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97章 苏大叔真的太可怜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叶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97章 苏大叔真的太可怜了

    紫薇公馆。

    江谨言和江涵匆匆赶过来,秦修已经到了。

    “查过了,费思凡两个小时前才到的c市,他从机场赶到酒店,应该没有时间绑架小姨。”秦修对江谨言说。

    江谨言和江涵一愣。

    江涵推了推镜框:“那橙汁儿去哪了?”

    秦修眉头也紧锁:“小姨的车不能定位吗?”

    江涵:“她今天出门带了司机,开的是家里的车,有些车没有定位。”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江谨言一张儒雅的脸这会儿完全没办法看,脾气再怎么好的人,生起气来也是相当可怕的。

    墨墨赶紧抱着江谨言的胳膊撒娇:“小外公别生气,只要不是费思凡搞的鬼,就说明小姨没事儿呢。你不许皱眉头,皱眉头就不是我帅帅的小外公了。”

    “你这丫头。”江谨言成功被墨墨逗乐了。

    既然确定不是费思凡搞得鬼,江涵和司惑又开始到处打电话找人。

    这屋子是苏瑾男的,江谨言视线在屋子里扫了扫,没有波动。

    墨墨好奇死了:“小外公,你为什么让小姨跟她师父相亲啊?我看小姨跟她师父不来电呢。”

    江谨言哼了一声:“她跟谁来电?苏瑾男么?”

    墨墨当然是赞成苏瑾男的,虽然目前还不确定那两人到底有没有戏,但是苏瑾男在墨墨心里也算是自家人,就赶紧替苏瑾男洗白。

    “小外公,苏大叔是真的好可怜的,我跟司惑今天才知道,原来他以前那些丑闻都是费思凡搞的鬼。费思凡为了把他困在身边,不惜毁他清白,污蔑他,给他泼脏水,让他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哎,我就说他从费思凡那回来就一直阴阳怪气的,原来是心里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呢,他都不说,苏大叔真的是太可怜了。

    那个时候他多火啊,费思凡为了一己私欲竟然把他从云端狠狠推下去。

    苏大叔得有多大的勇气才没有抑郁才没有寻短见,现在想想,他每天笑得那么灿烂,背后肯定是又苦又难。不是说吗?笑得越大声,心里就越悲哀吗。

    哎,苏大叔真的是太可怜了。

    关键是,他明明不是gay,却差点被费思凡真的变成gay了,至今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多孤单啊!

    你别看他嘴巴毒,其实心软得很,还特有义气,刚才听说小姨不见了,他急得拿起刀就去找费思凡拼命去了。”

    墨墨也是个精灵的家伙,她当然不可能说费思凡因为苏瑾男跟江澄走得近,极有可能对江澄出手。

    不过江谨言和秦修江涵都不是一般人,这一点想必他们早晚都会想明白。

    墨墨说的这些秦修和江涵他们也不知道,这会儿也都愣住了。

    同时愣住的还有门口的江澄。

    刚才大家都在听墨墨说话,也没人注意到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江澄简直要心疼死了,她知道苏瑾男这个人其实很怕孤单,典型的缺爱,所以别人只要对他好,他也就会巴心巴肺的念着别人的好。

    现在,原本的朋友恩人一下子变成了仇人,这个打击换做任何人都要疯了吧?

    难怪他会突然疯狂的抽烟。

    难怪他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弄得感冒发烧,疯狂的喝酒。

    难怪他把头发剪了,把脸划伤了。

    他一定是对人生绝望了吧?

    但是他什么都不说,这个该死的老男人,他以为他是铜豌豆吗?

    江澄又难过又心疼又生气,这会儿只想把苏瑾男打一顿。

    可是转念一想,她不过是苏瑾男认识不久的朋友而已。

    江澄无法想象苏瑾男这几天心里是如何的郁闷,这会儿她只知道她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疼得不得了。

    “小姨,你,你去哪了?”司惑眼尖的看见门口江澄,后者小脸都扭曲了。

    江谨言一拍沙发扶手:“你给我过来。”

    江澄没动,看着司惑:“苏大叔在哪?”

    司惑报了酒店的名字,着急道:“你去哪了?苏大叔都担心死了,你……”

    话没说完,江澄拉开门又一阵风似的卷出去了。

    秦修江涵司惑不用江谨言吩咐,赶紧追上去了。

    江谨言气得不行:“这丫头,真是,真是……”

    院长大人一辈子没怎么发过火,也说不出来重话,只是气得血压升高。

    墨墨赶紧贴心的过去帮他按摩太阳,笑着道:“小外公别生气,小姨知道分寸的,她可比我懂事多了。”

    江谨言冷哼:“她要是有你一半贴心,我也就不愁了。”

    嘴上虽然嫌弃,江谨言还是不得不拉下老脸,给酒店的老板打个电话。

    c市毕竟是秦翟江的地盘,他费思凡要想干点什么,那也得他们这些人点头。

    秦修和江涵司惑在酒店门口追上了江澄,小妮子还穿着她相亲的那身行头,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扳手,一副要找人去拼命的架势。

    江涵赶紧上去抱住了江澄的腰,“你这丫头,干什么?”

    “我要去弄死姓费的,哥你让开!”

    司惑过来,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江澄手里夺了扳手,简直不知道说她啥好了。

    “小姨,你就别添乱了,我们先上去找苏大叔。”

    一听要找苏瑾男,江澄安静下来了。

    秦修却站着没动,仰头看着楼顶。

    酒店附近过路的人也对酒店楼顶指指点点,上面停了一架直升飞机。

    这时,几辆警车呼啸而至,来的同事司惑认识,是以前警校的师兄,现在在某个派出所。

    “怎么警察来了,是不是苏大叔出事了?”

    司惑说着就给跟着苏瑾男的保镖打电话,手机通了却没人接。

    “操,真出事了。”

    听他这么说,众人心中就是一沉.

    想到苏瑾男身上还带着匕首,司惑就暗道糟糕。

    江澄腿都软了,她简直不敢想象苏瑾男跟费思凡对上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她想,今天要是没有去相亲就好了,要是她一直在苏瑾男身边,他肯定就会好好的呆在家里,就像往常一样懒懒 散散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她给他做饭吃。

    可是事实却是,苏瑾男为了找她,自己把自己置身险境……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