伯伯的顾虑对,这种事最好快刀斩乱麻,并且费思凡毕竟跟段家联姻了,段家也不可能坐视不理,事情闹大了对苏大叔反而不好。反正咱们手上有这些东西,费思凡以后肯定就不敢再来骚扰苏大叔了。”

    司惑想了想,这个结果对苏瑾男来说确实是最好的结局了。

    如果事情一直闹下去,哪怕是找人把费思凡弄死了,这事儿就更没完没了了。

    “他妈的!”司惑心里还是不爽。

    江涵笑眯眯地道:“我跟我爸确实是这个意思,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秦修道:“至于费思凡,段家手上有了那么好的武器,相信费思凡以后的日子应该会足够充实,所以,他以后应该也没有时间来找苏大叔的麻烦了。”

    司惑咬牙切齿:“真希望姓段的娘们儿折磨死他。”

    翟辰趁机在c市浪荡了好几天,恰好秦歌已经放假,两人不知怎么就看对了眼,以飞快的速度混成了一对狗肉朋友,后来又加上翟宇,三人简直要在c市横着走。

    偏偏秦歌打着招呼翟辰的幌子,不仅不去公司报道,还从财务那支了一大笔钱。

    秦修不给,他就理直气壮道:“难不成出去吃个饭你还要远方来帮忙的翟辰哥付钱?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把秦修气得太阳穴直突突。

    苏瑾男对自己的处境有点漠不关心,见大家忙出忙进的,他还在那说风凉话:“让大家费心了,其实用不着那么麻烦,我一个老光棍怕什么?大不了我弄死他,再给他偿命,哈哈。”

    听听这话说的多找揍,司惑指着他骂:“你就作吧,我们是狗拿耗子,成了吧?”

    “哎哟小惑惑,你苏大叔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你们为了我的破事儿大费周章,苏大叔现在真的无以为报,要不以身相许?”

    “滚!”众人齐喷。

    晚上司惑起来撒尿,鬼使神差的悄悄开了苏瑾男的门。

    已经快两点了,苏瑾男还窝在窗边的懒人沙发上抽烟。

    他开着窗户,屋里的暖气都跑了,那人也不怕冷,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窗户边一抹火光忽明忽暗的。

    司惑想不明白这人在抽什么疯,就只好去找墨墨。

    家长不在,司惑胆子就大了,常常半夜三更摸进墨墨屋里。

    墨墨正睡得香,就感觉一条胳膊把她刨了刨,于是她习惯性的滚了滚,滚进了司惑怀里。

    这种做贼的感觉有点儿刺激,心仪的人儿在怀,司惑就有点心猿意马。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